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为了保护横滨我成为了英雄 》桃疏木

21. Chapter.18

我在开学的第三天早晨,成功捕捉到了一只心操。

“心操君!要一起上学吗!”我热情地邀请道。

他点了点头。

我于是十分自觉地走到了他旁边,问他:“心操君这几天上学的感觉怎么样?”

“除了老师是职业英雄以外,没有什么值得谈论的。”他说,“你们呢?听说欧尔麦特在英雄科任教,应该会很有意思吧。”

“唔,其实我觉得还好啦,但是其他人都因为看到欧尔麦特很激动的样子。而且除了战斗训练,英雄基础学其实好无聊的。”

“……你这话听起来总让我有种莫名的不爽。”

我连忙道歉,然后试图弥补:“心操君需要我帮你要欧尔麦特的签名吗?”

“如果欧尔麦特在雄英就职的话,签名这种东西我自己就可以去要吧。”心操看上去十分冷静,完全不像是A班里其他欧尔麦特的粉丝那么激动。

可之前我明明听礼子阿姨说过心操他从小就很崇拜欧尔麦特来着!

而且根据描述能够肯定算是资深粉!

我有点泄气,觉得用欧尔麦特的签名换礼子阿姨的和果子这个计划估计要失败了,但还是不死心地继续问:“真的不用吗?我遇到欧尔麦特的机会更多,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他瞅我一眼:“更不爽了。”

他指的是我说的话。

“……啊啊啊啊所以说你要不要嘛!”我破罐破摔地喊出声。

“你有什么目的?”

“我想要礼子阿姨做的抹茶大福……”我下意识地说出了心中的野望,然后非常快速地反应过来,控诉道,“哇!你诈我!”

心操有些得意地笑了,目光中带着了然:“哦,原来你的目的是抹茶大福。”

我要被气*屏蔽的关键字*,总觉得好像被人抓住了软肋戏耍了一番。

可我还是舍不得就在眼前只要努努力就能到手的超美味抹茶大福,有些不情不愿地说:“所以你要不要?”

要是他再拒绝我的话……我就直接去找礼子阿姨!

啊?你问我脸面是什么?

为了和果子,那种东西随时可以不要嘛!

“交易成立。”

回复我的是心操难得听起来有些轻快的声音。

我眼睛一亮:“那就说好了!”

达成目的的我万分高兴,走路都开始一蹦一跳的,收获了心操君无语的视线。

然而,我的好心情止步在了那个话筒快要捅到我脸上的时候。

“请问——欧尔麦特是怎么上课的呢?!”

我还没作出什么反应,面前这个扎着马尾辫的女记者的嘴里连续不断地冒出了一堆话:“请问和平的象征站在讲台上是什么样子?对于教师欧尔麦特你有什么看法?”

我:……

好烦。

在我快要忍不住地翻白眼的时候,心操突然把我往后拉了一把,直面眼前这群数量惊人的记者,然后十分淡定地说:“抱歉,我们是普通科的。”

记者群“轰”地一下散了。

我甚至还能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什么啊,普通科的就早说啊,真是的,浪费我时间。”

“……他们有病?”

走进雄英校门后,我憋出了这句话。

心操的表情似笑非笑:“为什么不说是你们英雄科太受欢迎了呢?”

“谁会要这种受欢迎啊。”我吐槽。

等我回到班级一看,发现班级里的大部分人好像都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饭田君怎么了?”走到位子上发现一旁饭田一脸失去梦想的表情,我开口问他边上的丽日。

丽日犹豫着说:“饭田君似乎因为自己很认真地回答了记者的问题,结果却把记者说睡着这件事而受到了打击。”

“你们也遇到了记者啊……”

