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西幻世界种田 》一沐轻风

第 8 章

老实说,烧烤真的没有难度。

哪怕妮蒂娅的做饭的手艺一直都是忽上忽下的,但是对于烧烤,她一向都是认真的。

蜂蜜给烤猪肉带上了蜜甜的香味,而香料和盐巴则是将肉的味道完美的散发出来。猪身上多余的油脂被碳火融化滴落,落在火堆上发出滋滋的声音。猪全身都已经是金黄色的了,看起来极其的引诱人。

“好了吗?”从猪被架上火堆,厄波瑞斯这句话就已经不知道问了多少次。

“稍微再等一下。”妮蒂娅将刚刚从城堡里带出来的大茴香拿出来,她看向阿诺德,“能把这个磨成粉吗?”

“这是什么?”哪怕离的还有一些距离,阿诺德也能够问道那股浓郁的香味。

“安息茴香,一种香料,磨成粉撒在烤肉上,味道很棒。”妮蒂娅说着将手中的大茴香递给阿诺德,“要试试吗?”

“用魔法?”妮蒂娅对于魔法的实际应用,已经熟练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程度。相对应的,会直接询问他这个问题,阿诺德不觉得她是要他手动磨粉。

“我觉得用风系直接搅碎会比较快,不需要太细。”妮蒂娅丝毫没有将魔法用到这种地方有什么不对,无论是魔法还是科技,在她那个时代的人的眼中,都是为生活服务的。既然是为生活服务,那么不能做饭,不能为她提供便捷,还有什么用?

“我试试。”关于用魔法干这种小事,阿诺德接受良好。他又不像那些老古董,放着便利的方法不用,偏偏要维持什么法师的尊严。

亡灵法师虽然和正统法师有些不一样,甚至比正统法师还要暴力一些,阿诺德也不例外。在妮蒂娅手中极其容易的事情,他做起来就有些吃力了。

法师本应该对于这些法术的精细操作非常了解,毕竟有些法术,法力多输入一点或者少输入一点,造成的结果就会不一样。

而阿诺德,一个不管是在人类还是精灵中,都是其中翘楚的亡灵法师。为了用风系法术磨个粉,也是废了一番功夫。

“正好。”妮蒂娅再次给烤猪翻了个身,转身的时候,正好看到阿诺德手中托着一个透明的球,球里正是被粉碎的大大茴香。

“我以前怎么没想过还能徒手放魔法?下次一定得好好试试……”从阿诺德的手里接过磨碎的大茴香,然后直接撒在烤全猪的表面。

大茴香本身香味就十分浓郁,这会和烤全猪的香味融合在一起,就差把厄波瑞斯馋的直流口水了。

实际上,不止厄波瑞斯,阿诺德也被烤猪的香味馋的不行。不过他好歹也是一个在人类社会中生存过的法师,还有点自制力,没像厄波瑞斯那样丢脸。

“可惜没有找到麻椒和辣椒,不过这样闻着味道也还不错。”妮蒂娅是个无辣不欢的人,不过都有有烤肉了,也不能求这么多。麻椒和辣椒的种子城堡里倒是有,可以考虑明天给种上。“来,要尝尝味道吗?”

用刀子在野猪的后腿部直接划了一块肉给阿诺德,递过去的时候,妮蒂娅还特意问了一句,“听说精灵是不吃肉的,不过你是半精灵应该是可以吃的吧?”

“我不挑食,只要能吃。”阿诺德欣然接受。如果因为不能吃肉而错过美食……那可就太糟糕了。

“喂喂,妮蒂娅那可是我养的猪!我养的!”厄波瑞斯看到妮蒂娅直接给阿诺德剜了一块肉,整个龙都暴躁了。他养的猪,自己还没吃一口呢。

“都是你的,你还急什么?”妮蒂娅斯条慢理的给自己接着剜了一块猪肋骨,然后将一整条的猪后腿直接甩到厄波瑞斯的眼前。

“啊呜!”面对飞来的肉,厄波瑞斯当然是仰头张嘴,一口吞下。

猪皮基本被烤焦,上面的毛也因为蜂蜜的甜味让龙不那么注意,焦焦的表皮下是香腻的油脂,再下面又是劲道的瘦肉。

厄波瑞斯第一时间就get到了烤肉的美味,嘴巴里的大猪腿还没咽下去,目光就已经紧紧的盯上了余下的猪肉。

“我有少你吃的吗?”妮蒂娅还没有对着自己盘子里的肉下手,就被厄波瑞斯的目光盯的有点发毛。

就算知道厄波瑞斯是觊觎剩下的肉,但是任谁被一个巨龙留着口水的盯着,都会觉得下一秒自己要被吃了吧?就算是妮蒂娅知道厄波瑞斯绝对不会那么做,心情也好不了。

“你答应过我的。”会给我吃肉。厄波瑞斯的眼睛里散发着这样的话。

读懂了厄波瑞斯眼睛的话的妮蒂娅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你不要告诉我,你想一个龙一口吞了这头猪。”

