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英美]变种人是喰种 》旧屋时光

11. 第十一滴

布鲁斯.韦恩知道自己做梦了,但是知道并不代表他可以控制自己。

梦里的他变成了一个亚裔的黑发小男孩。

小男孩与妈妈生活在一起,妈妈每天都很忙碌,需要不停地出门工作,哪怕是回到家也没有半刻的休息时间,她似乎总是在做,不停的做,那弯下去的脊背几乎没有直起来的时候。

但是尽管如此的忙碌,哪怕生活的重担似乎要压垮这位母亲的脊梁,这位母亲却仍旧非常坚强,她也非常善良。

她会忍着疲惫轻轻的拍着小男孩的肩膀,慢慢的哄他入睡,不管再忙都会为小男孩准备精致可口的饭菜,小男孩似乎也明白母亲的难处,他总是额外的乖巧。

每天,妈妈出门的时候,因为担心小男孩的安全,都会把小男孩紧紧的锁在家里,因此,小男孩没有任何朋友。

但是孤独的小男孩很懂事,他从来没有向妈妈提出过什么要求,一个人在家时,他就待在父亲的书房里,在那里他能待一整天。

母子俩就这样平凡的生活着,但是布鲁斯能感受到这一对母子之间的脉脉温情,他几乎有些不愿意醒来了。

小男孩的日子就这样持续着,直到有一天,有一个陌生的女人来找他的妈妈了,他听见小男孩的妈妈叫那个女人为“姐姐”,原以为这也是普通的一天的布鲁斯愕然的发现,小男孩对这个女人的反应很大。

他偷偷的躲在门缝里听着妈妈和他的“姐姐”说话,不知道说了什么,但是小男孩明显伤心起来,他偷偷的躲回了卫生间,把自己的衣服脱掉,本应该白皙稚嫩的小身体上,却不知为何多了无数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小男孩望向了镜子,布鲁斯也望向了镜子,在他们对视的时候,时间和空间仿佛都发生了变化,布鲁斯仿佛被吸进了镜子里,呈现了他本来的面貌和变化。

两人的身体开始同时抽条,长大,接着布鲁斯就在梦里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在对方的黑色头发一瞬间变为白发时,布鲁斯便在那少年愕然的红色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然后他醒了过来 。

布鲁斯捏着自己的鼻梁,做了一晚上的梦似乎并没有让他的身体得到休息,反而让他更加疲惫了。

这股疲惫一直延伸到了等他坐在餐桌,阿尔弗雷德把小甜饼放在他面前为止,那些疲惫感突然一下子就消失了。

布鲁斯:???

理性讨论,布鲁斯觉得自己绝对不是因为这两天没有小甜饼就这么疲惫了,而且疲惫感不会这样一下子突然消失,所以他也有理由怀疑,自己的那些感觉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就像昨天的梦一样,毕竟梦境的主人他见过。

阿尔弗雷德轻声问:“还在想昨天晚上的那个孩子吗?”

布鲁斯顿了顿,阿福嘴里的那个“孩子”,不仅突然掉进他的房间里,还张牙舞爪的在他的胳膊上撕咬了一块肉下来,然后布鲁斯还让他逃了出去。

温和的老管家轻轻欠身,说:“您本可以把他留下来的,也本可以不用受伤,布鲁斯少爷,我相信您有一千种方法可以轻松地把那个少年留下来。”

布鲁斯:“……蝙蝠侠的身份不能暴露。”

阿福反驳他,“就算不暴露属于蝙蝠侠的一切您也不至于会受伤,少爷,老管家不想有一天看到您受到更大的伤害,然后再跟我说‘这是无法避免的’。”

布鲁斯:“……我没受多大的伤,那个伤口已经快愈合了。”

阿福瞥了他一眼,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突然说:“看,少爷,老管家真的是老了,竟然忘记布鲁斯少爷的伤口正在愈合,小甜饼这种食物,现在是不可以上桌的。”说完,老管家便彬彬有礼的把小甜饼拿了下去。

手伸到一半正准备拿的布鲁斯:“……”

处理完属于布鲁斯.韦恩这个哥谭宝贝身份的所有事情后,布鲁斯来到了蝙蝠洞里,一进入这里,他就不再是哥谭的亿万富翁,花花公子,而是哥谭黑暗的地下守护骑士——沉默并且寡言的蝙蝠侠。

蝙蝠侠熟练的打开监控的屏幕,阿福说的没错,昨天他的确是有意无意间便把少年放走了,也许是因为那个少年的眼神总是让他想起一个熟悉的人——二代罗宾,那个第一次见面就想偷他轮胎的“坏”小子!

