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妖怪统领 》感冒药

私事

“十代目,是小林幸没错,看来有人先一步下手了。”白头色的男子皱着眉头盯着在厕所门口的众人,男子的身边还站着两个同样身穿黑色西装的人,几人无论是姿态还是神情都与周围慌张的人群格格不入。

白色头发的男子说话的对象是一个看上去非常温暖的棕发男子,也就是彭格列的十代目沢田纲吉。意大利的彭格列与港口黑手党并没有太大的交集,不过意大利第一黑手党的首领,这样的重要人物,神代瑾自然是看过对方的资料的。

彭格列出名的除了他们的首领外,还有彭格列的守护者。持有者可以媲美强大异能的彭格列指环,代表着岚、雨、晴、云、雾、雷守护着的彭格列家族成员,就算是港口黑手党也颇为忌惮。

看来这次的事真的和彭格列黑手党有关,只不知道下手的人是横滨的组织,还是外地而来的组织。

“彭格列的守护者,”神代瑾的目光落在彭格列十代目另一边的蓝色菠萝头男子的身上,没想到上次梦里见过后,这么快就在现实见过了对方。利姆露靠近神代瑾提醒道:“小瑾,你的气息变了哦,遇到了麻烦的人吗?”

“差不多吧,这边的事先放一放,我们去找彭格列的人。”神代瑾说道。

“是小瑾认识的?”利姆露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算吧,”神代瑾想了想,才给出这么一个答案。

两人朝着彭格列的三人走去,彭格列的十代目沢田纲吉看到神代瑾也是一愣,“是她?还是认错人了?”

“十代目?”彭格列的岚守,也是白发的男子狱寺隼人像是看出了什么,对着沢田纲吉露出了询问的意思。

沢田纲吉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另一边神代瑾也走了过来,“初次见面,彭格列的十代目,我是神代瑾,目前正在横滨开一家咨询社。”礼貌的朝沢田纲吉打了招呼,神代瑾的目标却不是沢田纲吉,“不好意思,我能和你旁边这位……雾守聊一聊吗?”

果然对方不记得自己,不过也是应该的吧,只是自己单方面的见到过对方而已,沢田纲吉微微出神,不过很快,沢田纲吉就收敛了心神,点头说道:“自然没有问题,神代小姐,我们正好有事要处理,暂时不会走远。”

意外的是个看上去还挺温柔的人,和欧森外这样的bian态完全不一样。神代瑾微笑的说道:“非常感谢,彭格列的十代目。”

“我是沢田纲吉,你可以称呼我沢田。”沢田纲吉同样微笑的说道。

神代瑾挑眉,却是没有回话而是转头对向蓝色菠萝头非主流,“聊聊?”

“咈咈咈,好啊。”

蓝色菠萝头非主流男子跟着齐木祈还有利姆露走到了人群外的角落,三人刚一站定,电光火石间,利姆露在吞噬了蜘蛛怪后习得的蜘蛛丝就缠住了蓝色菠萝头非主流男子的手,神代瑾抱臂看着男子问道,“所以我猜的没错,能够利用进入梦境的幻术的能力,你现在是彭格列的雾守,我以为你很讨厌黑手党。”

与神代瑾不同,作为试验品的神代瑾一直不说话、存在感低,日常挣扎忍痛,压根没有什么别的意识,也不会想太多,而作为轮回眼最佳的容器,这位蓝色菠萝头少年很早就展现了自己的才能,成为了众多试验品的领头者,憎恨者黑手党,发誓总有一天要毁灭黑手党。可是现在……这个憎恨黑手党的人却成为了意大利最大的黑手党的守护者。

“怎么,你难不成还是被彭格列给感化了吗?”神代瑾嘲讽道。

虽然不完全是,但……被说中了。

见对方微笑着不说话,神代瑾立刻就惊讶了,这货还能被感化的一天??等等,为什么彭格列这个最大的意大利黑手党的十代目走的是感化的路线……如果是森鸥外的话,大概在自己的手下掉头来报复他就事件就把对方怎么死的事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这个世界上果然有各种各样的首领啊。

“六道骸,你果然不知道我的名字。”六道骸轻笑着说道。

“因为不重要,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好叙旧的,”神代瑾丝毫不理会六道骸示意解开自己手上束缚的眼色,对待六道骸的态度也不算上好。

六道骸见神代瑾打定主意不会给自己松绑,右眼突然跳动出了一个数字,利姆露有些惊讶的跳开,六道骸身上发出一阵烟雾,下一秒利姆露的蜘蛛丝线毫无预兆的从六道骸身上松开,利姆露和神代瑾对视了一眼,倒没有再出手。

