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选组]想开后宫岂可修 》木下浅葱

第二十四章

“鬼”并不难找,夜晚的京都到处是魑魅魍魉,月亮被云层遮住正是黑暗滋生的绝佳时刻。

光线完全漏不进来的巷子里,一双血红的眼睛贪婪的盯着打扰自己用餐的人,随手丢开手里的女人,鬼佝偻着背朝未来走去。

在黑暗中站了一会后眼睛已经适应,未来凭借微弱的亮光看清横倒在地上的人,脖子呈现不思议的弯折,显然是没救了。

拇指顶开刀鞘,清脆的金属落地生声在这死寂的空间内荡出一个悠长的回声。

一切很快重归平静。

……

经过几天的日晒,大部分积雪已经融化,只剩下几处照射不到阳光的边边角角。一些树木少了白雪的装扮,露出光秃秃的本来面貌,看起来十分萧条。

“欢迎回来。”

听见开门声的雪村千鹤连忙泡来一杯热茶给她暖身子,“的场君,你这几天总是晚上出去,新选组……”

她忧心忡忡的看着进来的人,虽说自己只是一个寄住的人,不应该过问太多,可是这些天未来的脸色不知道是太过劳累还是怎么的,看起来过分苍白。

“有些事情要处理,不过已经办完了,今天晚饭不要忘记做我的份。”

未来进房换下男装后才捧起茶杯喝了几口,疲惫的坐在躺椅上,想到什么后问,“千鹤,之前让你送的信送去了吗?”

雪村千鹤答应一声,“已经送去了。”

她想不明白未来经常出入新选组明明自己就可以送,为什么偏偏要让她去送信,也没有写什么内容,只是邀请他们去山上玩而已。

……

九州岛山脉纵贯,山峰还有厚厚的积雪,天空如蓝色玻璃样透明。

原田左之助深呼吸一口,空气清冷清新,醒目提神,藤堂平助四下转了一圈,“这个地方真不错啊,未来,谢谢你招待我们来。”

“土方先生没来真是一大损失啊。”冲田总司遗憾的摊摊手。

雪村千鹤顺势问了句,“土方先生很忙吗?”

回答她的是斋藤一,说话时语气没有一点起伏,“土方先生和山南先生去大阪了。”

此时从屋里走出来一个穿着素色和服的女人,态度热情亲切,“的场君,你总算来了,恭候多时了,这几位是的场君的朋友吧?真是年轻啊。”

“桑谷老板娘,好久不见了。”

未来上前几步,为双方做了个简单介绍。

藤堂平助早就喊着“温泉”冲了进去,沿着长廊大约走两分钟会看到一个日式的碎石花园,满地流沙,旁边是随着水流起伏的竹筒,穿过蜿蜒的木桥就是露天温泉,男女分隔。

藤堂平助第一个脱去便服,没等他跳下去就被原田左之助抓住,恰好女侍也端来了放有温泉用品的澡盆。

“不过是洗个澡而已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永仓新八故意裂开嘴笑道,“不要这么说,你好几天没洗澡了,跳下去一定会弄脏温泉水的。”

“什么嘛,新八你都快一个月没换衣服了,才没资格说我吧。”

原田左之助闻言很配合的做出了嫌弃表情,“真的吗新八?”

“才不是!我有认真换衣服的!”

“我看不见得。”

三个人就这么吵吵闹闹的去冲洗身体了。

“那我们也进去吧。”冲田总司抱起一套白色浴衣,才跨出一步就重新退了回来,微俯下身,将脸凑近到未来的面前,压低声音用一种带着磁性的迷离声色说,“呐,未来酱,要不要去那边一起泡?”

未来没好气的一把推开他,拉着雪村千鹤去另一边的更衣室。

脱下和服折叠整理放入柜子中,身上只余下一件单薄的里衣,姣好的身材渐渐暴露在空气中。

穿好浴衣后,未来奇怪的看着呆站在原地的人,“怎么了?快点换衣服啊。”

“是、是!”雪村千鹤回过神后手忙脚乱的去解腰带,越是控制自己不去想,眼前的画面越是清晰,明明平时穿着衣服一点都看不出来,没想到的场君手是穿衣显瘦脱衣……咳,有肉的类型。

突然感到鼻下有两股热流冒出,雪村千鹤直接僵住。

“你……”

未来顺着她的视线落在自己胸前,不知道这种情况应该说什么,只能把人送到房间,“你好好休息吧。”

雪村千鹤紧紧抓着被子一角,试图做最后的挣扎,“的场君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只是最近有些上火,所以,所以才会……”

“嗯,我知道的。”

“那个,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

“真的很对不起……”

本来应该陪着她的,但气氛越说越奇怪,未来就逃走了。

一个人走在路上,未来抓住一边的衣襟,轻轻拉开去看里面的情况,想要研究出雪村千鹤这么大反应的原因,都是女的也没什么好看的吧?

