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溯世书(GL) 》夏至白夜

书鬼(五)

“你告诉我你的姓氏生辰,我就给你。”从某种角度来说,若是此刻有人旁观,大约会觉得这两人理所当然的态度极为相似。

就好像他们说的不过是“今天天气不错”、“早上吃了馒头”之类的寻常话语。

不过,苏生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就好像在他眼里的就只有书,其它的都是过眼云烟。

然后,苏生如愿以偿地从素文君那儿得到了书,迫不及待地翻看起来。

素文君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

苏生翻看的速度很慢,这样一本薄薄的册子,里面的内容也不是晦涩需要研读的,若是寻常人不过一两个时辰便能看完,他却一直看到了天色将亮。

素文君始终没有任何动作。

直到南宫靖出言提醒:“素文君,有动静了。”

她说的是整个书院的范围,素文君说此事可解的事,连老夫子没让其他人知晓,但他是整夜都没睡着,如今眼瞅着天要亮了,终于忍不住起身打算过来看看。

“是时候了。”素文君颔首,执笔腾空写下了苏生的姓氏与生辰。

苏生才刚看完册子,便被卷入一段故事当中。

也不是,当苏生看完了全程,看着那执着于书的学子捧着书枯坐在桌案前,渐渐失去了气息的时候,苏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他茫然地看了眼手里的书册,再抬头看向身旁的素文君与南宫靖:“啊,原来,我死了吗?”

“是,你对书执念甚重,未入轮回,经五十年终以鬼身入世,得以执书。”素文君颔首,一句话将苏生死后的事概括。

刚死之魂是没多少力量的,哪怕机缘巧合躲过了来引魂的鬼差,得以流落凡世,也不能对这个世界造成影响,更不用说能直接拿起这些书籍。

苏生因执着于书成鬼,这执念在历经五十年后终于凝聚出了力量,让苏生能够如愿以偿地继续畅游于书间。只是这力量纯粹来自于执念,其余的东西,即使是苏生自己都意识不到。

只是,鬼神之力到底非人世所有,与是非对错无关,苏生一旦借不到想要看的书,那股执念诞生的力量自然是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

在经过素文君的溯世之后,苏生的三魂七魄终于重新点醒,从执念中分扯出来,也就想起来自己的死亡,以及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所以,那些人现在怎么样了?”苏生本来就苍白的脸色隐隐泛着青。

“入枉死城。”素文君可不管眼前鬼是否有悔过之心,更没有安慰人的意识,直接了当地回答了问题,“你也该去地府了。”

“是。”苏生躬身行了礼,“这些罪是我造的,我当为之赎罪。”除了过分挚爱书籍,苏生在生前是个品行俱佳的好学子。

“这是自然。”素文君没有多说,一挥袖直接开了小鬼门,“我们也要回去,顺路带你一程。”

听到这话,南宫靖忍不住看了眼素文君,压下微微勾起的嘴角。

这是……不想再在人间耗着了吧?想想之前来凡世的目的,再是那些接连不断的事情,南宫靖都难得地觉得不耐烦。

在他们通过之后,小鬼门逐渐消失在空中。

窗外,连老夫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确定藏书室中空空如也,这才恍惚地离开。

他反复回想刚才听到的,说话的分明是那位能拿出博物说的女子,另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却是未曾听过。然后,他们就这么凭空消失,没留下半点痕迹。

这件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她们,是地府的人?

恍恍惚惚的连老夫子一直在有人喊他,才彻底回过神来。

与他招呼的是他的一个学生,正担心地看着他,劝说着他多想想年纪,该休息的时候得休息。

连老夫子这才想起来还有待解决的博物说一事,他一个激灵,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那姑娘是地府的人,那能拿出博物说,是不是就挺寻常了?!

所以那极大可能是真本!

一想到这一点,连老夫子整个人又精神起来,打了鸡血一般往他们这些老头儿论辩的地方快步走去。

这一些,已经影响不到走在黄泉路上的素文君三人。

苏生刚踏上黄泉路时,还好奇地四下张望,只是不过一会儿,就忍不住跟上素文君询问着,比对他曾经看过的志怪奇谈类书籍,询问这黄泉路上的点滴。

素文君的回答往往都只有寥寥数字,但那苏生似乎也很满足。

黄泉路狭长,直到快到了尽头,苏生才看到有其他的身影,鬼差们来历不同,因此样貌也千奇百怪,有的就是人的模样,有的却连人形都没有。

只看了几个,苏生就意识到眼前这位“顺路”的姑娘在地府中地位超凡。不管是什么样的鬼差,看到他们都毕恭毕敬地行礼,连带着他这个跟随的鬼也“无鬼问津。”

然后,他们一路就到了秦广王殿中。自然有秦广王麾下最得力的判官客客气气地往里请。

当然,这一次是不包括苏生了,他被殿中鬼差直接带到了堂下,由秦广王亲自审问。

地府的审问,虽然也会有问话的流程,但每个问题秦广王都只问一遍,不管底下的鬼做何回答,老实与否,都是直接带去镜子前照一照,生前所为不分善恶都会被照出。

问话与回答,只是看一个态度罢了。

苏生为鬼后造成了百余人枉死,这一点不管是否出自苏生自发的意愿,都是实打实的罪行。即使苏生老老实实地领罪,诚心赎罪,该罚也是要罚的。

但因为他的态度,秦广王给了他一个保全魂魄的批,这才让人送他去地狱受刑。

等刑满释放,苏生会前往枉死城当差,开始他的鬼修之路。

让人带走苏生,秦广王这才从他那阎王座椅中下来,敛去了一身的威严气息,走到素文君跟前:“这段时间辛苦了。”

