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看上了我爸的死对头 》大江流

再撩啊

视频里,蒋落就像是一只快活的鱼儿,一双腿不停的拍打着水面。水花被溅起又掉落,但没人可以从那双腿上移开眼神。

实在是……很漂亮!

直到三十秒视频播放完毕,骆生白才发现,自己居然看愣了,这才回过神来。

这恐怕还是第一次。

也不是没见过别人游泳,也不是没见过别人的腿。他从小就是骆家独子,算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从十五岁开始,身边就有男的女的献殷勤,展示自己的魅力。

说句实在的,美人看得都疲劳了。

可这次不太一样,是心里感觉,怎么这么好看!

不过骆生白也没放在心上,毕竟这世界上就是有各种到极致的人,在他心里,蒋落就是个挺可爱的小孩,他能有什么想法。

他就是在回微信的时候,加了一句,“游得挺好的,另外,这样的视频少往外发,你还太小了,这世界上坏人很多。”

蒋落很聪明,他相信应该能听懂。

果不其然,蒋落很快就回复了,“我知道的,我就发给你看,就发一次。”

骆生白就放心了,这孩子还是有分寸。

然后蒋落其他话就跟过来了,这孩子大概是太孤独了,所以跟他聊天总有点话痨趋势,一连串的又问,“骆大哥,挺好是什么水平呀?是游得好看,还是技术好?”

骆生白看了一眼开车的宋元明,敢这么跟他说话,骆生白肯定扣他工资!可蒋落虽然缠人,却很可爱,骆生白一点没觉得讨厌,反而觉得跟他说话自己心情好了不少,回答的还挺认真的,“游得好看,技术也好。”

蒋落显然是被夸美了,发了个表情过来。

是个挺可爱的小人,就穿了一条小短裤,在不停地扭屁股转圈。

骆生白:……

然后他有种感觉,这孩子八成不会这么算了的,得追问他。

果不其然,蒋落的追问随后就到,“那你呢?”

骆生白哑然失笑,嘴角都忍不住扬了扬,快速的回答,“不好形容,我又不能自己看自己。”

然后蒋落就用比他更快的速度回话,“那下次咱俩一起游泳,我看看就知道了。”

骆生白没觉得不可以,很自然的接受了,“好。”

蒋落其实就是试试,可没想到男神一点都没异议的答应了,自己看着手机都有点不敢置信:这不就是说,十一三天假没放完,他就已经和男神有了两次约会了吗?

这……这四舍五入就跟谈恋爱没什么区别啊。

班里谈恋爱都没这么频繁的。

天哪天哪,男神看起来那么高冷,而且他听到的所有传闻都是骆生白特冷漠,公事公办,是个无情的霸总。那岂不是说,男神对自己很不一样?

这会儿已经回到屋子里的蒋落,直接在床上打了个滚,把脑袋钻到被子里尖叫了一声。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幸福的死掉!

不过很快,蒋落就想起来,还有乔家的事儿没问呢。

又把小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了,趴在床上跟骆生白聊天,“我忘了问了,你去乔家事儿办得怎么样?问到了没有?”

骆生白这会儿正等着呢,他觉得好字后面间隔的有点长,蒋落那性子,不该这么久都不说话。自己都没发现,不过半分钟,就看了三次微信对话框。

好在蒋落的话及时发了过来,他又无衔接的聊了下去,“没有。”

其实他平时不是这样的,有事都放在心里,不会把这种事情往外说。可对蒋落,骆生白觉得没什么需要隐瞒的。

他先发了这一句,然后接着打原因,蒋落那边的追问已经到了,“找错人家了吗?”

骆生白把前面加了个不是,发了过去,“他要两个亿。”

蒋落那边空白了十秒钟,骆生白寻思这小孩八成被吓到了,毕竟两个亿就是他这样的人家,也是一笔大钱。

然后蒋落的回答就到了,“他做梦没醒吧?脑袋进水了?他怎么不去飞?两个亿?想钱想疯了,他是河马精吗?皮厚的都不要脸了?这乔家什么样人啊,我觉得他家气候长不了,一看就那种富不过三代的。”

骆生白顿时觉得舒畅了,他其实也想骂的,就是因为身份在,不方便这么放肆。

这孩子简直说出了他的心声!

可蒋落大概是骂完又发现不太好,还追了一句,“我其实平时很文明的,就是乔家太气人了,有点忍不住。”

骆生白又忍不住扬了扬嘴角,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他一点都没说蒋落,还安慰他,“我知道,而且你说得对,他家真没富过三代,现在卖家产为生。”

蒋落大概发现打字太麻烦了,直接发了语音过来,而且因为受了表扬,声音欢快的跟条小鱼似的,“我说呢?活该!这人一看就不是做事的,我姨奶说是从乔家救出来的,说明乔家办过对阿姨不好的事情,他不给个人情将功折罪,还狮子大张口,还觉得自己聪明呢,其实是傻到没边了。”

这说法倒是让骆生白惊艳了,并不是说多特别,而是身份和意识。蒋落不过是个高三的孩子,一般孩子想不到这儿,他想了想蒋医生家里的别墅,觉得蒋落的父母恐怕也是有本事的人。

他戴着耳机安抚小孩,“还是落落聪明。”

就这时候,蒋落还知道给自己贴金呢,立刻发了条语音,“那当然,我很聪明的,成绩特别好的。我是学霸呢。”然后还有一条,“骆大哥,你不能饶他!”