“是啊,今天早上门口真是夸张,把我吓了一跳呢。”丽日深有感触的样子。

“不过……能把记者说睡着,的确是饭田君会干的事情啊。”我陷入沉思。

“那个,不要紧吗?饭田君看上去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八百万担忧地说。

我和丽日同时看去,经过我俩双重打击的饭田失落到掉色。

“……呃,我们换个话题吧?”我有点心虚地提议道。

“嗯、嗯。”这是干笑着的丽日。

早上有一节相泽老师的班会课,意外的不是突击测试之类的东西,而是超级学园风的“决定学级委员”。

接着教室里头一下子热闹起来,一片此起彼伏的“我要当”“让我当”之类的话。

不过,在饭田的建议下最后是投票选择。

学级委员这种东西,我是没什么兴趣啦。

毕竟在港黑管着手下那一群家伙已经够麻烦了,为什么读个高中还要思考去做班级的班长这种东西。而且就像之前他们说的,大家都会选自己,那我再填自己的名字也没什么意思。

我看着面前的纸条,稍微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写下了一个名字。

就你吧。

最终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大部分人都只有一票,一看就知道是自己选了自己,不过也有例外,比如三票的绿谷和两票的八百万。

“为什么会有人投臭久!究竟是谁?!”看到票数后的爆豪怒而起身。

他附近的濑吕说:“嘛,我只知道总比投你要好啦。”

这番话引起了大多数人的赞同,我也在听到后情不自禁地点起头来。

如果是我,我也会从海藻和榴莲中选择前者的。

前面的饭田身体颤抖:“一票……我竟然有一票!”

他整个人激动得眼镜好像都要掉下来了。

“那一票的话,不出意外是我投的哦。”我诚实地告知。

饭田一脸感天动地的表情:“北川桑!!!”

“你投了别人啊。”八百万有点惊讶地看着我。

“嗯,因为我不是很喜欢当班长啦。”我笑着说,“而且你不觉得班级里唯一戴着眼镜的饭田君很有班长的味道吗?”

毕竟恋爱游戏里都是这样的!

眼镜是班长的本体啊!就像帽子是中也的本体一样!

大概是因为我投了他一票的缘故,虽然之后并没有获选,但饭田对我的态度却异常热情,甚至还在中午向我提出了午饭邀约。

我眼角抽搐地看着他真诚的样子,然而果断地拒绝:“抱歉。”

食堂的人一如既往的多,就在我好不容易抢到今日限定超豪华馅蜜、成功坐到八百万对面的时候,警报突然响起。

“这是……”

“有人入侵到校舍内了。”八百万皱着眉说,但她的情绪很稳定,“北川桑,要一起离开吗?”

我低头看了眼桌上仿佛在朝我招手的馅蜜,然后对着八百万摇摇头:“不了,你先离开吧。”

然而令我惊讶的是,八百万只是安静地站了一会儿,又接着坐下来继续吃饭。

“八百万桑?”我眨眨眼,有点疑惑。

“食堂太混乱了。”她沉声道,“即使我选择逃难,恐怕短时间内也无法离开。更何况,这里是雄英,我相信老师们会及时作出反应的。”

“而且……”她顿了顿,对我露出一个极其好看的笑容,“我做过承诺的。”

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我仿佛听到她这么说。

事实证明,所谓的校舍入侵的确只是一个意外事件,罪魁祸首竟然是早上在门口引发了大骚乱的记者们。

得知真相后的我很无语:“这些记者都在干什么啊,这么会闹,不能把他们抓到警局吗?”

“诶,现在似乎没有这方面的法律规定,目前看来他们应该只会被警官们口头教育呢。”八百万认真地说,然后有些好奇地问道,“横滨那边在遇到这种事后,记者们会被抓到警局里吗?”

我沉默了几秒,而后回复道:“好像不会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

下午班会课的时候,我们的班长人选经历了一次变更。早上刚上任的绿谷亲口点名认为班长这个职位由饭田担任更好,并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赞同。

唯有回到座位上的八百万小声地和我抱怨了一句:“我的立场呢?”

我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嘛,饭田君也挺合适的啦。”

我们一起看着饭田在讲台上慷慨激昂一副誓为班级鞠躬尽瘁的模样。

八百万叹了口气,继而笑起来:“嗯,说的也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