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眉煮酒 》阿风八千

第233章 司空家的狗

庆寿殿。

肇真到达庆寿殿并没遇到阻碍,各宫殿都大门紧闭,一路上连个小太监也没碰到。

殿门口有两个禁军侍卫,他们都认识肇真,看到他大摇大摆走来,都露出惊疑之色。

“信王殿下,您,您怎么一个人来了?”

那两个侍卫认得肇真。

肇真大大咧咧地道:“传皇后懿旨,来见皇上!”他看到这里有侍卫,更加肯定玄灵就在这里,他拿出那块相国寺的祈福牌晃了一晃。

一个侍卫摇头道:“我们奉命守卫,不放任何人进入,也不知道皇上是否在这里!”

肇真想起刚才玥儿对付守卫的样子,双手叉腰,装出一副蛮狠的样子。

“你们奉谁的命令?”

“禁军总管邢江。”

肇真哼了一声。

“邢总管要听谁的?”

“司空大人。”

肇真把眼一瞪,喝道:“司空大人听谁的,听皇后的,你们脑子被门夹了吗,皇后命我来见皇上,有重要的话说!”

两个侍卫被骂得一头雾水。

肇真走到殿门口,一推大门走进去,他冷着脸回头道:“你们两个,跟本王来!”

那两个侍卫惊疑不定,他们还在犹豫要不要阻止肇真,这一下居然变成信王的跟班。

三人来到楼下。

庆寿楼上忽然传来一声厉喝。

“什么人,站住!”

肇真抬头一看,楼上窗口站着一个中年女子,这女子双颊微肿,正是他最讨厌的余尚宫。

“皇后要本王来见皇上!”

“你怎么来了,皇后要你来,懿旨呢?”

肇真看到这里没有守卫,想来宫里的侍卫都已抽走,当下冷笑一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没资格盘问本王!”他一挥手,带着两个侍卫朝地窖入口走去。

余尚宫气得癫,身子一转蹬蹬朝楼下跑。

肇真已经来到地窖门口,但地窖的大门上着一把大锁。

“给我砸!”

“这,这——”

两个侍卫露出为难之色。

“皇上就在里面,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竟敢私自囚禁皇上,还不快给本王砸开!”

“这,这里面真有皇上?”

这时余尚宫气喘吁吁地跑下来,挡在三人面前。

“你,你们不能进去!”

余尚宫有些气急败坏,她不明白肇真怎么到了这里,他不是应该去仁明殿,难道仁明殿里有变故?

肇真走过去,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余尚宫被打得倒退两步,倒在门上,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肇真,惊道:“你,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

“哼,你不过是司空家养的一条狗!”

“殿下要*屏蔽的关键字*吗,好,来啊、来啊!”

余尚宫耍泼起来,扑在门上不肯离开。

肇真皱皱眉。

“余尚宫,你还不知道外面的局势吧,皇后马上就要完了!”

“不,不可能,谁,谁能阻挡皇后?”

“元妃!”

“你胡说!”

“告诉你,赵华文将军是碁王的人,现在他带着禁军进城,在大风城里大开杀戒,他要杀我被我逃了,你不放皇上出来,谁来主持大局!”

这话一出,余尚宫顿时愣住,赵华文她知道,这人是皇后的倚仗,皇后封他为镇国大将军,今天会来收拾局面,怎么可能叛变?

那两个侍卫听到这话,也是一脸震惊,今天宫里出事他们都知道,但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你,你说的是真的?”

余尚宫十分震惊。

“当然是真的!”

“好,你要是骗我,皇后娘娘绝不会轻饶你!”

余尚宫从身上取出一片钥匙抛过来,身子让在一边。

肇真伸手接住,上前打开地窖大门,他正在奇怪余尚宫怎么轻易改变态度,忽然背后一道大力推来,他啊呀一声,一头栽进地窖。

余尚宫的冷笑声从背后传来。

“无知小儿,跟本宫作对,哼!”

地窖的大门里是一道台阶,肇真骨碌骨碌滚下去,摔得七荤八素,等他爬起来去拉门,现地窖的门已被余尚宫锁上,不由气极。

“余尚宫,你开门,你会害死所有人的!”

只听余尚宫对那两个侍卫吩咐道:“很好,你们做得很对,回头我会向皇后禀报,对你们进行嘉奖,你们出去吧,好好守门,没有皇后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那两个侍卫应了一声,转身走了,肇真大喊几声,郁闷难当。

门外传来余尚宫得意的声音。

“信王殿下,看来您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让义王殿下来替代您了?”

肇真两次栽在余尚宫手里,气愤难消,怒道:“好,你等着,你会后悔的!”他说着走下楼梯。

“喂——!”

楼梯边有人轻轻叫了一声,原来这人就站在这里,只是他在暗处,肇真没有看见。

肇真吓了一跳,一转身又差点撞在那人身上。

“你,你是谁?”

那人哼了一声,低声骂道:“笨蛋,这么容易又被人骗了!”

肇真听清那人声音,顿时涕泪交加。

“父皇,父皇,果然是您,您又被关在这里了!”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玄灵,他今天穿了一件大棉袍,裹得像个粽子。

肇真正要说话,玄灵嘘了一声。

“小心,上面还隐藏了几个人!”

“谁,在哪里,我刚才进来的时候怎么没看见?”

“庆寿殿的花园里至少还藏了四个侍卫,还有暗弩,刚才余尚宫若是要你的命,你可能已经*屏蔽的关键字*!”

肇真闻言,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父皇,我真是个大笨蛋,原来余尚宫就是想将我诳进来,我、我还以为刚才镇住了那两个侍卫!”

肇真此时眼睛适应了黑暗,这才看清父皇的模样。

只见玄灵头蓬乱,一脸胡子拉碴,若不仔细分辨,根本认不出是昔日的皇上,但他现在两眼有神,显然十分清醒。

“嗯,对了,你今天怎么来了,皇后没有看着你吗,外面是不是出了大事?”

“是,皇后一直派人监视我,今天要不是端妃娘娘,儿臣说不定已经被人杀了。”

说到这里肇真打了个顿,如果他把小花魁假冒端妃之事说出来,父皇不知会不会生气。

“端妃救你,她不是关在坤西殿饿着吗?”

“父皇,儿臣想问问您,如果端妃做了什么欺瞒您的事,您会不会原谅她?”

“哦,她欺瞒朕什么?”

玄灵很是奇怪。

“是,儿臣只是问问如果。”

玄灵叹了一声。

“父皇现在这般模样,还能宽恕谁,如果朕能重新上位,只要她没有做出有悖人伦、犯上作乱之事,朕不但不会怪罪,还要重重嘉奖!”

肇真这才宽心下来,当下他把外面生的事简约说了一遍。

玄灵听完大惊,这时已顾不得询问玥儿是什么身份。

“什么,你说赵华文不是皇后的人,他带着大军进了京城,在城里大开杀戒,是为碁王夺位?”

“不错,他还派人到儿臣府上,儿臣若是不跑,恐怕凶多吉少!”

玄灵在地窖中来回走了几趟,忽然双眉一挑。

“好,很好,朕果然没有看错元妃,司空文岚那个恶毒的女人,也有疏漏之处,她们斗起来,我们才有机会!”

“父皇,我们有什么机会?”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可是并州大军落在赵华文手上,我们现在又出不去,这可如何是好?”

  http://../book/46010/276511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