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破产霸总送崽 》壹小糖

星际通道

秦椒相信人多力量大,哪怕人多指的是一人一妖一光脑。

大家共同讨论,困难瞬间不再困难,而贺世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别担心,没什么大不了。”

最近,在小区附近出没的陌生人明显增多,秦家再次将注意力放到秦椒身上。

秦家上回找上门,是谢云裳过世那会儿。秦家故作好心的提醒秦椒,他们给谢云裳的承诺,如今转给了秦椒,秦椒可以向秦家提一个合理的要求。

合理的要求?

究竟怎样的要求才合理,秦椒始终想不明白。后来,秦椒总算意识到,在秦家人心中,永远没有“合理”两个字。他们怀疑秦椒提的任何要求都不会合理,全是阴谋。

甚至于,他们认定秦椒暗中觊觎秦家的家业。

秦椒对此只觉得可笑。

秦家凡事不忘猜忌,他们却忘了,窥视别人宝物的是秦家自己。秦家永远不知道,他们渴求的宝物正在他们眼皮底下,他们睁眼瞎,看不见。

秦椒不清楚红玉空间的极限,不过他相信,面积绝对不止五平米那么少。

一旦找到正确的扩展方法,他就将获得更大的空间。任由活人进出的空间并不寻常,它十分罕见珍贵。

外公留下的宝物或许是红玉,或许不是,秦椒没有别的选择,他握在手心的只剩这块玉石了。红玉在梦境救了那名少年,单凭这一点,红玉对于秦椒的意义,它就是无比重要、无可替代的宝物。

不在他手里的不强求,在他手里的他会好好珍惜。秦椒不贪多,他平静的接受谢云裳被骗的事实,接受他和母亲没有财物傍身的事实。

同时,他也欣喜,辣椒红玉依旧属于他。

清晨的天空,绚烂的朝霞分外醒目,秦椒懒洋洋地趴在窗边:“朝霞不出门,这天气难道又要下雨?”

朝霞染红的天空很美,秦椒喜欢灿烂的色彩,可惜,有人破坏了美好画面。大清早,就有人在楼下鬼鬼祟祟的打探秦椒家。

秦椒住在这儿多年,他熟悉小区的邻居们。就算之前的他看似年幼,可作为生命长久的小妖怪,外貌的变化根本不影响秦椒的记忆和判断。

秦椒打了个哈欠,他转身进厨房,粥熬好了没有,是今早的重要事。

秦家知道多少,又根据哪种标准进行判断,秦椒懒得理会。复杂的事,他不愿多想,他牢记小心防备秦家就好。总归,秦家此次绝对不怀好意。

不一会儿,秦椒听到卧室有动静,是霸总起床了。他说道:“小区周围,莫名其妙的人越来越多了。”

“不用理,他们进不来。”贺世应了声,换好衣服开始洗漱。

根据光脑的数据分析,秦家近期对秦椒的关注度大幅提升,有贺世来历成谜的原因,也有秦椒自身出现变化的原因,秦椒的气息在一天天的增强。

有秦家一天到晚的盯着,他们要继续过清静日子,就没那么称心如意了。

贺世看了一眼窗外,并不在意朝霞的征兆:“今天出去走走。”

在家不安宁,不如外出透透气。对方按捺着不动手,贺世也不好贸然行动,文明社会不提倡打架斗殴。

“好啊,”秦椒连连点头,赞成霸总的建议,“我们去哪儿?”

室内不用愁,室外的话,要记得带伞。

秦椒不怕出门,他就怕贺世认为出门很麻烦。秦椒紧巴巴的存款,不够再分出一笔给贺世买车,秦椒对车价无比纠结。

便宜的车,配不上霸总的气质。太贵的车,秦椒真心负担不起。这会儿别说秦椒,在霸总资金不到位的情况下,霸总要买一辆贵车,照样感到钱不从心。

暂时没有车,秦椒的思考转向另一个方向。

贺世要不要伪装,比如,戴上墨镜和口罩之类的,会不会显得有点夸张?那些大明星出行,也不是时刻遮遮掩掩。

霸总太受欢迎,吸引力强大,怎么看怎么完美。取得近距离围观资格的秦椒,每天超级幸福。既能凑近瞧霸总,又不被精神力压制的,除了光脑就是秦椒。

秦椒问贺世想去哪儿,他其实已经做好准备,投奔人少的场所,减少腥风血雨。

谁知道,贺世挑选的地点一点不人少。

贺世不但选了一家超级大商场,他还选了大商场内的电影院:“去看电影。你不是说有一部很期待的新片吗?”

秦椒眨眨眼,他就随口提了句,最近有科幻大片即将上映,预告片的画面特效非常棒。

当然,秦椒只是顺口一提。霸总从星际时代而来,高级电影效果见多了,秦椒怕IMAX不符合霸总的需求。当前的先进技术,拼不过霸总生活的那个时期。

正因如此,秦椒所说的特效很棒,仅针对现有基础,并不认为效果足以达到贺世期待的水准。

他怕贺世的错误判断,导致观影失望。

贺世不经常主动提要求,因此他的意见,秦椒往往都同意。

商场有商场的好处。秦椒给贺世买衣服,网上估摸的尺码颜色难免不够准确,现场试穿的衣服鞋子必定更合身。

贺世每天发给秦椒的买菜大红包,买菜根本用不完。秦椒正好攒着钱准备给贺世买东西,就先从商场男装开始买买买。

贺世提议看电影,订票选位置却不是秦椒。

自从有了敬业的光脑,秦椒逐渐习惯了偷懒,光脑懂得挑选最贴合需求的时间场次和座位。

吃早饭时,贺世问秦椒:“种植园的名字,选好了吗?”

