《 教装O的Alpha做个人 》佐润

螺旋升天季小秋

季秋的声音随着奔跑的姿势起起伏伏,在空旷的过道上回荡了一圈又一圈。

尹同光觉得新奇,盯着季秋的背影看了好半天:“言言,他今天……到底什么情况啊?”

梁言也没追,收回视线,没有感情地提了提嘴角:“不知道。估计是出了什么交通事故吧。”

尹同光听得更懵:“啊?我怎么都听不懂呢??”

“没什么。”梁言扯了扯衣领,遮住秀丽的脖颈线条,声音平静,“就是翻车了的意思。”

???

-

休息时间过去,两人重新回到了集合的地点。

下午的安排比上午要轻松些,在笼统地转了一部分厂区后,大家的新鲜劲也过去了一些,除了个别对部分区域极有兴趣的学生还在聚精会神地参观,大部分人已经开始边走边聊了。

而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季秋还是没有出现。

尹同光依稀觉得两人之间有古怪,不过估计问梁言也问不出什么来,索性闭嘴,不过其他的学生就不会这样想了。

“秋秋一天都没有出现了。”

“是啊,好奇怪。”

“不知道为什么季秋不在,我看着梁言的背影怎么觉得这么落寞呢。”

“??你脑补上瘾了?真的没人搞OO恋的,你醒醒吧,发情期怎么办?”

“……对哦。”

“季秋不会提前回去了吧?”

“应该不会吧,这里交通太不方便,估计一会儿集合就回来了。”

这些议论梁言多半没听清,但“季秋”两个字还是时不时会往他耳朵里钻。

有些想法再也压不住,一个又一个地冒上来。

季秋好像总是风风火火地出现,又风风火火地离开。明明长了一张过于显眼的脸,但他的各种举动却总能让他忽略掉本身的模样。

可就算季秋再怎么神神道道,梁言无语归无语,却始终对他生不起敌意。

想到他一脸笑容查房的模样,解剖室里贴着门,努力跟自己聊天,激励自己Omega也能做外科医生的模样……

这大概就是自己不排斥他的接近的原因吧?

唯一让他不解的,就是从一开始,他似乎就一直想很用力地告诉自己,他是个Omega。

太急了,像是不这么做,就会暴露些什么一样。

耳边的议论声听不真切,梁言却觉得,之前蒙在眼前的浓雾渐渐散开,答案呼之欲出。

-

东南方向的园区逛完,已经花费掉了大半天的时间,大家一边感慨KB占地面积之广的同时,一边出了工厂。

距离返程还有一两小时的时间,负责接送的大巴车还没来,有些学生又实在好奇,便提议要不要去隔壁的实验中心看一看。

那是KB较为核心的区域,不少新产品的研发在通过第一轮测试后会进入下一阶段,通常就会放在这边来完成。

领队在跟上级沟通了一阵后,最终还是同意了学生们的请求,带着队往西南方位的园区走:“别看这边的建筑面积没东南园区大,但可以说是KB制药的主心骨了,”毕竟来实践参观的都是优秀的医学生,那人顿了顿,还笑着打趣道,“要是你们中间有人以后不想干临床了,不如考虑考虑咱们公司,无论是市场科研还是顾问,KB都十分欢迎——当然啊,我不是撬墙角,你们学校与KB合作密切,我们也希望能多引进优秀人才,不是么。”

学生们也配合地聊了几句,气氛热切。

领队年纪不大,跟学生们算聊得来,一天下来倒也沟通融洽。

进了试验区,给人的感觉就跟上一个厂区完全不同了,更高精端的仪器和最新的产品,让这些还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大学生重新捡起了好奇心,惊叹连连。

从下午开始梁言就变得异常沉默——当然他以前话也不多,但尹同光跟他相处久了,还是能看得出对方的不对劲。

一行人来到新的一间实验室,上面除了跟其他房间一样有着不少器械,没收拾完全的台子上还放了许许多多的小仪器。

有的学生一下子没认出来,指着那些东西问:“这是什么?”

