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有一棵神话树 》南瞻台

第六十二章 收获

“龙须剪?”

纪夏自语道:“这把剪刀倒是非常奇怪,缺了一个剪柄,用大日灵眸看,剪刀散发磅礴灵元,其上灵元就如同海洋一样深不可测。”

“但用肉眼观察,用自身灵元感知,这把剪刀却像是一把废铁,没有任何奇异之处。”

姬浅晴和珀弦看到纪夏看着一把平凡的剪刀出神,不由觉得几分疑惑。

“应该是一件宝物,带回去慢慢研究吧。”纪夏心中自语,将剪刀收入怀中。

这才来得及观察鸠犬这座十分隐蔽的府库,他看到一盒盒灵晶被整齐摆放在陈列柜上,一块块各色灵金在被堆积在最下层,它们散发出微弱的光芒,照亮有限的地域。

五颜六色,绚丽多彩,煞是好看。

“这些灵金应该都是十分珍贵的灵矿出产,但是鸠犬就和太苍一样,国中只有铁匠,并没有铸器灵师,倒是平白浪费了这些灵金。“

铸器灵师的稀有程度,比起灵符师还要夸张,纪夏也是在许多典籍中了解到这个非常强大的群体。

他们能够锻造出极为强大的宝物、兵器,于此同时,他们还是拥有恐怖实力的修行者。

太苍所有兵器都是凡兵,哪怕是姬浅晴手中那一柄青君剑,威能不俗,可是仍旧未能超脱凡俗。

只能算一把半神通器。

铸器灵师则能锻造出神通器来,神通器有多贵重?如果太苍拥有一把神通器,献给大符,大符一定愿意以将太苍周边包括鸠犬、周青、鳄角全部灭掉作为条件,交换这柄神通器。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便是大符无耻一些,灭掉太苍,太苍根本毫无反抗能力。

对于上位国度而言,弱小种族的人命和一柄神通器,根本没有可比性,唯一能让上位国度考虑一二的,可能还是自身的信用和名誉。

可惜无垠蛮荒中,不同层次的种族,国度之间,似乎根本不需要考虑信用和名誉。

由此可见,铸器灵师地位之高,之尊崇。

但铸器灵师的门槛也极高,普通小国倾尽全国之力,也难以培养出一尊,就连威名赫赫,镇压方圆万里地域的大符国中,铸器灵师的数量都寥寥无几。

“倒也无碍,且先带回去,等到我前往大符,就将这些灵金都带过去,换成灵晶便是。”

纪夏打定主意,一旁清点灵石数量的珀弦语气中带着兴奋开口:“国主,鸠犬府库中,足有两千五百余枚灵晶。”

纪夏一愣,道:“竟然有这么多?”

珀弦重重点头,一向稳重的脸上都按捺不住喜色:“这还不是上限,府库中有两千五百五十二枚灵晶,之前银卫又从王宫各大殿落、行帐中搜刮出三百二十枚灵晶,加起来距离三千枚已然不远了!”

纪夏抚掌笑道:“银卫还有许多隐秘的地方没有搜查到,那些地方还藏着起码不下两百枚灵晶!我的寝宫中还有一百三十七枚……”

他容颜大悦,放声笑道:“这代表着太苍子民终于能吃上饱饭了!”

珀弦也跟着大笑,笑声显得分外快意,太、苍而城建成两百余年,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段中,能够顿顿饱餐。

而此刻,这个困扰太苍历任国主,让他们束手无策的难题,竟然如此顺利,如此简单便得到解决。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眼前这位马上要迈入二十一岁之龄的少年国主。

“国主不愧是大风的宠儿,手段层出不穷,一身修为连我这个浸淫武道几十年的人都望尘莫及,太苍能有这样一位国主,真是幸运!”

珀弦看着脸上笑意灿烂的纪夏,心中不由自语。

最开始他接到太城令信,说是太子纪夏继任国主之位时,心中还有几分担忧,他怕一个纨绔太子登上国主之位,不懂得治国之道,会将太苍推入亡国的处境。

事实却正好与他担忧的相反,纪夏担任国主之位之后,杀周青国师以定民心;开泰来灵水以酬苍守;献万粮宝瓶解百姓饥饿之苦;现在又兵发鸠犬,一举击杀鸠犬国主与八位鸠犬部族首领,硬生生将整座鸠犬打残!

这种丰功伟绩,几乎可以比肩太苍开国之主纪屹!

更重要的是,时至今日,纪夏的年岁不过二十,以后还有许许多多的可能!

“也许太苍真的会在国主手中兴起,最不济百姓民生也会好上许多!”珀弦暗暗自语。

姬浅晴的想法与珀弦不同,她最开始对于纪夏没有任何信任感,因为她知晓纪夏太多的恶行,始终不认为那样一个不堪大任的太子,能够胜任国主之位。

后来纪夏一次又一次证明自己,一次又一次给予太苍他的恩惠,连她这个太苍国第一强者,都被他施以救命之恩。

现在在姬浅晴的心中,对于纪夏,就只有拥戴和感激。

对太苍有所裨益的人,都值得她的感激,而让太苍兴盛的人,值得她发自内心的信任。

纪夏左右看了许久,确认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宝物,这才与姬浅晴、珀弦二人跃出府库,知会融鹿带领十余位银卫去到府库,将所有东西全部带走。

其后又连连说出十余个细致的位置,命令蒙言带人前去搜寻。

不多时,融鹿便将府库中的所有宝物都放到五个包袱之中,由五位命卿亲自背负。

这些命卿的修为都已经突破到七重天,灵元运转,力量惊人。

每一个包袱都比他们的躯体大上数倍,可对于他们而言,也不算什么难以承受的负担。

“这个世界难道没有马?”纪夏不禁好奇:“哪怕这里的军士跑起来比马还要快,精力、力量都要比马匹更加充足,可偶尔用于拖运东西的话,马匹还是有用的。”

他想了想,心道:“也许以前是有马匹的,可能在长久的日寂中,灭绝了吧。”

无垠蛮荒野生的兽类,只要不能适应日寂,最终都将会灭绝。

又过了盏茶时间,蒙言也回来了,手中拿着一个箱子,脸上仍然是那般严肃,那般正派。

“国主简直神乎其神,臣循着国主说出的位置去找,果然找出许多宝贵的东西,便连灵晶都有两百余。”

纪夏笑道:“蒙将军连拍马屁的时候都这般正气凛然吗?”

蒙言躬身行礼,退到一旁。

纪夏正了正神色,下令道:“带上这些宝物,带上鸠犬国主的尸身,再砍下鸠犬部族首领、鸠犬王室血脉的头颅装好,我们回太苍。”

众人立刻行礼,高呼:“是,国主。”

纪夏走到殿外,突然又想起什么,转身对蒙言道:“既然鸠犬王族全部都死了,那我看这王宫也没有什么必要存在了,烧了吧。”

蒙言一脸严肃的领命,转身调动十余银卫,从宫中灯盏中点了一些火把,火速前往宫中各处。

脸上狰狞的笑意证明,他十分喜欢这个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