贺世给过秦椒建议,但秦椒没点头。

起初,小木系要取名“永世”,从霸总的姓名取出一个字。贺世的意见则是以秦椒和秦椒母亲为主,采用“秦椒”或者“云裳”。

秦椒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他不是不怀念母亲,而是他要种植园的根本目的是送给贺世,种植园的名字随他或是母亲,不太恰当。

附近的山名,秦椒也曾考虑,只是远近的大棚全能取名“云瑞”,这个名字顿时失去特色。

此外,秦椒悄悄的想过“思蓝”,霸总生活在思蓝星,霸总的种植园叫思蓝种植园。

种植园取名只是他们讨论的一部分,光脑收罗数据完成统计后,它给了秦椒几大页的植物名。如果种水果,哪些水果容易卖,如果种蔬菜,哪些蔬菜买的人相对多。

最终,光脑得出结论,它算来算去,水果蔬菜始终卖不出理想的高价,达不到霸总提出的最大利益。

光脑由衷建议,出售蔬菜水果的最佳目标思蓝星,包括以思蓝星为中心星球的全部星系。销往思蓝星是真赚钱,能赚好多好多的钱。

星际币虽在地球无法使用,可星际时代的产物,不单单是星际币。

那边的新兴科技、新型能源、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处于先进水平。不少物品达到星际贸易需求,大家各取所取,才是实实在在的利益最大化。

遗憾的是,他们缺少一条稳定的星际通道。

与思蓝星断开联系,好处在于霸总很安全。不好的是,蔬菜水果卖得便宜不说,它们很有可能都烂在地里了还卖不完,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星际时代匮乏的珍稀物资竟然成堆烂掉,光脑没心都感到深深的心痛,浪费得令人发指。

光脑在贺世跌下观景餐厅后就罢工了,等它恢复部分能力时,它已经来到陌生的星球。

它和贺世一样,不了解星际通道开启的具体条件。通道是偶然触发,还是有特定要求?通道是安全稳定,还是进出是死是活全凭运气?

且不说光脑的维修尚未结束,它的功能没能全部开启。就算它完成维修,它缺少精准有效的定位坐标和充沛的能源补给,开通星际贸易通讯,纯属痴心妄想。

听得一脑门冷汗的秦椒:“……”

他偷瞄了一眼诈尸的旧手机,他顽强的保持沉默。这里没有星际通道,只有一个网络词叫做穿书。假如条件允许,不排除霸总再穿回去的可能。

然而,满屏乱码的手机,这种险他不敢冒。随意穿到无限星空任何一个未知的危险角落,天知道他们会不会秒秒钟死透。

旧手机不靠谱,珍爱生命,远离乱码。

贺世之前问过秦椒,需不需要帮忙检查,替秦椒修好手机,他发现秦椒有点舍不得旧手机。

秦椒谢绝了对方的好意。

他心虚,他看到的更新是乱码,谁敢保证贺世看到是不是正常文字。光脑在网络世界畅游,它都没发现有这篇小说,小说貌似只存在于秦椒的手机中。

贺世对秦椒好,从来不逼问秦椒。秦椒看到乱码的时候,他其实忍不住松了口气。

说真相不好,不说真相也不好。秦椒苦恼,要不等解决了秦家的麻烦,他探一探贺世的口风,确定贺世的承受极限,他再决定自己怎么做。

秦椒和贺世逛街期间,秦家保镖的尾随是标配。故意在同一时间逛商场的秦苏,他瞧见贺世替秦椒选衣服的场景,他表情黑得要掐死秦椒。

对此,秦椒心里美滋滋。霸总很善良,原本是他为霸总买买买,结果霸总逛街居然先给他刷卡。

秦椒平时不太在意穿着,基本符合简单、便宜、舒适就行。

但他很享受贺世为他选衣服的感觉,对方看款式挑颜色,无比认真。当其他人的视线聚集在贺世身上,惊叹贺世的出众外貌时,贺世的视线属于秦椒,贺世只看着秦椒。

秦椒的衣服以鲜艳居多,贺世果断放弃红加绿,这种搭配几乎挤满秦椒的衣柜。

贺世看其他款式时,他也没彻底抛弃小木系的个人喜好,他稍微压低颜色的亮度和饱和度,翠绿变墨绿,大红橘红直接跳转灰粉。

秦椒年轻,灰粉颜色略微偏暗,但同样年轻干净。

平日里,秦椒总爱把自己穿成一只红通通的辣椒。他只要老实那么一点点,用最常规的白T恤,保管都百试百灵。秦椒天生优势显著,他有一张漂亮的脸,他身材均匀,他对衣服的颜色款式并不怎么挑剔。

秦椒开心地瞅瞅新衣服,他忍不住又偷瞄了贺世两眼。

礼尚往来,他决定给霸总买粉衬衣,霸总长期穿黑白灰也不是办法。

贺世发觉小木系盯着各类粉色衬衣一个劲的瞧,他顿感压力大。于是,霸总自我拯救的选了一件淡粉色的衬衣,免得小木系再紧盯五颜六色的衣服。

之后,他对小木系说:“走吧,电影快开场了。”

心思简单的小木系果然被电影的话题骗走,不再研究买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