事隔两天,妮蒂娅终于记起了,黄金巨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除了抠门,抠门,抠门,还是抠门。到了它手里的东西,就不要再想着能够要回来,和著名的小说里鼎鼎有名的泼留希金有的一拼。

“这一头猪勉强够我打个牙祭。”厄波瑞斯一口吞下猪腿,连个骨头都没有吐出来,老实的干了两天活的巨龙,在这一刻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他理直气壮的看着妮蒂娅,

“你都留下了自己的肉,还给这个讨人厌的法师留了,我都没有说什么,剩下的不应该都是我的吗?”

“不,厄波瑞斯你要清楚——”妮蒂娅面无表情,甚至可以说是十分严肃的看着厄波瑞斯,“这里的一切,生物,动物,植物,甚至包括你——全部,全部都是我的。”

“在我的土地上,理直气壮的对我要求,你出格了。”

随着妮蒂娅的话语,在场的一龙一混血精灵都能感受到仿佛是应和妮蒂娅的话语一般,有什么东西,悄悄禁锢在他们身上。

这一刻,他们突然想起了,妮蒂娅并非表面上那样,除了能手持杀猪刀忙上一整个下午,就为了吃口烤全猪。她同时还也曾是一位把河谷庄园发展成人人向往的王国的,雷厉风行的女王陛下。

“厄波瑞斯,你要知道,我并不是没有办法对付你,只是懒得那么做而已。”妮蒂娅在她脚下的这片土地上,到底有那么大的权利呢?

如果真的按书上来说的话,那就是她在这片土地上,就是神,能主宰一切的神。不过那样就太没什么意思了,妮蒂娅的懒癌让她只想要好好的经营自己的生活。

“我认错。”随着妮蒂娅的声音,厄波瑞斯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开始压在自己的身上,让他一点点的低下头,原本打算扬起的骨肉翅,这会也仿佛被折断了一样,再也扬不起来了。

“尊敬的妮蒂娅陛下,我认错。”巨龙向比自己渺小的人低下自己的头颅,身上源于法则的力量,让他生不出丁点的反抗之心。

“我不需要臣民,也不需要一头不听话的宠物,知道吗?”妮蒂娅丝毫不觉得厄波瑞斯的举动有什么不对。或者说,正是因为现在这个样子,又让她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深层次的猜测。

“是。”巨龙在法则的约束之下,对还没有他爪子大的人类母子低下了高傲的头颅。至此,一人一龙的主仆关系算是确立。

“我吃饱了,剩下的交给你处理了厄波瑞斯。吃完以后,记得把这里给我收尸干净。”妮蒂娅的饥饿感少的可怜,本来还想多吃几块肉,结果被厄波瑞斯弄的什么胃口都没有。

再带着自己那一盆猪内脏和猪血之前,妮蒂娅还转头看了一眼阿诺德。“书房在城堡一楼左边的侧厅,你能进去的话,就直接进入哪里。至于别的地方,相信你不会想要知道进去以后会有什么后果的。”

妮蒂娅说完没看两个人的表情,就直接走了。

“强大的女人啊!都是可怕的。”阿诺德看着妮蒂娅离开的身影,又想到她刚刚借法则的气势压制巨龙的样子,还心有余悸。

“那是可是妮蒂娅。”即便被压制的不得不低下头,旁边还有一个混血精灵看着,厄波瑞斯也没有像传说中的龙那么好面子的想要*屏蔽的关键字*。

“你臣服于她。”阿诺德明白了,这是一头已经被驯服了的龙。

“你也会臣服于她的。”厄波瑞斯感觉到身上的禁锢已经随着妮蒂娅的离去而解除,便站了起来,抖了抖自己的翅膀。伸长了脖子,一口脱掉烤架上的烤全猪。“法师,这里交给你收拾了,我去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