那声音还带着点尾音,往上翘的,软糯又可爱,骆生白都笑了,这孩子,是一点亏都不吃啊。

他说,“好!我收拾他。”

大概是没想到,他回答的这么干脆,蒋落那头又发了语音过来,“那收拾他了,是不是没法找阿姨了?”

这还在替他着想呢。

骆生白安慰他,“没事的,不过是先礼后兵,现在乔家不配合,我有的是办法让他配合。”

发出去,骆生白还有点担心,别吓坏了孩子。结果蒋落很快就回复了,“那太好了,阿姨在乔家肯定受罪了,我支持你。”

虽然自己做事从来不需要支持,可骆生白就是觉得似乎有了力量,应了一声,谢谢。

蒋落就说,“不是好朋友吗?怎么还这么客气?”

骆生白笑着应了对。

两个人说完了,骆生白才发现宋元明悄悄在看他,都是助理了,肯定比别人要信任亲密,自然说话也不一样,宋元明发现了也没怂,而是打听,“董事长,什么好事啊,一直笑。”

骆生白是真不知道,摸了摸嘴角问,“有笑吗?”

宋元明特肯定,“嗯,全程都笑。不过,谁呀?”他八卦。

骆生白怎么可能跟他说蒋落,“看了个笑话。”然后立刻换了话题,“给王队打个电话,让他盯着乔志峰。”

乔家其实从根上,就是乔志峰败的。已经去世的乔老爷挣下了偌大家业,可也顶不住乔志峰**四毒俱全。原本乔家已经破败,没两年气数了,骆生白又寻母心切,急于得到消息,再说,母亲是从乔家救出来的只是一人之词,他不能随意下手。所以才有了这次乔家之行。

但显然,事情恐怕要往最坏的地方想。

蒋落觉得乔志峰为什么不卖人情,而骆生白想的更远一些,恐怕是无法卖这个人情。也就是说,母亲八成在乔家受过很多委屈,卖了也是仇,所以才想办法敲一笔。

那骆生白自然不会手软。

宋元明一边心想哪家笑话还用**打字啊,一边立刻应了。

很快就到了骆家,骆生白一回家,保姆就迎了上来说,“老爷子醒了,一个劲儿找您呢。这会儿在花园里。”

骆生白连衣服也没换,就去了花园。

远远地就瞧见他爸一个人在那个玩具乐园里坐着,保姆在旁边看着。

他就走了过去,叫了一声爸。骆新国如今已经到了老年痴呆晚期,现在就认识他一个,别人都不太认识了。他一到,就拉着他的手不松开,问他,“你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我找你半天。”

骆生白就缓了声音跟他说,“我去我妈了。爸,你不说让我找我妈吗?”

一听找妈妈,骆新国就点头了,“对对对,找你妈,她能照顾你。爸爸老了,照顾不了你了,爸爸不放心。”

骆生白顿觉心酸。

他出生时爸爸就六十岁了,而且他爸还是个花花公子。没钱的都羡慕他有钱,可其实圈子里的人并不觉得他生活幸福。小时候不懂事,还有小孩奚落他,“你怎么那么多妈啊。叫的过来吗?”

可实际上呢,他很幸福。

他爸是花心,可对他简直无微不至。他所有的第一次没有母亲参加,可他爸爸都参加了,他永远都记得,小时候亲子活动,需要爸爸背着孩子跑八百米,他爸爸都六十多岁的人了,他舍不得就没说。可活动那天,他爸却到了。

六十四岁的男人,背着他在一群二三十岁人中间冲锋。

等着跑到终点的时候,他爸直接累得坐在了地上,他心疼的埋怨他,“你干嘛非要跑啊,我不要你跑啊。”他爸笑着回答他说,“我是你爸爸啊!”

他敢说,没有比爸爸更好的父亲了。好到即便老年痴呆了,谁也不认识,却只认识他。明明一辈子都不想提起他妈妈是谁,可为了让他有人照顾,却糊涂了也记得提醒他,找到妈妈。

骆生白忍不住说,“我听您话呢,我在找,可爸,我妈是谁呀。你告诉我好不好?”

骆新国看着他,很奇怪地问他,“你不知道啊?”

骆生白顿时升起了希望,结果就听见他爸说,“你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我找你半天了。”

骆生白就叹了口气,他已经习惯了爸爸这样忘性大,第二遍回答说,“我去找我妈了,爸,你不说让我找妈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