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肆飞 》又一个三伏天

第六十六章 赴宴

次日。

肖云锋早早的下了山,是为了丰末年的事,去找庸云弱。

既然丰末年不好以真面目示人,就让庸云弱帮他弄一副假面目,想必不会太难。

他没有直接联系庸云弱的法子,只好找到木牛斋留在城中的弟子,托他们通话给禾乐,并报上了自己的大名,在崇元茶楼提前摆好了间。

用的还是那间“升云”。

此时此刻再来到这里,肖云锋哑然一笑,看来庸云弱早有此意。

庸云弱见他主动找上门来,心中那块沉甸甸的巨石,总算是得以放下。

夜鸣蝉的死,果然刺激到了他。

其实拿夜鸣蝉做突破口,庸云弱的内心也有着一丝抗拒。

不过为了最终大局,他只犹豫了一瞬便有了决断,没想到事情如此之顺利,仅仅过了一天就见到了成效……

出现在肖云锋面前时,庸云弱的身旁再次跟上了禾乐。

只见他一身木牛斋的道袍古朴依旧,身上的精气神也已经回升过来,整个人又变得精神抖擞,一副王者姿态。

而木牛斋的禾乐,依然是一副默默无闻的跟班模样,其眉间不时锁紧、松放,心中从未停止过盘算。

庸云弱与禾乐之间的插曲,肖云锋是不知道的,不仅是他,整个木牛斋中也没有第三人有所察觉。

如今,屻江城的计划应了禾乐的说辞,庸云弱纵使千百个不愿意,也找到禾乐一番探讨,认出了自己的错误。

他不是服输,他只是从今往后要做更多的筹划。

“一日不见,贤弟的气色还真是好的令人出奇。”

庸云弱刚一进屋,便感觉到一阵阵躁动不安的气息遍布全屋。

这分明是肖云锋有所突破,气息不稳,莫非他因为夜鸣蝉的事,被刺激的更上一层楼?

再次听到这个称呼,肖云锋对庸云弱的感观也略有佩服。

上次两人见面,可谓是闹了个不愉快,如今一转眼,又将他以贤弟称呼起来。

随即也不甘示弱道:“大哥,坐。”

庸云弱微微看他一眼,见他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心中也同样将他看高两分。

先不论自己之前如何利用了他,单是他甘心再叫自己一声大哥,就说明他比自己想象的要坚忍。

庸云弱:“不知贤弟此次找我,所为何事。”

“我要一副易容面具。”

肖云锋的话比庸云弱直接多了。

自从他在昨晚进行了另一种程度的突破,其心境也变得扎实许多,间接地也影响到他的行为,整个人都变得更加敞亮。

庸云弱闻言一愣,不晓得他怎会开出这个要求。

但不管怎样,他不会放弃这个讨价还价的机会,身子坐的笔直,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语气开口道:“记得贤弟不久前才说过,「但有所求,便有所酬」,如今你要我帮你弄一副易容面具,我这边也同样需要你有所回报。”

肖云锋早就料到他会如此回复,当下微微勾起嘴角,轻描淡写道:“若还是指的百门试炼的事,将名单给我便是。”

这一次,不仅是庸云弱,连禾乐的表情也瞬间有些动容。

肖云锋爽快的有些不寻常?

庸云弱指敲木桌,双目直视着肖云锋,想要通过他的眼睛看出一丝破绽。

结果显而易见,肖云锋全身上下,无懈可击。

肖云锋见他有些谨慎,又开口道:“你不必在我身上怀疑什么,魏无垠害死我的母亲,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而你在做什么,我不会去问,我只知道这是我在复仇之路上所要付出的代价,我不得不做,仅此而已。”

庸云弱点点头,目光转向禾乐,见他也同样动作。

满意极了。

天机,终于要来了!

……

七日后,无垠宫开宴。

肖云锋与易容过后的丰末年一同来到了富丽堂皇的无垠宫。

那是一块单独的土地,不属于任何一城。

其筑建之时,兴师动众,据说是用了大量俘虏和正规兵客,甚至连一些狂流期的高手也被魏无垠号召,临时当作劳工,付出不少。

正因为有了他们的加入,很多常人无法做得的工作变得简单非常,所以无垠宫的宏伟程度,单是看上一眼就让人心神向往。

丰末年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的面皮,再三叮嘱道:“到了无垠宫后,你跟好我。虽然我天天把自己的出尘期境界挂在口上,但那也只是在平元城一带。如今到了无垠宫,来的宾客五湖四海,想必各个都有着不低的本领,千万莫要与他们有所冲动,全程保持低调!”

肖云锋笑笑,再一次将他的话当作耳边风。

他此次来,根本就没想要低调。

不然太过低调的话,又怎会让魏无垠注意到?

丰末年又检查一遍贴身的包裹,那里面装了四张符箓百家谱的残页,以及对应的四十张符箓。

这也是告示上写的清清楚楚的规定。

既然要上交于魏无垠,不管是否持有符箓百家谱的残页,都要证明自己带来的符箓不是虚名,需有十张成品,当场检验。

潘越然贡献了一张,丰末年本身持有三张,肖云锋想都不想的就全部拿来,想必四张在手,也能引起一番轩然大波了。

到了宫殿,经过三波亲兵搜身盘查,身上只剩下符箓百家谱的残页、符箓本身和装有它们的一个小木盒。

丰末年一路骂骂咧咧,声称魏无垠怕死怕成这样还活个什么劲。

肖云锋却不以为然,先不说来的这些人都是实力高强的高境界武客,他们纵使没有武器傍身也依然非同小可。

其次,来赴宴的这些人身上所携带的符箓也无需兵器什么的作为媒介,可以直接使用,若是他们真有什么心思,直接使用这些符箓,效果也不会比武器差多少。

所以魏无垠防的不是有人要杀他们,而是在借机统计他们的来历。

不然也不会每一波负责检查的人员身后,都摆有方桌文案,对他们进行记录。

一路前行,不知走了几百上千米。

两人终于来到一座位于高高台阶上的宏伟大殿,心情也各自激动起来。

“记住我说的,保持高调。”

丰末年再次心虚的强调一番,只希望一切顺顺利利,不要闹出什么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