梁言本来一直在走神,听到声音看了过去。

领队也侧头看了一眼,干脆拿了一个过去:“这个以后你们实验室进得多就知道了,是信息素取样器,不过跟外面不太一样的是,为了方便区分,也为了结果精确,我们公司有专门的信息素取样器,上面还印了logo的,一般外面看不到。”

领队又介绍了一些需要用到取样器的相关实验,大家虽然听得一知半解,但也津津有味。

梁言这才从沉默里抬起头,安静地看着那人手上的取样器。

“老师,我能仔细看一看吗?”他问。

“可以。”毕竟也不是什么秘密仪器,领队很干脆地递给他。

梁言仔仔细细地端详着手里的小东西,直到快要去到下一间实验室时才还给领队:“谢谢老师。”

领队没多想,点点头。

而之后的行程,梁言整个人更加低沉了。

季秋上次不小心露出来的背包一角,和KB公司自己的信息素取样器,一模一样。

他为什么会有这里的取样器?用来做什么?

而他明明跟着来了,为什么几乎一天都见不到人?

梁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无意间,他的脸色已经越来越沉。

所幸西南这边的很多实验基地是不开放的,因此大家也只是草草地逛了一圈便准备到集合点启程返校。

年底的天气总是让人摸不准,明明下午太阳还高高挂着,没多久,风呼呼地刮起来,云也阴沉沉地遮住光亮,气温骤降。

看来是快下雨了,估计这阵势还不小。

大巴车姗姗来迟,匆匆结束了一天充实观光实践的一群人急急忙忙往集合点走,生怕上车晚了,就会被即将来临的倾盆大雨淋个透心凉。

大部分人都上了车,负责统计人数的学生拿出名单,一个一个对着点名。

尹同光像来时那样占了两个位置,梁言依旧靠着窗,眼神不知道在看哪里。

尹同光本来想坐到后面,可季秋迟迟不来,梁言身旁的空位被几个一直对他有点意思的Alpha虎视眈眈,跃跃欲试地想上前搭讪,并坐在一起。

虽然梁言一如既往的冷漠,但尹同光莫名觉得,自己的室友好像快炸了。

点名进行到尾声,还有几个人没到,尹同光趁机坐回了梁言身旁,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言言?”

“嗯?”

“你今天不太舒服吗?”

尹同光没指着梁言会回答,但还是习惯性的这么一问。

“嗯,有点。”

梁言却应得很干脆。

尹同光趁梁言转头继续看窗外的时候张大了嘴。

今天的他果然太不对劲了。

天气越来越暗,间或有刺骨的风发出呜咽的声音呼呼刮过,组织的老师也上了车:“还有谁没到?”

车厢里大家七嘴八舌地嚷嚷起来。

还没上车的一共五个,其中就包括季秋。

“你们谁有电话的催一催,快下雨了,赶紧上车,别被淋了。”带队老师动员道。

身边的学生们开始发微信的发微信,打电话的打电话。

“只剩季秋没来了……你们谁有季秋的联系方式?”其中一人问道,“S班来的不多,都问过了,没他电话,是去哪儿了?”

“不知道啊,今天就没怎么看到他。”

“我看看我看看……哦不对,我没有,之前想着要过电话,无奈人家不给啊。”

梁言捏着一直很安静的手机,还是翻出了季秋的电话,手指放在通话键上犹豫了一下。

罢了,有什么事可以回去再说,但总不能让季秋赶不上车。

梁言刚要拨通电话,抬眼就瞥见一个人影朝这边跑过来,声音由远及近:“抱歉抱歉,我来晚了,刚刚没找到地方,让大家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

梁言敛下眼,一言不发地把手机收回口袋。

季秋的外套只穿了一半,一只手没套进袖子里,披在身上,里面衬衫的袖子撸到了手肘的上方,另一只手则用拇指按住手肘内侧。

看上去……像是刚抽了管血。

他来KB是实践参观的,抽什么血?

