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荷尔蒙攻略[娱乐圈] 》仙九呀

12. 拐个男人回家过年2

“怎么办……”沈在皓看了看自己穿着的大裤衩子,又看了看闵允其的睡衣,突然觉得楼道里有点凉飕飕的。

“敲门啊!”闵允其心累,谁能想到沈在皓他家没安门铃呢:)

沈在皓伸手拍门,然而他连节奏都敲出来了,门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沈在皓:???他严重怀疑这是沈父沈母的阴谋。

其实也不怪沈父沈母,他俩一个在厨房剁肉,一个在卫生间洗衣服,周围都挺吵的,听不到很正常。

十分钟后,沈父和沈母突然反应过来屋里太过安静,才意识到沈在皓可能是被他自己锁在门外了。

沈父打开门,就看到自家儿子可怜巴巴地坐在楼梯上,闵允其站在一边,看起来也有点可怜。

“坐地上干嘛啊?多脏啊。”

“我觉得你们俩是故意的……”

沈在皓腿坐麻了,不得不朝闵允其伸手。

闵允其翻了个白眼去拉沈在皓,但其实他也没有多大力气,倒把自己绊倒了。

“……”沈在皓叹了口气,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去扶闵允其了。

“我试了我的生日,你们俩的生日,都不对,你俩把密码改成啥了?”进屋之后,沈在皓又瘫回了沙发里。

“结婚纪念日啊。”沈父回到厨房,一边剁着排骨一边回答,两个人不得不用喊得和对方沟通。

“恶心!”沈在皓更气鼓鼓了,“我就离开家半年!你俩就把我从这个家里给刨出去了?”

沈母正好洗完了衣服出来,“现在就是该尽你作为这个家的一份子的责任的时候了。”

“……什么责任?”沈在皓有了种不详的预感。

“把窗帘拆下来,我要洗。”

闵允其向沈在皓投以同情的目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在皓再次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了。

“你还好吧?”闵允其看他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想笑又不太好意思笑。

沈在皓连话都不想说,摆了摆手。

然而沈在皓手都还没放下呢,沈母又抱着窗帘过来了,“洗完的再挂回去晾着。”

沈在皓:“……”

闵允其看着沉默的沈在皓,他怎么觉得才回家不到半天,沈在皓就变得沧桑了呢?

其实做完这些准备工作,也就没有那么忙碌了。

天一黑,沈父就开始做饭了。

厨房里传来炖肉的香气,闵允其去里面看了一眼,沈父准备的原材料已经摆的操作台上满满当当全都是,“我们就四个人,那么多吃的完吗?”

“你不懂,过年的第一天一定要有很多菜,因为后面几天都是吃剩菜。”沈在皓磕着瓜子回答道。

两个人面前的电视也打开了,切换到全球频道,等着中国时间的八点一到就可以看春晚了。

很快电视上播放着倒计时,直到董卿出现在画面里,2012年的春晚开始了。

“来包饺子了!”

沈母把东西都摆好,开始了今晚的重头戏,毕竟东北人都对饺子有一种莫名的执念。

沈在皓撸起袖子,“看小爷我给你露两手。”

沈在皓实在没想过他能带着一个土生土长的韩国人,在大年三十这天,看春晚、包饺子。

沈母边揉着面边说:“先洗几个硬币,在电视柜的抽屉里了。”

沈在皓洗了一个五角,五个一角,正好凑齐一块钱。

“一会儿你吃的时候慢点儿,别大过年的把牙硌掉了。”沈在皓手里颠着硬币走到餐桌前,把硬币放到小碗里,想了想,又觉得这不太可能,“不过你这个运气吧,应该也吃不到。”

毕竟他俩石头剪刀布闵允其就从来没赢过。

闵允其白了他一眼,倒是对沈母擀出来的饺子皮非常有兴趣,“这个怎么弄啊?”

“哥教你。”

“你谁哥啊你?”

“不会的时候就是弟弟。”

闵允其小声道:“你妈在呢,我给你个面子。”

沈在皓呵呵一笑:“辣鸡。”

闵允其强忍着不炸毛:“赶紧教!”