错误犯一次就够了,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蝙蝠侠冷静的想着,并打开了昨天在少年身上放的*屏蔽的关键字*,哥谭四通八达的监视器同时开始运作,不到一秒,蝙蝠侠就在监控屏幕上,看到了他想要看到的身影。

监控里的少年似有所觉,抬头朝这里望了一眼。

……

虞泽研收回自己的目光。搓了搓浑身的鸡皮疙瘩:“辣鸡系统,我怎么感觉有人在看我。”

系统回答:“辣鸡宿主,系统已进行扫描,周围并无任何生命活动迹象,辣鸡宿主现在可以左拐往前走200米。”

虞泽研:“……去那儿干什么?”嘴里这么问着,虞泽研的脚实际上已经开始动了,等他走到之后,才发现目的地是一家药店。

系统适时出口:“建议辣鸡宿主去看看眼睛和身体呢。”

虞泽研:“……”何必呢?互相伤害,再说这次是他的错吗?明明是系统不按常理出牌,突然又把他搞到这里来,要不然他那天怎么会那么狼狈,还饿的把那个无辜的男人都咬了,好不容易逃出来冷静了一下,还不许他发脾气了!不就是说了它两句么,小气到现在。

于是虞泽研也不搭理系统了。

他本来还想问问自己之前那两个小时的梦是怎么回事呢,现在看看,也不用问了!

虞泽研开始思考起来,之前的梦还很正常,可能是他以前丢失的记忆吧,但他最后在镜子里看到的另一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虞泽研保证昨天晚上是他和那个男人的第一次见面,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屏蔽的关键字*,远在蝙蝠洞里的蝙蝠侠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昨天的梦境很奇怪,里面没有出现任何他熟悉的人物,想到少年在自己手臂上咬出的伤口,难道是少年的特殊能力?

而最后男孩子身上突然出现的伤痕也让他有些在意,梦境里都是小男孩和母亲温馨的相处日常,那些伤口又是怎么来的?

小男孩平时只和母亲相处过,那些伤口的始作俑者——蝙蝠侠没有再想下去,不管怎么样,都要先和那个少年见面才行。

虞泽研快速的跑进了一家便利店里躲雨,这座叫哥谭的城市和之前他待过的任何一座城市都不一样,基调似乎总是晦暗的,天上同时淅淅沥沥的下着雨,路上的人形色匆匆,听到了什么声响也不会好奇的去看,每个人似乎都显得有些特立独行。

便利店里的店主是一个全身“涂”满了刺青的男人,只是随意的瞥了虞泽研一眼便不再关注。

虞泽研想,自己这小身板儿,在其他人眼里可能就是弱□□,还是衣服太破(昨天赫子跑出来弄烂的),身无分文(有斯塔克和查尔斯还带什么钱)的一个小弱鸡,他这样的人自然没什么人盯着了,不然也很麻烦,虽然不是打不过,不过他可不想引起注意了——系统之前给的那个不知所谓的任务到现在都还没头绪呢!

虞泽搓着自己的手臂望着外面的雨,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有些冷,但是身体却在发热。

不是吧,难道他感冒了?虞泽研吸着鼻子想,喰种是不会感冒的,所以这只是天气原因吧,然后他就打了个喷嚏。

系统:“……辣鸡宿主,让你去药店是让你买感冒药。”

虞泽研:“……”所以这次还真的是我的错?

似乎是虞泽研的动静有些大,店主的目光便又扫了过来,虞泽研以为对方是要生气了,没想到看起来很凶悍的店主男人却端来了一杯热水,放在离虞泽研不远处的桌子上。

他给了虞泽研一个眼神,自己走开了。

“……”虞泽研感动坏了,他把热水捧在手上,内心默默的想着,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凶悍的男人竟然这么热心肠,果然,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就会……就会……有点头晕?

虞泽研晃了晃头,不是错觉,他真的有些头晕,是感冒加重了吗?

系统的声音气急败坏的传了过来:“辣鸡宿主!那杯水有问题!快跑!”

虞泽研想听系统的话,可是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听使唤,整个人晕乎乎的,有点像醉酒了,腰后的赫子蠢蠢欲动,但它们还没出来,只听见“啪”的一声——一根木棍敲在了虞泽研的脑袋上。

虞泽研当然是没事的,那根木棍反而断了,但是虞泽研也更晕了,男人又拿出了一根铁棍,“啪”的一声打在了虞泽研的腰上,那是赫包的位置,要是以往,虞泽研根本不用担心,心随意动,赫子早就撕碎这个男人的身体了,但现在?那赫子还没出来就又缩回去了。

在晕倒之前,虞泽研还听见男人喊:“Fu**,这药量都能药倒一只大象了,还不倒?!一群变种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