季秋不停地朝大家鞠躬,一边抱歉地笑着,这才上了车。

“没事没事,也就迟到两分钟,快上来,准备返校了。”带队老师招招手,再次确认没有少人之后,拉上了车门,示意司机开车。

车门刚关上,天上的乌云就像是被按下了开关,下起倾盆大雨来。

大家纷纷庆幸走得巧,要是再晚些估计就要被雨淋,而季秋扶着座椅,一步一步往后排走。

来到上午坐的位置,尹同光一拍脑门:“我真给你俩占了位置的,不过看你一直不来,就先跟言言坐了,别介意啊。”

而梁言像是不知道季秋走到了自己跟前,没看他,好像在发呆。

季秋笑眯眯地跟尹同光说话:“我坐后面就行了,不碍事。”

自始至终,梁言头靠在窗边,像是困了,一直没有看季秋一眼。

虽然返程的时间不算晚,但大雨一直没停,一路上又堵了不少车,足足开了三个小时,大巴车才停回学校。

雨势太大,大家在快到学校时就纷纷打电话联系学校里的朋友送伞,车子停稳时,就有不少伙伴撑着伞,等在原地接人。

尹同光心细,出门时特地带了伞,跟梁言一人一把,正准备下车,就看见季秋站起身,抻了一下手臂,重新把外套套上。

“季秋!”尹同光叫住他,“你有伞吗?这样吧,我和言言有两把,分你一把,我跟他一起撑一把伞回……”

“不用了。”

“等一下。”

季秋和梁言同时开口。

季秋愣了一下,让梁言先说。

“你先打伞回去。”梁言对着尹同光道,“我有点事要跟季秋说,晚点再回来。”

“哦哦,好。”他应下,“那我不管你们了,言言你早点回。”

尹同光下了车,丝毫没有接收到隔壁季秋在听见梁言这么说后,充满了绝望而求助的眼神。

梁言侧了一下身子,示意季秋先下。

季秋战战兢兢,试图在死亡线上挣扎一下,可怜巴巴地道:“言言……”

“嗯。”梁言平静地说,“去抽血了?”

“啊……嗯。”季秋没想到他先问的是这个。

梁言撑开伞,他比季秋略矮一些,要把伞稍稍举高一点,才能把两个人给罩住。

他问完那句话后便没再开口,跟季秋一步一步地往宿舍楼走。

他能忍住,有些人却惴惴不安。

梁言故意把步伐放得很慢,还特地往人少的花坛走,可就是不说话。

过了几分钟,他身旁的人终于还是斟酌着开了口,声音里带着熟悉的颤音:“言言……”

如果放在社交媒体上,这句话后面保准带了一个“QAQ”。

可惜梁言不为所动:“嗯?”

“那个……我……”季秋声音越来越小,“你不用送我,我一个人回去就行。”

“雨这么大,不打伞你回哪儿去?”

季秋支支吾吾,也不敢抬眼看对方:“没几步路,我……我跑着过去就行了。”

然后打算故技重施,想趁梁言不注意,像中午那样突然开溜!

可惜梁言早有准备,一把就抓住了正要往前跑的人——

季秋有些急,梁言手上没使劲,但季秋却执意要跑,下着雨的路面本就湿滑不已,季秋一个脚滑,往前一趔趄,就要向地上栽过去。

梁言心中一惊,连忙把季秋往回拽,对方也眼疾手快地伸手撑住。但好巧不巧正在花坛边,站是站稳了,季秋的手却擦过几块碎裂的瓷砖,一不小心便在手臂上划出两道血痕。

伤口不深,但血却流得不少。

而最关键的是,血液里的信息素,是别的东西都遮不住的。

两人都有一瞬的沉默。

而一瞬过后,季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头也不回地准备继续开溜——

“站住。”季秋的耳畔传来冰冷的两个字。

他肩膀抖了抖,还是停下了。

在这一刻,他的背影显得那么苍凉。

他撑着伞,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而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结着愁怨的小梁。

然而小梁并不知道这人还即兴改了诗一首,两步走上去,握住了对方的手腕。

伤口还在汩汩流血,带着他无法遮掩的信息素。

梁言双目微红,嘴唇紧抿,直直地盯着季秋手上的伤。

他是想过要找季秋问个清楚,也试图自己弄清楚季秋真正想隐瞒自己什么。

但绝不像是现在这样见了血的场面。

梁言咬牙片刻,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再开口时,还带了一点讥笑。

“标记完了不认账?”

“嗯?好、哥、哥。”

他上下嘴唇碰了碰,凉凉地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