素文君已经在判官的招呼中坐下,旁边的桌案上是刚沏好的茶。

秦广王瞄了眼那茶汤,给已经退到一边的判官投去一个赞许的目光。都知道素文君生前便是见惯了好东西的人,积年累月下更是见过奇珍异宝无数,要投其所好可不容易。不过素文君和凡世许多上位者有一样的爱好,品茶。

地府自然是找不出凡世间那些茶的,但地府也非万物不生,在这里常年居住的鬼修们也侍弄出了不少东西,包括鬼修们能尝出味道的黑稻米,也包括眼前这种九阴茶。

地府阴气四溢,凡世的东西一旦被代入地府,立刻会被阴气浸染,以极快的速度彻底丢失了味道。所以,在地府尝不到凡世的任何东西。

同样是因为阴气,地府中能自然生长的植物很少,更不用说与果腹无关的茶。

九阴茶和黑稻米不同,并非鬼修花费几百年时间研究种植之术所得,而是自然生长的一种罕见植物。它只生长在南方与凡世接壤的山下,那边因为两界相交处的裂隙,阴气流动极大,催生出了这种植物,叶片经炒制后竟然有凡世茶的韵味。只可惜尚未有人能够种植,采摘又很危险,每年出产的九阴茶极少。

即使是素文君这般不重口腹之欲的,也因其缓和了心情。

秦广王笑着在另一边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上一杯,喝了一口,惬意地眯上眼睛,像是好好品尝了一番后才又说话:“这次多亏了素文君,罪魁祸首已经找到,枉死城那边也有闲暇将新鬼们陆续安排、录入妥当。”

“嗯。”素文君是真不知道能说什么,只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

认识那么许久,秦广王自然不会在乎她的态度,反而是热情地问:“过几日便是十年一度的鬼市,听闻各族会带来不少好东西,素文君可有兴致前往?”

十年对地府来说不算长,但鬼市成名已久,就连其它各族都会在这个日子赶来,故而几乎每一届鬼市都能出些新鲜珍奇的玩意儿。同时,为期七天的鬼市也不同族人交流的好时机,常有人来这儿碰头,逛玩了鬼市或在附近待着,或是一同前往他处。

也因此,鬼市是十分热闹的。

素文君去过的鬼市不算少,也不算多。她本就没多少好奇心,更不像鬼修、妖修等需要通过互市来换取修行所需的物品,因此鬼市对她的吸引力并不大。

不过,这一次素文君却是在思虑片刻后,便决定了要去。

秦广王心中惊讶之余,面上当然是露出笑容,摆出主人的架势当场将素文君与南宫靖届时在鬼市的事情安排得清清楚楚。

他的地盘他清楚,鬼市中数量最多的自然是鬼修,他们都晓得素文君,到时候绝对是客客气气的。至于那些妖族、人族等,都知道在鬼市要守规矩,应该不会有人捣乱。

嗯,还是要再增派些值守鬼市的鬼差们,毕竟这些年的鬼市都越做越大,参加的越来越多,是得加些人手。

这盘算到加的人手,秦广王忍不住看了眼一言不发的南宫靖。

有这人在,素文君的安危着实是不用担心,寻常修行者哪里是她的对手!

何况,她手上的长木仓明显已经换了,如今这一杆的气息,可不简单呢。

说话间,突然有鬼差进殿。

站在一旁当隐形人随时等候调派的判官立刻走过去,两人交头接耳了一番,判官将人挥退,迟疑片刻后期期艾艾地靠过来:“殿下,鬼差回报,有四名枉死之魂误入桃都山,如今被遣送回来。其中有一名枉死之魂被打散了三魂两魄,已无法入枉死城。”

生死簿上记载每个生灵的寿数,未足寿便死者为枉死,入枉死城等时间到了再入轮回。但若是三魂七魄不全,便没了入轮回的资格,自然也没有进入枉死城生活的资格。

像这样的零散魂魄,除非是得秦广王特准送去养魂池滋养重新补全,不然就只能在地府野外成为没有灵智的散魂。这些散魂,偶尔会有在不断地无意识互相吞噬下得以修补魂魄,得以成为鬼修。更多的是在永久的飘零中逐渐消散。

只是,这些枉死之魂怎么会飘到东方桃都山,还被打散了魂魄?

秦广王微微皱眉:“他们可是做了什么?”

桃都山乃是封魔洞所在,由共为东方鬼帝的神荼、郁垒两兄弟镇守,对于地府来说,那里是绝大多数鬼修终其一生都不需要踏足的地方,也是不应踏足的禁地。

“根据查实,是误打误撞。”判官当然也问清楚了,“他们是惊动了大桃树上的金鸡,才在被追逐的过程中受了损。”

桃都山的名字来源于山上那棵巨大的桃树,桃树上住着一只金鸡,名既天鸡,脾气甚是火爆。

“你再亲自去核实一遍。至于二位鬼帝那儿……”到底是鬼帝,秦广王一边说,一边琢磨着自己大约是需要自个儿跑一趟。

判官适时补充:“殿下,神荼帝命鬼差带话,说是这次鬼市他会过来看看,届时再见便是。”

“如此便好。”秦广王的眉心舒展了一些,至少有这句话在,是说明两位鬼帝也没觉得这四个枉死之魂有什么问题,而且桃都山那一片宽广无垠,又无趣地很,他还真不太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