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眉煮酒 》阿风八千

第55章 你是老胡的人

玥儿没想到这女人如此恶毒,她还以为祝婆婆会忏悔,毕竟是她让梁一郎来害自己,谁知这妖婆到死都怨恨,她一下站起身,退了两步。

祝婆婆眼中满是怨毒。

“好,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你,你谁都不要说!”

这话说完,祝婆婆身子一颤、双腿一蹬,就此一命呜呼。

慕容七儿欲哭已是无泪。

王娘厌恶地瞪了祝婆婆最后一眼,转头对玥儿问道:“祝妈妈最后要告诉你什么秘密?”

玥儿愤恨地道:“她就是恶毒地诅咒我!”

“不,祝妈妈说了,我听到她说话了,大家也都看到了!”

慕容七儿恨恨地道。

玥儿大怒。

“我跟她非亲非故,她干吗不告诉你,要告诉我?”

“因为她恨你呢?”

“不可能,没有这样的道理!”

野乐嘢终于忍不住开口。

“怎么回事,这是畏罪自杀吗,难道这场比试,有见不得人的地方?”

李大昊哼了一声,祝婆婆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什么罪名都一个人带走。

“二王子,凡事必有起因,你怎么知道她是畏罪自杀,畏的什么罪?”

辛将军点点头。

“慕容姑娘,你知道原因吗?”

“我,我不知道。”

慕容七儿留下泪来。

人丛中走出一个干瘦老者,他朝辛将军等人跪倒,开口道:“老奴忝为三生阁管家,略知一二。”

“哦,什么原因!”

钟管家脸色灰白,咳嗽一声道:“祝妈妈她,她是输了赌约。”

慕容七儿一下想起,十天前那个晚上,她在花园看到祝婆婆的金丝猫进了一栋小楼,那栋小楼平时不许人靠近,她好奇地跟过去,一直跟进地下室,没想到一进去,身后传来脚步声,她情急中钻到一张桌下,恰巧看到祝婆婆带着杞花宫特使进来。

王娘却是在暗忖:“老妖婆输了三生阁,又不能在留在大风城,所以自杀身亡,但她就算没了三生阁,还有聆音楼等好几家产业,全卖掉的话还是很有家底,何必自寻短见?

“什么赌约?”

辛将军问。

“除了三生阁,祝妈妈把聆音楼等也全部压上,这一次她输得一无所有。”

辛将军有些奇怪,道:“她干吗全部压上?”

钟管家摇摇头,道:“这个老奴并不知,只是隐约觉得,最近祝妈妈好像在筹一大笔钱。”

王娘和莹莹姐对望一眼,心中各自生出疑云,祝婆婆身家不菲,这突然之间需要一大笔钱干吗?

慕容七儿心里雪亮,真正害死祝婆婆的应是那个神秘的杞花宫,祝婆婆之所以要去赌,就是要完成杞花宫那笔献金,但她不敢说出来。

辛将军哦了一声,叹息道:“原来祝妈妈压上身家去豪赌,以至于一无所有,这就怪不得别人,只怕马上就有债主上门来收债了!

慕容七儿哭道:“不,不,祝妈妈死是有原因的,不是这么简单!”

“哦,慕容姑娘,你说不是这么简单,那是什么原因?”

“我,我——”

慕容七儿迟疑了半天,还是不敢说出杞花宫三个字。

钟管家无奈地道:“姑娘,祝妈妈已死,以后,我们都好自为之吧。”

“什,什么意思?”

慕容七儿狐疑地望着钟管家,她听出他的话中有话。

人丛中站起一个肥胖的锦袍老者,这老者五十开外,光头,一脸横肉,脖子上长了两个肉瘤,最让人恶心的是,肉瘤上还长着黑毛,他手里转着两个铁核桃,嘿嘿笑着。

“慕容姑娘,祝婆婆把你的卖身契押了一个天价,这一场你输了,就是我老胡的人!”

慕容七儿犹如被雷劈中,顿时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有人认出这锦袍老者,乃是北门做绸缎生意的胡冬胡老爷子,这胡老爷子人称胡老怪,是个极有怪癖的家伙。

“老胡,你的天价是多少?”

有人问道。

“保密,这个保密!”

胡老怪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野乐嘢此时已没兴趣深究,今天的比武实在扫兴,完全没有达成他的计划。

“辛将军,既然出了这样的乱子,那就辛苦您扫尾吧,我等先告辞了!”

辛将军点头道:“好。”其实祝婆婆的死活他没放在心上,今天这场比试小花魁获胜才是关键。

“等等——”

慕容七儿忽然清醒过来,她大叫一声,走到十三公主面前,扑通一下跪下,磕头道:“公主殿下,慕容七儿愿意成为您的牵马人,永远服侍在公主左右!”

这话一出,胡老怪一张肥脸立刻变成猪肝色,叫道:“我不同意!”

十三公主摇头,轻蔑地道:“我要你干吗,你有什么用?”

“因为,因为我知道一些您想知道的事——”

慕容七儿咬咬牙,如果十三公主肯收下她,她不惜把杞花宫的秘密告诉她,反正杞花宫的势力是在大崋,而不是大鸟。

“哦,本公主想知道什么?”

慕容七儿张口结舌不敢说出原因,她觉得人丛中已经有人在盯着自己。

这时野乐嘢已经带着众侍卫向门口去牵马,十三公主皱眉道:“你想好编什么谎话再来吧!”说完,也不理慕容七儿,朝长廊走去。

慕容七儿转身扑通一下跪在曹公子面前,伸手抓住他的衣摆,磕头道:“殿下,殿下,求求您救救七儿!”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十三公主也蓦地停下脚步。

曹公子的真正身份乃是九皇子肇驹,现在慕容七儿突然开口叫破,他以后再也不能用这个身份出来行走。

“你,你胡说什么!”

一直假冒曹公子身份的肇驹一张俊脸涨得通红。

“殿下,您要是不肯出手,七儿就只有死在您面前!”

“你松手,你快松手,我,我是曹公子,不是什么殿下!”

肇驹有些手足无措,他不明白自己这个身份,慕容七儿怎么知道,如果慕容七儿知道,还有多少人知道?

“殿下,不管您是不是殿下,都请救我,现在只有您能救我了!”

胡老怪神情紧张地看着肇驹,这个玉面小生如果真是一位皇子,那自己不可能跟他争。

肇驹摇摇头,道:“在下有心无力,恐怕要有负姑娘了!”

慕容七儿眼中露出绝望之色,猛地一头朝那块三生石碑撞去。

玥儿就在边上,她眼疾手快,伸手去拉,慕容七儿身子被拉得一顿,但还重重撞在石碑上,嘭地一声,她撞破额头,鲜血直流。

“不用你假心假意,让我死,让我死!”

玥儿心中一酸,倘若换了自己,她也会一头撞死。

“等等,你不要死!”

十三公主转回身来,她眼中有奇异的光芒。

“本公主改变主意了,慕容姑娘,你跟我走!”

胡老怪忙叫道:“不行,不行,我是慕容七儿的新主人,我不同意!”

十三公主大怒,刷地一下抽出腰刀,一下架在胡老怪脖子上,道:“你再说一遍!”

胡老怪身子发抖,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十三公主哈哈一笑,呼哨一声,一匹白马穿过长廊跑进来,她收刀翻身上马,慕容七儿抹了一把额头的鲜血,跑过去牵起缰绳,十三公主回头看了一眼肇驹,娇嗔地道:“殿下,我们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