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英]今天三三头疼了吗 》吕子吕

撒娇

“Eraser Head?”来人也是一头红发,她不确定的问:“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小小胖胖的身影依恋的躲在对方的腿后。

“这是你儿子?”橡皮头什么时候结的婚?还有儿子?

“高温,好久不见。”相泽消太很平静的冲对方打招呼,宽大的手掌在儿子头上揉揉:“这是我儿子。”

英雄名为高温的女英雄与儿子截然相反的性格,是个十分温柔的人:“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虽然没看到脸,但是就凭那圆滚滚的身形就知道,这孩子一定特别可爱。

被人夸了。小福豆有点害羞,悄悄的歪着头偷看对方,被发现后又把脸埋在爸爸的腿上。

高温被这小孩萌坏了,那圆圆的大眼睛,白嫩嫩的小脸和怯生生的眼神……和他一副颓废大叔的爸爸真的一点儿都不一样。

女孩的家长也很快就到了,是个风风火火的职业女性,在老师说了事情经过之后就按着自家孩子的脑袋给人家道歉。

相泽消太在解决完了这件事后发现自家儿子已经牢牢的把自己挂在他腿上了。

“爸爸,我想跟你在一起。”小福豆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抱着爸爸的腿。

相泽消太学校那边还有事,也没时间跟儿子扯皮,便给他请了假,拎着孩子走了。

小福豆开心的飞起,一路上小嘴就没停过,各种彩虹屁不要钱的往外说。

“爸爸你真好,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爸爸,我好爱你吖,你是我爸爸我真是太幸福了。”

“爸爸最帅了!”

相泽消太被儿子吹捧的直起鸡皮疙瘩,轻轻拍了一下儿子的小屁股:“闭嘴吧。”

小福豆这才停下小嘴,还意犹未尽的吧唧了一下,满脸的遗憾。

相泽消太抱着娃回到学校,此时正是上课的时间,小福豆对学校很熟悉,被爸爸放到地上之后就撒欢的跑了,一点儿在幼儿园黏着爸爸的样子都没有了。

因为体育祭的原因,整个学校都沸腾了。

小福豆小小一只蹲在操场旁边的树下,认真的盯着两只抬饼干碎的蚂蚁,还随着蚂蚁的移动跟着动。

心操人使从英雄科A班离开,余光看到树下小小的一团。

他并不是好奇心重的人,但因为雄英才被入侵,而英雄科A班的那群人因此而备受瞩目,心操人使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朝那一小团走了过去。

才没走几步,就看到那个狂傲的奶金色头发的爆豪胜己双手插兜走了过去。

“喂!小鬼,听说你被欺负了?真逊啊。”依旧是一幅老子天下第一的态度。

小福豆回头,看到爆豪胜己脸上露出了一个超级灿烂的笑容,一点都没被对方的态度吓到,熟门熟路的扑过去抱腿:“爆豪哥哥!”

爆豪胜己拉开他,蹲下与他平视,仔细看着他脸上那道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了的红印:“谁干的?”

心操人使很奇怪对方是怎么做到语气轻描淡写甚至都没有多余的感情,却愣是让人听出狂妄的?

小福豆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他还手舞足蹈的表示他看到爸爸的时候有多开心。

爆豪胜己一双赤色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皱着眉头分外严肃:“你……”

他话还没出口,就见那个小胖子跟弹力球似的伴随一声惨叫弹到了自己身上。

被撞了一跟头的爆豪胜己下意识护住躲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的小肉团。

“呜哇!大虫子!”带着哭腔的小奶音几乎要破音。

爆豪胜己往地上看过去,一条黑色带有花纹的多腿长条状的虫子,他记得好像叫马陆来着。

爆豪嘴里不耐烦的鄙视他:“明明都不怕蚂蚁的,胆子怎么这么小?”手上却抱着缩成一团的宝宝站起来,还顺势把无辜的虫子踩进草里让它粉身碎骨。

“胆小鬼。”爆豪胜己哼了一声。

小福豆拍了爆豪一下:“哥哥坏!”

爆豪哼笑一声:“行了,虫子跑掉了。”并没有告诉他虫子被他踩扁了。

小福豆还小心翼翼的往地上看了眼,确实没有虫子了,才放下心,挣扎着离开刚才嘲笑自己的爆豪哥哥的怀抱。

相泽消太远远的从旁边经过,小福豆立刻丢开了爆豪胜己朝爸爸跑过去。

结果没跑几步就“啪叽”一下摔了一跤,小福豆坚强的爬起来,一点点的拍干净了身上的灰尘,抬头就看到爸爸看向了这里。

于是在场的三人都见证了一个三岁宝宝浮夸的演技。

他再一次趴在了地上,还假模假式的“哎呀”了一声,然后抬头可怜巴巴的看向爸爸,特别委屈的求抱抱。

“爸爸,摔倒了。”

相泽消太是个很严厉的爸爸,他可以包容儿子胆小,爱撒娇,但是却不能包容他用这种方式撒娇。

“摔倒了就自己爬起来。”相泽消太皱着眉头开口。

小福豆立刻怂唧唧的爬起来,但还是不甘心,举着小手仔细找着什么。

没一会儿,他就举着自己白胖的小手一颠颠的跑到爸爸身边举着小手让爸爸看:“爸爸,我受伤了!要呼呼。”

相泽消太眼睛的伤虽然好了,但却还没恢复好,他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才找到一小点的伤口,可能是被石子硌到了,一个特别小的红点。

相泽消太在这种小事上还是愿意宠儿子的,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就这么一点不叫受伤。”

小福豆被爸爸戳破,也不在意的搂着他的脖子献吻:“可是我已经好久没见到爸爸了嘛。”

相泽消太特别受不了儿子这么腻歪的撒娇:“我们才10分钟没见到,而且是你自己跑出去的。”

小福豆就当自己没听懂,歪着头用流利的中文问:“爸爸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吖。”

气的相泽消太轻轻的拍了一把儿子的屁股。

相泽消太对着自己班里的学生微微一点头,爆豪胜己嗤笑一声转身离开了。

看完了全程的心操人使觉得信息量有点大,他揉了把自己的头发:“嘛,算了,跟我没关系。”

但是心里对爆豪胜己甚至英雄科A班的不满已经散去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