“还是这样轻松一点,”六道骸看着面前的神代瑾,一时间没有说话,六道骸对于神代瑾的印象一阵停留在实验室爆炸后最后那个身影,爆炸是六道骸亲自动手的,所有试验品在计划实施前就都跑了出来,只有神代瑾,在火光中燃烧了起来。

冲天的火光,巨大的爆炸,所有的一切都将被烧为灰烬,神代瑾幼小的身影站在火光中,仿佛要随着那场大火埋葬在暮色之下。

那是六道骸唯一没有救出的遗憾。

“咈咈咈,别忘了我是彭格列的雾守”六道骸右眼的数字不断变动,最终还是看着神代瑾而归于平静。

“那么彭格列的雾守,我们之间的联系似乎可以到此为止了吧。该见的该想知道的答案你都知道了,我还有事,希望我们以后就不要见到了,联络感情这种事情显然不适合我们。”神代瑾和利姆露虽没再动手,可是显然也不想和六道骸有什么纠葛。

神代瑾想着这一次干脆就斩断这段过去,这么久远的过去,还是不要再时不时的冒头比较好,再说了她现在说要去黑衣组织当卧底拿解药也就算了,掉头又和意大利的彭格列相谈甚欢,中原中也那个拆家狂魔绝对千里奔袭也要杀到我家好吗。

自己的前任BOSS可没有彭格列的十代目这么温暖。

另一边其实六道骸也说不上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或许就是有点在意,对神代瑾,唯独这个人六道骸压在了心里十几年,哪怕可以控制梦境,但实验室大火中的神代瑾的身影也是他从未想过改变的梦里的场景,六道骸每一次梦见对方都努力的想要听清楚,当时的神代瑾在火中被灼烧着,究竟有没有向他求救。

可惜十几年了,六道骸都没有得到答案。

如今就算见到神代瑾,六道骸也无法将这句话问出口。

“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彭格列的事,如果不想被卷入的话,就不要插手。”转移了话题,六道骸提醒道。

“在看到你们后我就不打算插手了。”因为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至于真相和凶手究竟是谁,神代瑾一点都不关心。“那么,我和利姆露就先走了,祝你们在横滨玩的愉快。”

“不留个电话吗,神代?”在神代瑾要转身前,六道骸忽然问道。

“不,我拒绝。”神代瑾没有停留带着利姆露就要走人。

六道骸装作遗憾的叹了口气,“是吗,那可惜了,本来还想和你说一下有个轻松又报酬不菲的私人咨询委托,想找有这方面经验的人咨询。”

神代瑾耳朵动了动。轻松又报酬不菲的私人咨询??神代瑾怀疑的看着六道骸,“你想咨询什么?”

“不是我,我想知道的事情一直只有一件,你不是也说了这件事已经有了答案了吗,想要咨询的是十代目,私人的委托。”六道骸朝着正在和警方沟通的沢田纲吉。

神代瑾顺着六道骸的视线看去,彭格列十代目沢田纲吉看上去十分的无害,但目暮警官在沢田纲吉的压力下,头顶已经开始冒汗,显然是有点支撑不住了。利姆露双手枕在脑后,动作可爱的迈着脚步,“小瑾怎么想的?”

“留下来听听,太过避让不是反而更在意吗?”最关键是……神代瑾想起自己把所有钱都交给了赛巴斯处理,她出来逛街后才想起来,自己是不是要存点私房钱啊。

管家太能干了也有太能干的坏处啊。

六道骸看着神代瑾站在不远处,眼中闪过一丝深意,神代瑾的能力六道骸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他是轮回眼的容器,神代瑾是灵力实验里最后的幸存者,而灵力的实验与其他攻击性的实验不尽相同。

灵力实验求的是通阴阳、知世事。

咨询社……是代表当年的实验真的成功了吗?

六道骸的猜测完全偏离了方向,甚至可以说和事实完全相反,神代瑾的灵力发展方向直接往武力值方面奔腾了十万八千里,至于神神叨叨的占卜,神代瑾自己都还在看书忽悠别人的阶段。

神代瑾没有等多久,沢田纲吉就带着狱寺隼人走了过来。

“神代小姐?”

“又见面了,十代目”。

沢田纲吉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六道骸,视线转回神代瑾身上的时候沢田纲吉已经挂上了温和的微笑,“是还有什么事吗?神代。”

“听雾守说十代目或许有想要别人解惑的事,不知道我有没这个资格。”

闻言,沢田纲吉一愣,似笑非笑的看向六道骸,六道骸回了沢田纲吉一个笑,沢田纲吉好笑的摇摇头,说道:“是有一件事……我想找一个人。”

这个熟悉的开头……

神代瑾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是吧,堂堂彭格列十代目也特么的要找人占卜找初恋??或者找未来老婆??找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