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种太阳特训学校[系统] 》申屠此非

壹个太阳 11

壹个太阳 11

“尹德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体育会场休息区的一个无人的楼道中,高尧岑狠狠推了尹德一把,尹德也就顺着力道往后靠在了墙壁上,用一种极为冷漠的眼神看着她,“你知道。”

“我知道什么知道?”高尧岑掐腰瞪着高尧岑,“你说失踪就失踪,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我们原本做的计划全都废了!”

尹德并不言语,只是依旧用那种冷漠的眼神看着她,过久的沉寂让高尧岑稍微冷静了点,她反应过来现在的自己跟平常所表现的不太一样。心中慌乱了一瞬,低着头的高尧岑说话带上了哭腔,再抬头的时候两只眼睛都已经开始泛红,那张秀气的脸蛋看起来充满委屈。

“你就这样把我丢在这里走掉了……我们不是说好了……说好了要让那些不负责任的可恶的成年人们付出足够让他们悔恨终身的代价吗?!”

尹德:“……”明明一个月前他确实这么想,可现在听到这话怎么觉得这么……让人无法言喻呢?

还记得当初跟废物父亲拿着刀互相对峙的时候,他的心中满是绝望,认为自己已经无路可走,可现在……

尹德抬起一只手盖在胸前,感受到胸腔中热烈跳动的**,他的身体里还残留着在跑道上恣意奔跑的尽兴与快慰。曾经那些让他感到绝望的回忆,似乎都不再那么让他喘不过气来了,还有他妈妈的幻影……他好像也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了。

尹德将手放下,深吸一口气说:“我退出这个计划。”

高尧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尹德将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拿着汗巾,“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吧,不要每天总想着这些事情,只要你自己拥有能力并且把生活过好,那些曾经看不起你的人都会敬畏你。还有……不要再来找我了。”

才准备继续扮柔弱的高尧岑立刻尖叫了起来:“尹德我不允许!”高尧岑的脸变得极为狰狞,“我们已经说好了,我不允许你说退出就退出!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如果你退出,我就到警察那里去揭发你!”

“揭发我什么?”尹德朝着向下的楼梯走了一步,“我还什么都没有做,难道你要把那几张看起来极为可笑的废纸拿给警察看,然后以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来抓捕我?你也高一了,别这么天真。而且你要真去找了警察,跟抓我比起来,你才是更应该被抓进去的人吧?”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尹德的声音都轻了下来,可他这一句话加上那种意有所指的眼神却让高尧岑脸色突然一白,并向后退了一步,“你知道?”

尹德不再搭理高尧岑,径自离开。

在他走到楼梯跟前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高尧岑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由缓而急,直直朝着自己冲了过来,咚咚咚的鞋子踏在瓷砖上的声音极为明显。

一种危险的感觉突然爬上心头,在高尧岑快要碰到自己的那一刻,尹德脚下用力瞬间跳到了一边去。

他的动作极为敏捷,完全是在乔一的“体育课”上锻炼出来的反应力和爆发力。

高尧岑根本没有想到尹德反应会这么快,一个收力不及高尧岑惨叫一声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这里的楼梯非常宽敞,转弯的空间也很大,所以高尧岑只是滚到转弯处就停了下来。她躺在地上抱着头唉唉叫,模样看起来极为凄惨的哭嚎:“尹德你为什么要推我……你为什么要推我!”

站在楼梯上方的尹德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他极为平静的看着哀嚎的高尧岑,在高尧岑发现好像并没有人被自己的声音吸引来,尹德也没有想要帮她一把的样子后缓缓歇了哭嚎,只是依旧抽泣着说:“我好疼……我好疼……”

尹德一步一步来到高尧岑身边,他蹲在距离高尧岑有两步距离的地方,以一种极为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你应该是最清楚我不算是一个好人的人吧?”他的声音不高也不低,只是陈述事实而已,“你也应该明白,虽然说有未成年保护法这种东西,但是未成年**不用偿命的界限是14岁,你今年多大了?还以为跟当年一样杀了人都不用被追究责任吗?你怎么还会做这种事情?你的脑子只是一个摆设吗?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会在冲动之下做出这种不计后果的事情来?”

被摔得浑身疼痛、头也在嗡嗡作响的高尧岑被气得头晕目眩,她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又被尹德身上莫名的气势所压制。总觉得尹德失踪的这一个月改变了很多,以前的尹德可不是这样的,也不会跟她说这些东西。

尹德用一种仿佛重新认识高尧岑的眼神盯着她看了半晌,缓缓起身,“没有跟你扯上更多的关系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丢下这句话,不管躺在地上的高尧岑又哀嚎了什么,尹德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走出休息区之前,尹德还在心里简单估算了一下高尧岑身上的伤势,以及需要多久会被清洁人员发现,如果运气好的话高尧岑也不会躺太久或者身体留下大问题。看她那么精神,身上也没有明显伤痕,想来摔得也不算狠。

不过就算摔狠了、留下什么问题,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就算是**,也是这个社会上少了一个毒瘤而已。

此刻的尹德冷漠的可怕。

他甚至开始思考假如高尧岑毫不知趣再找上门来,他要采用什么样的方法让高尧岑知道适合而止,自己又不会被连累。实在不行,引导高尧岑一点点疯狂崩溃,再把她送进监狱也是可以考虑的。

而在走出了休息区后,尹德抬眼就看见了站在阳光下正在等着他的乔一。脸上所有的漠然与冰冷如同遇见炽日的冰雪般瞬间消融,尹德又变成了那个在乔一面前“拘谨乖巧”、“不敢随便造次”的学生。

“……乔老师……你怎么来了?会场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吧?”

乔一还没有开口,系统团子就已经飞了过来,它开开心心的伸手去捞尹德拿在手里的汗巾想要为今天的表现优异的尹德减轻负担,又被汗巾上过于浓郁的汗味熏得差点“坠机”,还是乔一伸手把它捞了回来。

“看你这么久没有出来就来找你而已。”乔一将不敢直视自己的尹德上下打量一番,“你没有跑到监控看不见的地方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当然没有!”尹德站直了身子一脸认真的说,“没有到监控看不见的地方,也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有一个同学想要把他推下楼却自己滚了下去摔得有些狠而已。

“你今天的表现不错,回去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的比赛,如果有什么想吃的可以告诉我。”

尹德双眼一亮:“乔老师你要亲自做饭吗?”在种太阳特训学校里的一个月,吃食基本都是由系统准备,尹德还没有看过乔一下厨。

乔一略微迟疑了一下,觉得对表现优异的“士兵”可以放宽一些:“……如果你希望的话,也没有关系。只是食物极为珍贵,不可浪费。”

“绝对不会浪费!”尹德像是一个普通少年般开心的扬起笑脸,已经开始期待起晚上的“乔老师の爱心晚餐”。

晃悠悠重新飞起来的系统露出羡慕的眼神:“我也想吃乔一专门为我做的饭。”

乔一用指腹擦过系统的小光头,“也给你做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