“呦,等你好久了,没想到在这里做坏事呢~”

故意拖长的尾音无限旖旎,未来吓了一跳,猛然回神,慌张的整理好衣服,瞪了来人一眼。

等她拉起领口冲田总司才上手揽住她的肩膀,“突然对自己的身体感兴趣了?难道是想诱惑我吗?没有这个必要哦,未来酱哪怕裹成一个球也是最有魅力的。”

做贼心虚的人难得没有和他吵,管自己闷头跑走了。

看着她狼狈的背影,冲田总司突然笑了下,腼腆的挠了挠脸。

泡完温泉,整个人像是卸下千斤重担似的一身轻松,吃饭也特别有味道,雪村千鹤跟未来却双双正襟危坐,惹来一阵注目。

藤堂平助没心没肺的想要问她们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原田左之助赶紧勾住他的脖子阻止他说些很可能会火上浇油的话,僵硬的转移着话题,“不愧是著名的温泉疗养地,料理真是不错,话说从刚才开始就没有看见其他人,不会被包下来了吧,居然让你这么破费。”

“没什么,是客人掏钱。”

雪村千鹤也想缓解下气氛,为了证明自己和未来之间没有猫腻,听未来这么说便急着接话话,“是之前的那个客人吗?好像叫做东乡平……平七郎?”

斋藤一面无表情的纠正她的错误,“是东乡平八郎,萨摩番的……”

未来截过他的话,“我没有透露你们的事。”

感到气氛更加凝滞,雪村千鹤赶紧道歉,“对不起,难道是我说错了什么?”

“不,没有。”原田左之助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好让她宽心,“千鹤没有说错什么,政治上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未来也不用解释,我们都相信你。”

“什么政治上的事情就是这样的,装得好像将军大名一样。”才说一句藤堂平助又和他吵了起来,没一会永仓新八也加入了他们。

看着他们吵吵闹闹的,不知道为什么,未来嘴角一弯,也跟着笑了起来。

冲田总司却在同一时刻收起了笑容。

“你……你看什么?”

“不,没什么,只是很少见你笑。”

未来被他看的很不自在,下意识反驳他的话,“我哪有很少笑,不是经常笑吗?”

“那不一样。”他用手撑着侧脸,就这样看着她,和平时的笑容全然不同,连眉梢都带上了笑意,那眸子弯成了月牙,像是把无数碎星都装到了里面。

感觉脸上有些微微发烫,未来便抬手捂住半张脸,正欣赏着她手足无措的模样,她却突然站起来,由于站的太猛,碰倒了旁边的酒壶,连个像样的解释都没有,只说自己要回房休息。

“怎么了?是突然不舒服吗?我送你去房间吧?”

冲田总司说着就要起身,未来连忙回绝,“不用,我只是有点头晕而已,马上就回来。”

未来循着妖气找到了名为雪女的妖怪,雪女肌肤雪白,有着美丽的外表。

听了她的一番话,未来已经明白她要自己做什么事了,“也就是说,要我杀了那个正在到处封印妖怪的封印师,是吗?”

雪女娇媚的笑了,“是的。”

按照雪女所指的方向,未来翻过山头来到一片雪松林,林子很大,加上白雪的掩盖装饰,到处都是一模一样的景色,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

找了好久才发现一串新踩的脚印,沿途寻过去,终于在半山腰处找到了目标人物。

男人留着短短的胡茬,面容刚毅,但罕见的眼里一片清明,发现未来的存在,确定在这种荒山野岭出没的不是妖怪而是人类后竟然轻而易举的放下了警惕心,上前询问,“天快黑了,你一个人来这种雪山做什么?”

