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情令]没想到这姑娘是个海王! 》杜金花

7. 陈情令 第七章

-

金光瑶,聂怀桑领着一群人进来,一群世家弟子表情呆板,拥着剑进来。

金光瑶见到盲眼的林一色,脸色一变:“林姑娘,你的眼睛...是谁害的!”

完,又来个不认识的熟人,林一色语气假装熟捻,脚下却忍不住往晓星尘身后挪:

“无碍,放心吧。只是中毒了,下毒的在里面吊着呢。”

“可有办法医治?”金光瑶关切的询问

“那个...你先不用担心我,大家先聊正事吧。”

林一色不知道同她说话的人是什么关系,生怕自己露了馅儿,被一群仙门当附身的妖怪抓走。

她现在都快得了社交恐惧症,人一多就发怵。

确实是有要事。

金光瑶点点头,才和众人聊了起来,言语间提到了云深不知处、不净室等地方,听的林一色云里雾里的,正当她走神之际,话题又绕回到了她们三人身上。

“晓兄,薛洋私藏阴铁一事事关重大,不知道晓兄你是否放心,将人交给我们?”魏无羡问到。

晓星尘不知这世家事的复杂,自然是无所谓,金光瑶却不罢休,把拉拢的主意打到了他们三人身上:

“两位侠士,既然一同出力抓捕薛洋,不如同我们共同前往清河,我们理应共同商讨如何处置薛洋,以及对付温室的对策才是。”

金光瑶大眼睛一转:“更何况,宗主接到蓝宗主的密函,还请含光君前往清河一聚,林姑娘到那里,也能同他叙上一面。”

他谁哦,我要和他叙上一面!

不认识不认识!

林一色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我不去,我得先回蓬莱治眼睛。”

“那不如,我差人送姑娘回蓬莱?”金光瑶建议道。

“不用,晓星尘送我回去。”林一色果断拒绝。

“这样...我和二哥不好交代啊……”金光瑶为难的说道。

他嘴里的二哥,应当就是蓝宗主。

在场的人窃窃私语起来,魏无羡也戳戳蓝忘机的腰,眼中满是求知欲。

林一色求助的看向晓星尘。

虽知不妥,可晓星尘从她的眼中看出了无助和抗拒,他有些不忍。

思量片刻,硬着头皮把话接过来:“林姑娘这双眼睛是因我而伤,我理应负责到底,就不麻烦诸位仙友了。”

他不知金光瑶口中的二哥是谁,但明白那句“不好交代”是何意:

“在下刚入世不久,绝不会做有辱师门的事。”

他话还没说完,只听蓝忘机唤了一声:“林姑娘。”

林一色茫然的循着声音方向望去。

“蓝湛?”魏无羡也疑惑的看向蓝忘机。

蓝忘机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但熟识他的人,都明白,此刻他并不开心。

“可否借一步说话?”

晓星尘要扶着林一色过去,她摆摆手,立改他身边弱柳扶风的模样:“你们先聊。”

走着走着突然回头对晓星尘笑,两个梨涡十分醉人:“其实,我自己能辨路,只是想赖着你罢了。”

闻言,在场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太撩了——

晓星尘面色如常与他们说着话,心中却久久不能平复突然翻涌起来的情愫。

蓝忘机脸更黑了几分,金光瑶心里则是咯噔一下,为他二哥忧心起来。

-

那边人聊的热闹,晓星尘清朗的声音阵阵传来,勾的林一色想快些回去。

奈何蓝忘机他不说话!

“蓝二公子”她忍不住催促,蓝忘机开口了。

“过些日子,我见到兄长,会把今日的所见所闻都同他讲。”

“嗯...?”

林一色迟疑的应和一声,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你爱讲讲你的便是,和我报备什么?

“你和晓星尘道长的事,我也会一字不落的说与他听。”

“哈?”林一色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该不会...

“林姑娘,你与兄长的婚约虽尚未昭告各仙门,但——”他本就冰冷的语气又添一丝愠怒:“还望你能洁身自好,不要做些出格的事情,毕竟这关乎姑苏蓝家和蓬莱林家的颜面。”

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

林一色本来就瞎,听这话一片黑的眼前好像转起了小星星。

wtf!

月老,你真是想玩死我呀!

-

“...我与宋兄未投身世家,因则轻血缘传承,重志同道合,不想依附任何仙门家族,如今薛洋已经伏法,在下相信几位定会以公理论处,至于仙门大家之间的纷争,我们实在不愿涉及。”

说着,见林一色回来了,晓星尘伸手去扶,谁知刚碰到她,林一色像是触电一样,立马侧身躲了过去,乖乖站在和他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晓星尘的手僵在空中,缓缓收回来,这之后他再听不进去外人说话,心里始终乱乱的。

也不知蓝二公子同她说了什么,她怎么突然就乖了。

不敢跟他动手动脚,也不敢和他偷偷说有的没的话,连站,也跟他保持着礼貌的距离,不如刚才那般亲密。

也许是和那位“二哥”有关吧,能让她顾忌到同自己保持距离的男子,一定也是世家中的翘楚。

晓星尘深深的望了林一色一眼,心中泛起一丝他都不懂的酸涩。

林一色可不知道晓星尘思路多跑偏,她的想法很简单,无比简单:

我他妈可不能把蓝忘机惹急眼了他要是跟白月光说自己有婚约的事儿那我们就全完了!!!