“那弟弟你看好了。”

沈在皓慢动作还附带解说地给闵允其演示了一遍怎么包饺子,然后低头看着闵允其按照他说的一步步来,偶尔上手指点一下。

然而闵允其包的饺子立不住,一放到菜板上就软趴趴地倒下去了。

闵允其黑着脸,把饺子提溜起来,然而不到一秒钟就又瘫下去了。

又提,又倒。

再提,再倒。

闵允其耐心告罄,准备包第二个。

“这个一会儿我吃。”沈在皓盯着这个小饺子笑够了,把手上的面粉在裤子上蹭了蹭,把手机拿过来,对着闵允其的大作照了张相。

这么搞笑他一定要发到群里让大家一起笑!

【你们快看闵允其包的饺子!和他本人一样懒,立都立不住。】

闵允其不用看都知道沈在皓在干嘛,拿起一块饺子皮放在手里,准备进行第二次尝试,他刚挖了一勺馅,电视机里突然传来一句奇特又诡异的歌声,吓得他手一抖,勺差点没掉地上。

沈在皓看了他一眼,把勺放好,“怎么了?”

闵允其皱眉:“这什么歌啊?”

沈在皓抬头一看,电视里萨顶顶正在沉浸式地演唱《万物生》。

害,这歌别说闵允其了,他也不怎么懂。

闵允其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往旁边挪了挪。

沈在皓看他不喜欢听,虽然他自己也没多喜欢,但并不妨碍他故意凑到闵允其旁边开始哼歌。

闵允其:凝视ing

沈在皓立刻怂了,乖乖夹着尾巴回去了。

论哈士奇在布偶猫之前毫无尊严(不是。

沈母在对面低着头擀饺子皮,有好几次想说话,但看两个人的氛围还是默默闭上了嘴,明明儿子带好朋友回家挺开心的,但她怎么就有种被喂了狗粮的感觉呢?

很快沈父的菜做得差不多了,沈母在旁边的燃气灶上起锅烧水下饺子。

沈在皓拉着闵允其摆碗筷。

闵允其看着沈在皓一口气拿了七个碗,有点懵逼:“我们不是只有四个人吗?”

“啊??”沈在皓愣了,反应过来自己都觉得无语,“我还以为在宿舍呢。”

“智障。”

沈在皓放回去三个碗,“那我拿的时候你干嘛不提醒我?孩子死了你来奶了。”

闵允其:我他妈……忍了,钱还没到手,冷静。

两个人刚把碗摆好,厨房里又喊他们去端菜。

一道一道菜端上桌,闵允其才能体会到金硕轸说的沈父做饭好吃有多好吃了,真的太香了!光是闻味道他就开始自动流口水了!

吃之前,沈在皓拍了张年夜饭的照片,还后期调了滤镜,发到了他们的群里。

刚才闵允其包的饺子大家还能忍住没人敢吐槽,现在轮到这一桌美食他们实在忍不住了。

【田征国:好想吃!!!!!哥你明年能带我回家过年嘛!!!】

【金泰涥:还有我!!我可以洗碗!】

【金硕轸:又开始了,你们俩去私聊自己解决完再出来宣布争宠结果OK?】

【金硕轸:好久没见到沈伯父了,我现在去拜年可以吗?】

【金泰涥:@沈在皓哥??你怎么不回??】

【金硕轸:@闵允其您呢?外星人终于肯来把你带走了吗?】

【田征国:他们俩不会在吃饭吧……】

【金硕轸:靠,发完就跑,太过分了!我饿了!!!】

没错,沈在皓和闵允其正在比赛吃饺子。

总共就发了六枚硬币,沈父沈母已经一人吃到一个了,沈在皓彻底慌了,开始挨个饺子筛选可疑对象,“我必须吃到!我要暴富!”

闵允其表面风轻云淡,其实内心迫切地像热锅上的蚂蚁,环视一周,找到最可疑的那个饺子,一咬——‘嘎嘣’一声,闵允其咬到了唯一一个五角的硬币。

而和硬币一起吐出来的,还有他牙边边上的一点小渣。

“不是吧闵允其???你是骨质疏松了吗?咬一下牙就掉了个渣??”

