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有进化天赋 》星湛

第五十七章 胜负

“天啊,这根本不是后天武者在决斗,就连先天道基境的老祖拼命都未必能有如此的威力。”

“这等天骄,个个都是神通境的种子,甚至有望天人之路,岂是寻常先天武者能够媲美的?”

就在观战武者议论之时,虚空中已经分出了胜负。

陈牧之倾尽全力横击苍穹,最后一招之下破了姜缘浅的玄冰太阴,胜了他半筹。

姜缘浅披头散发,她浑身染血从旷世冲击波中倒飞而出,难以置信的看向陈牧之,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失败。

“竟然是个女人。”

陈牧之喘息着,眸子中有一些惊讶,那一袭白衣,浑身染血的姜缘浅,竟然是一个绝美的女子。

要不是最后一击击断她的金冠,还真的没有发现出来,主要她战斗起来太疯魔了,根本没有一丝女子的样子。

一想到这里,又有些理所当然,无怪乎她男装时那般的俊美清秀。

“吾不甘。”

姜缘浅难以置信的倒飞而出,想不到觉醒了天人血脉,施展出镇世绝学的自己竟然还不是他的对手,这让她难以接受,

不过此时已经输了半招,再打下去反而会更丢人,她没做停留,借着倒飞之势,横空飞射远去。

离去之时,她还轻咬银牙,恨恨的看了陈牧之一眼:“陈牧之,这次饶你一命,下次见面吾定当斩你铸道。”

陈牧之伫立山巅,眸子扫视着远去的姜缘浅,神色威严冷漠:“我给你机会,允许你追逐我的背影。”

他没有去追,虽然他胜了姜缘浅半招,但是他也没有那个实力斩杀姜缘浅。就算有,看在姜虚道的面子上,他也不可能动手。

姜虚道,这个名字在整个苍州就是个禁忌,连神通境尊者都不愿意和他交手,默认他霸占苍玄山灵脉。

仅仅这一点,陈牧之就不可能真的拿姜缘浅怎么样。

“你怎么样。”林舞阳走了过来,扶着陈牧之喂了一枚疗伤丹药,有些担心的道。

姜缘浅不仅进一步觉醒了天人血脉,还修成了封天三式中的第一式,纵然是林舞阳倾尽全力也未必敢保证自己能胜她。

若是同境界的话,也许施展出镇北王府的压箱底绝招,才有可能压她一筹。

她虽然对陈牧之有信心,但是也担心陈牧之会身受重创。

“无妨。”陈牧之摇了摇头:“我只是消耗不小,受伤倒是不大。”

此战两人血战一千余招,持续了三个时辰,打到最后两个人手段尽出,陈牧之胜的极其艰难,受伤不轻,但是也没有致命伤。

这次苍州最惊艳的天骄对决,就此落下了帷幕,关于这一战的战果,也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苍州。

少年人王陈牧之和绝代天骄姜缘浅的绝世一战,很快就传播了出去,成为了无数人的谈资。

作为主事人之一的姜缘浅,却站在苍玄山的大殿外,瞳孔中闪烁着血丝。

那眼前巍峨的大殿中,一道伟岸的身影盘坐着,眸子沉凝的看着她。

“你败了。”

“不,我不甘心?”

姜缘浅咬着银牙,她自负一代天骄,同境界难寻敌手。

但是这一次却失利了,她做了万全准备,特地去祖地进一步觉醒了血脉,甚至参悟出镇世绝学封山式,想要横推陈牧之,却还是败了。

这让向来骄傲的她难以接受,自负能强势将他击败,到头来却败了半招,这对她的道心是极大的打击。

“知道不甘心,那就是对的。”姜虚道缓缓的说着:“失败并不可怕,只要你站起来,变得更强,击败他就是更大的成长。”

“若是他太弱了,怎么配成为你的业念呢?”

“斩业明道,业念便是心中执念,心中执念越深,当你斩去之时,效果就会越好。”

“他越强,对你来说便更有效果,你且记住,执念有时候能成为心中的业念,但也可能会成为变更强的动力。”

“今日之败,只是一场铺垫而已,正是因为他强的离谱,他日你若能斩他,也许能借机一鼓作气真气九转,铸就少年神明之姿。”

听到姜虚道说的话,姜缘浅的明眸忍不住亮起。

她咬了咬牙,然后坚定的道:“父亲,我去修炼,参悟功法。”

“嗯。”

看到她恢复自信,姜虚道满意的点了点头:“三个月后东荒琳琅福地即将开启,我会送你进去历练。”

“福地之中有大机缘,到时候天下各地年青一代天骄会有不少人过去,你不要给我丢了面子。”

“是。”

大殿中的姜虚道看着林舞阳远去,突然沉默下来。

这个时候角落里走出了一道身影,正是姜氏大管家:“老爷,小姐此次战败,恐怕不妙啊。”

“大道争锋,非生即死,哪里有一帆风顺的,有些事情从一开始,我就有所准备。”姜虚道摇了摇头。

“唉。”姜氏大管家叹息一声:“其实有您守护,小姐就已经可以一生无忧,您又何必逼着她走这条路呢。”

“哼,愚蠢。”

姜虚道语气生硬的说:“我姜虚道的女儿,从来不需要过短暂的一生,我不允许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说着,突然面容又柔和下来:“我答应她会照顾好女儿,她会一直陪着我,登天路,封神不朽,不死不灭。”

“你可知前路漫漫,但我不想大道独行。”

“这……”姜氏大管家一阵无言,想了想还是说道:“可是斩业明道决这门功法实在太过凶险,若是执念渐深,那么他们就会纠缠不清。”

“届时小姐怕是为执念所困,不仅难以突破修为,甚至还难有善终。”

“哈哈哈。”听到他这么说,姜虚道突然大笑出声:“你以为本座就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一点?”

“若是那小子技不如人,最终被她击败是最好,那就会成就她的铸道石。”

“若是丫头屡战屡败,一直拿不下他,那么等到丫头执念深种之时,我就将他招做女婿。”

“哈哈哈。”姜虚道畅快出声:“想不到吧,老夫让她化执念为情种,打不败他就把他变成自己人,如此也可化心魔为己用,一样可以铸就无敌大道。”

“这样老夫还能得到一个潜力无限的女婿,岂不是买一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