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美不过 》雾十

夏季开赛第二十三场:

【顾丛:大半夜,孤男寡男,共处一室,你们当我是死的吗?!】

【《论两个战队住的太近反而是怎样不利于偷情的》】

【激动!打起来!打起来!】

【有生之年,竟可以看到修罗场本场的直播,哀家值了。】

【明明是两个人的电影,为什么小G神总是妄图有姓名?K神粉忍不了,能不能给大龄单身狗一个拥有爱情的机会?】

顾丛会在这个点,这个时间,突然在顾祈年的宿舍门口出现,那必然是接到消息来现场“捉奸”的。消息来源是他在信战上分时,遇到的对手,临死前顽强不屈的留下了临终遗言——你小叔那棵大白菜都要被拱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打比赛???

电竞圈最近就没有不知道发生在顾家叔侄身上的这出家庭狗血大戏的,明明一开始只是猜测,也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默认了顾丛熊孩子西王母的身份。

是个人就笃定可以用顾家小叔和K神的事刺激到顾丛。

你猜怎么着?

真的能。

顺着对方给的直播间链接,顾祈年的脑袋轰的一声就炸了。摔下智脑,夺门而出。不顾队友们的阻拦,横跨高新区大半条街,冲到了HongHuang大楼。当然,就顾丛本人的解读,他这不是来捉奸,而是来救他小叔于水火的!

他队长陈狗是真的野,根本不值得信赖!

结果一打开门,由于顾祈年并没有在全息直播的后台设置屏蔽周边信息,顾丛就跟着一起出现在了越来越多的直播间粉丝眼前。

当顾丛出现的那一刻,整个圈子都沸腾了。

万万没想到,自己只是混个电竞圈,竟有天也能吃到老娘舅似的家庭伦理狗血瓜!

好事八卦,是人类的天性,她们根本按耐不住那颗呼朋引伴来吃瓜的心,这种修罗场名场面,可是不多见。虽然现在已经是深更半夜了,但网瘾少年少女们无所畏惧,这个点,正是她们最精神的时候!

不等当事人说话,直播间同时在线的粉丝人数已经开始了速度八十迈的直线飙升,再没有停下,以一种不可思议到甚至惊动了平台网管半夜来查数据的速度持续攀升。等网管确认无误后,顺手就给了顾祈年直播间一个首页推荐。热度实在是太高,内容又足够劲爆,连网管本人都在操作完之后,直接蹲守在了直播间里。

弹幕里各种买股的,站队的,花样层出不穷,各路人马纷纷激情下场,踊跃参与。甚至还有人火眼金睛找出了其他站队明星选手的小号,包括但不限于Cthulhu的一队队员。

“你、你们在做什么?!”顾丛问出了所有修罗场的开头,这是一个灵魂呐喊。

毕竟从顾丛进门的角度来看,顾祈年和陈野坐在沙发上的角度确实有很大的问题,两人都快半抱着,贴到一起了。这特么难道真的是要给他找个小婶的节奏了吗?但为什么非要是他队长啊,崩溃。

从顾祈年的角度来说,那情况就复杂了……

首先:“你是不是闯红灯了!”

顾丛:“???”

弹幕:“???”

这是个什么展开???

陈野坐在一边已经快要笑疯了。

华夏法律对于不文明不安全的行为颇为严格,其中“闯红灯”就属于既不对自己负责也不对他人安全负责需要强烈谴责的严重行为。悬浮车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和过去的陆地车车祸还可能生还不同,一旦出现悬浮车事故,必死无疑,哪怕有人工智能驾驶,也并不能保证百分百的安全。

闯红灯不仅要罚款,还会被脸识别摄像头捕捉到信息,展现在各个街道口的公示屏上。循环一个月,滚动播出,达到警示效果。

情节严重、屡教不改的,还有可能会涉及到被罚社区劳动。

如果是未成年闯红灯,那么他的监护人则会在第一时间收到信息通知。顾丛更惨一点,他属于在“屡教不改”的边缘疯狂试探,反复横跳的那种,只顾祈年拿到监护权的这短短的时间里,他已经收到三回通知了。

法院的自助系统如今直接就给顾祈年的智脑,发了请于明天早上或者后天早上带着孩子,前往社区法院处理此事的通知。

顾丛:“!!!”他终于想起了,他刚刚来的太着急,看见马路上空没有悬浮车就……

莫名其妙,这个本应该是修罗场的直播,就变成了普法进行时。

可怜小gay,合同法还没背完,又多了交通安全法。明天早上还有可能要面临社区法院的微型迷你庭审。

陈野等顾祈年训够了孩子,才意思意思道;“他已经知道错了,这大半夜的,算了吧,算了吧。”

“对!大半夜!”陈野不提还好,一提这个微妙的时间段,顾祈年就更生气了,质问顾丛,“马上就要过凌晨了,你怎么还没有睡觉?!你队长刚和我夸了你作息规律表现好,你就是这么表现好的?!”

顾丛已经一脸,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懵逼了。

对啊,他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来着?

“别骂丛丛啊,是我的错,身为他的长辈……”

【长辈emmmm司马昭之心啊。】

【啧啧啧,划重点划重点,二十二岁的队长,是十五岁队员的长辈。】

【这特么我妈生气,我爸和稀泥的家庭既视感。】

【摸摸小gay神,瞧把孩子吓的。】

【丛丛委屈,丛丛不懂。】

“我是说,身为顾丛的队长,我没有监督好他。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别生孩子气呀。”陈野这话安慰的就……

有点婊气冲天了。

顾丛终于回想起来了,要不是陈野,他至于大半夜被小叔发现,然后闯红灯被骂吗?顾丛一脸“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队长”的震惊,怒火都快要从眼睛里冲出来了。

顾丛的报复方式也是幼稚的可怕,你陈野不是想占据粉丝榜吗?呵,爸爸有的是钱!

只是一个猫别墅而已,够干什么啊!小气!抠门!鄙视!

转眼,顾祈年就收获了十个猫别墅。

陈野气定神闲,完全没把大侄子的挑衅看在眼里,一副小孩子嘛,总爱搞点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他甚至还可以趁机对顾祈年科普:“如果一千都不足以表达爱,又实在是懒得傻逼一样一个一个送——”

刚刚就是傻逼一样一个一个送的顾丛:“……”你这话很有针对性啊,但我没证据。

“——还有一种打赏是这样的。”说完,陈野就调出自己的浮空面板,与顾祈年分享,直接在【打赏(空格)猫别墅】的选项里,填了个1000。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果断送了出去,不给顾祈年任何阻止的机会,仿佛就是寻常在街边买了个瓜。

时间正好过了零点,猫薄荷主播们的日收益金榜重新排列,每一天第一个过了百万打赏的主播,都会和打赏他的粉丝获得一个全站广播。

顾祈年和陈野的名字再一次并排出现在了最显眼的位置。

你我本无缘,全靠我砸钱。

陈野的位置再无人可以撼动。

理论上很有钱,但实际上每个月只能拿到一部分零花钱的顾丛小朋友,留下了穷逼羡慕的泪水。这个小婶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