闵允其用舌头舔了舔牙齿,发现边缘形状真的和刚才不一样了,表情渐渐扭曲。

沈在皓立刻低头默念:“碎碎平安,岁岁平安。”

闵允其:……OK,fine。

沈在皓又吃了好几个饺子都没吃到,最后还是沈父给他指了个让他吃才吃到了。

“儿子,差不多现在也到点儿了,你和允其去楼下把鞭炮放了呗?”沈父看了看电视,李玉刚正在唱《新贵妃醉酒》,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你为啥不去啊?”

“你小伙伴来了嘛,带他感受一下。”

沈在皓看向小伙伴,不断使眼色:“你想放吗?”

闵允其还以为沈在皓是迫不及待地想下楼,点了点头。

于是沈在皓绝望了。

两个人抱着鞭炮下了楼,把打火机往闵允其手里一塞,然后就窜出去老远,抱着电线杆对着闵允其喊:“把那根线点着就跑!”

闵允其看着跟他隔了差不多有四五米的沈在皓,惊呆了,本能就朝他走过去,“你未免离得也太远了吧……”

“你别过来!”沈在皓看着他手里燃着的打火机,默默抱紧了电线杆,整个人都缩到电线杆后面,偶尔探一下头查看局面。

“都多大个人了你还怕火?”

“我就算当爷爷了也不耽误怕!”沈在皓怕的理直气壮,“你赶紧点了!我不想在这儿呆着了!”

闵允其没回他,沈在皓扒着柱子小心翼翼地伸出头,就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闵允其举着那挂鞭炮已经站到他面前来了。

……

沈在皓:渐渐绝望.jpg

“我靠闵允其你这个老王八羔子!”沈在皓情绪一上来就直接飙中文,边跑边骂,“你以为你是除夕夜街头即将放飞理想的有志青年吗?再不离我远点一会儿汉江就涨水把你淹了!”

闵允其虽然听不懂,但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沈在皓是在骂他,“再放屁我真把你也点着了你信不信?”

沈在皓秒怂,可怜巴巴地找了个墙角蹲着。

放完鞭炮回家,沈在皓觉得他半条命也跟着那挂鞭炮一起炸没了。

饭桌已经收拾完了,四个人瘫在沙发上看着春晚守岁,闵允其倒是看不懂,只能玩手机,看着前面的聊天记录,打字回复。

【闵允其:中国菜真的好吃】

【田征国:允其哥都说好吃那是真的好吃,QAQ我好想吃啊】

【金泰涥:还可以看到在皓哥小时候的照片诶QAQ】

又开始了……

【闵允其:小时候照片倒是没有几张,不过他们家里的钢琴还挺好的】

【田征国:在皓哥还会弹钢琴吗?太帅了吧】

【金泰涥:呜呜呜在皓哥太完美了】

要不要这么舔啊???

还有沈在皓怎么一直不回复?这不像他性格啊。

“你快让那俩崽……”闵允其右边肩膀突然一沉,他歪头一看,沈在皓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伯母……”

闵允其看向沈母,伸手指了指沈在皓。

“睡着了?这孩子每年守岁都守不到最后,把他叫起来让他回屋睡吧。”沈母无奈地道,推了推沈在皓的肩膀,“回去躺着睡吧。”

沈在皓醒了,揉揉眼睛,刚走一步就被茶几绊了一脚。

闵允其叹了口气,看他这迷糊样子,抓着他的手腕带他上楼。

沈在皓的床超级大,睡两个人完全绰绰有余,所以就没让闵允其睡客房,因为客房在一楼,有点不方便。

“你不困吗?”沈在皓躺在床上眼睛困得都睁不开了,小声嘟囔着。

闵允其摇了摇头,“还早呢。”

沈在皓翻了个身,蹭了蹭被子,“那我睡觉了,晚安……”

“晚安。”

闵允其看了眼手机,刚才沈母说,守岁守到十二点就行了吧?也不知道他一韩国人替他守管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