未来眼波一转,面露焦急之色,“我和几个朋友来山上泡温泉,吃完饭我出来走走,结果迷路了,怎么办?大家一定很担心我。”

“是在桑泉屋吧?那是这一带很有名的温泉别院,我认识路,你往这个方向一直走会有一条小溪流,沿着溪流往上,没多久就可以看到上山的小路了。”

未来很认真的听着,可是等他说完又一头雾水的摇摇头,“对不起……那个……如果不打扰的话,您能带我过去吗?”

的确,放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在这雪山非常危险,而且还听说这座山上经常有妖怪作祟。

心里衡量片刻后,男人决定亲自送她一程。

未来万分感谢的弯了弯腰。

一路上,未来都在观察身边的男人,他身材魁梧,还是个封印师,正面近战的话她绝对不是对手,看来只能采取下下策了,没想到有一天她也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

拿定主意后,她“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将右脚崴了。

听见她呼痛,男人关心的问了句,“怎么了?是不是扭伤了?”

趁他弯下腰要帮她检查脚踝时,未来悄然拿出藏在袖管的小刀,从后背深深刺入他的心脏,鲜红色的血立刻喷涌而出。

“你……妖怪……?”

他的体格强壮,一刀无法立即杀死他,他跌跌撞撞的退后好几步,伸手往怀里准备掏符咒或武器来战斗。

未来没有给他反击的机会,迅速绕到他背后将小刀拔出,毫不留情的又在原处补了一刀。

两次致命伤,再强壮的人也该倒下了。

男人身下的那片雪地被鲜血晕染开来,红色与白色的组合,美丽又危险。

未来就他身边蹲下来,看着男人没有合上的眼皮自嘲一声,黯了眸子。

处理掉自己的痕迹后未来把封印师的死讯报告给雪女,雪女满意的笑了,“真亏你能把那样的角色杀了,不亏是的场一门的除妖人,真是令人大开眼见。”

“你不用讽刺我。”未来没有功夫在这里听她说这些,再不回去,大家该起疑了。

“怎么?这就想走了吗?”雪女勾起她的下巴调侃了几句,“这样的美人,绷着一张脸太可惜了。”

未来拨开她的手,说话态度冷淡,“你还想让我做什么?”

雪女用兰花指拈了拈长发,媚笑两声,“你带了几个年轻男人来这里是吗?杀了他们,给我做宵夜吃。”

听了她的要求,未来当即怔住,心中各种念头徘徊。

看够了她的表情,雪女愉快的笑了,“开玩笑的,别当真。”

解除契约后,雪女拂袖离去,走了几步后停下,用同情的眼神最后望了眼还立在雪地中的单薄身影,“可怜的孩子。”

等未来回到桑泉屋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地面的积雪折射出幽幽的浅银色光芒。

她没有去见任何人,只是回到自己的房间闷头栽在床上。

像是计算好时间一样,还没等她理清纷乱的情绪,开门声响起。

连是谁的问答都省去了,房间的蜡烛直接被点燃,斋藤一吹灭手中的火折子。

“身体好些了吗?”

听到冲田总司这么问未来才想到刚才是以身体不舒服的理由匆匆离开,“我没事了。”

冲田总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突然俯下身,在她身上嗅了嗅,最后将脸凑到她的耳边,“你的身上有血的味道。”

未来的瞳孔骤然一缩,心跳也猛地滞住半拍。

直起身子,冲田总司伸手把她右脸上一滴干涸的血迹拭去,“下次要小心哦,记得要先洗脸换衣服。”

未来用力的擦着自己的脸,心跳总也慢不下来。

他随便找了个姿势,身体后仰,两手往后撑在榻榻米上,本就宽松的浴衣如今衣襟大敞,半露胸膛,“我听阿一说了,那个男人是妖怪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把话说破了,未来奇迹般的平静下来,望向旁边的斋藤一,“你都看到了?”

斋藤一微微颔首,有些不熟练的解释说,“不是故意告诉总司的,你也知道,他一直追问。”

未来无声笑了,“没关系,不用道歉。”

“那是什么妖怪?一定很强吧,不过还是未来酱厉害。”

未来没有答话,沉默几秒钟后站起身,走到窗边看外面的雪景夜色。

好一会喉咙才滚动一下,声音咕哝,像是梦呓般朦胧,“那不是妖怪,是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