全!完!了!

她挺直了腰板,像个被训导主任盯上的小学生,乖巧懂事听话,不敢早恋。

宋子琛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晓星尘心里有事,他替他圆好场面:

“如若日后,诸位需要我二人为替天下略尽绵薄之力,我二人定当义不容辞。”

说完提剑鞠了一躬,晓星尘后知后觉,也弯下腰。

不追求名利声望,只追求天下大义,在场中的人都为二人的气魄动容,纷纷对他们行了个大礼。

“好一个轻血缘传承,重志同道合。”魏无羡笑得十分娇羞:“我和蓝湛也是因为志同道合,所以才决定一起结伴夜猎的,是不是啊蓝湛!”

莫非....莫非....莫非这....就是甜甜的爱情!

林一色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她心里默默打起了小算盘:

蓝忘机你要是敢同晓星尘说婚约的事,我就告诉你哥,你和另一个少年郎搞暧昧的事情!

感觉一下子势均力敌了呢!

江澄忍不住怼魏无羡:“还结伴夜猎!有本事你别回莲花坞。”

魏无羡拿剑给了江澄一杵子。

“不知二位师承何处,如何相寻?”

“在下师承白雪阁。”

“在下师承抱山散人。”

魏无羡闻言,愣在当场,与江澄对视一眼,他们都知道,魏无羡因为生母,与抱山散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林一色还是一如既往的爱走神,不认真听别人说话,她却不知道,在冥冥之中,那白雪阁三个字,成了她与晓星尘此生无法逾越的鸿沟。

-

晓星尘和宋子琛许久未见了,两个人坐在屋顶上闲聊,有风吹过,好不惬意。

“这林姑娘,说不定是你的命定中人。”宋子琛拍拍晓星尘的肩膀,他能看出来,自己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好友,凡心微动。

“是吗?”晓星尘抬头看了一眼月亮,微微摇了摇头:“如果当初不是我,是别人救了她,还在她失明最需要的时候陪着她,那么我再出现的时候,她还会喜欢我吗?”

“星尘...”他哑然,他一直以为自己这位朋友是一张白纸,却没想到对那女子,反而心思缜密思虑甚多起来。

“她对我是感激大于喜欢。”

晓星尘望着不远处,漆黑一片的屋子,那是林一色的卧房,此刻她大概已经睡熟了。

“我对她,也是新奇大于喜欢。”

各仙门世家口中的风雅女子,彬彬有礼,美名远扬。

唯独在他面前,撒娇、耍赖、讨价还价,时不时还轻薄他两下,半点都不守俗世的规矩,这种反差,能满足一个男人的所有小心思。

说不心动是假的,可这心动大半是因为她有趣,是因为自己从没在俗世中,见过这样的女子。

说白了,这不是炙热的喜欢,这种心动也不够慎重。

晓星尘站起身,拂去衣服上的灰尘,轻飘飘的落在地上,仰头对着宋子琛说:

“我怕日后会辜负了她,更怕未来她遇见了真正心动的人,我又该如何?”

对这份心意,不承认便罢了,若是承认了,牵扯太多。

-

宋子琛靠在石壁上,打量着正努力偷听魏无羡和晓星尘谈话的林一色。

眉眼如画,古灵精怪,倒是个人间难见的女子。

他想起昨晚和晓星尘的闲聊,忍不住同林一色说话:

“你喜欢星尘?”

林一色闻言转头,如果她眼睛没瞎,此刻看宋子琛宛如看一个智障:

“......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虽然她瞎,可她不觉得宋子琛也是个瞎子。

“很是明显。”宋子琛指了指金光瑶,又问:“那你和那位的二哥,是什么关系?”

林一色心头一紧,慌乱之下口不择言:“我收养过一条流浪狗,叫二哥!”

宋子琛:???

刚走过来的晓星尘:???

编瞎话不过脑子!

林一色真想给自己一大嘴巴子,顿时弱弱的补了一句:“我开玩笑的。”

她正色道:

“只是相处好的朋友罢了,我对道长才是真爱!我发誓!”

“又胡闹。”晓星尘无奈的走到她身边,林一色顺势抓住了他的手,不是衣袖,是手!

世家子弟还没走远,她占便宜倒是愈发的肆无忌惮了。

晓星尘扶额。

林一色晃晃他的手又开始耍赖:“道长,道长,等我眼睛好了,我们一同夜猎好不好~”

“好了再说。”

他正了正林一色蒙眼的白布,满心思都是送她回蓬莱解蛇缠藤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