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渡 》灵山妖石

第 79 章

“你想要?行啊,看上哪套了,直接告诉我!”杜梓鑫看了眼挂钟,站起了身。

宋谦突然急了:“七哥,我不是……唉……他……对你还好吗?”

“谁?”杜梓鑫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挺好的,今天照顾了我一天。”

“就是他害的,不应该吗?!”宋谦的脑海里不时的蹿出杜梓鑫和林耀赤条条打着滚的画面,就有想*屏蔽的关键字*的冲动。

“别胡说,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杜梓鑫的脸已经有些阴沉了,“挂了,明天回公司再说。”

“七——”宋谦还想再听一听杜梓鑫的声音,电话突然就挂断了。

刚躺上床,林耀就翻身抱住了杜梓鑫,手自然的就往下摸去:“干嘛去了?”

“厕所,你怎么醒了?”杜梓鑫抓住了林耀的手,不让他乱碰。

“你不在,睡不好。”林耀闭着眼睛,心里琢磨刚才躲在门边偷听到了杜梓鑫的话。杜梓鑫拿着手机一下床,林耀就躲到了门后,一字不落的全听了回来……二把刀?望归山?基地?

这个杜梓鑫……果然有问题。

顾林染是活生生饿醒的,天刚蒙蒙亮,肚子咕咕的叫着,像是闹钟一样。

“操!”顾林染揉着肚子,又困的不想起来,在床上微微的抽动着。

“顾林染!”钱子衿也困的睁不开眼睛,一下子抓住了顾林染的手,“干什么大清早的,别动,再睡会。”

“疼……”顾林染哼了一声。

钱子衿突然蹿了起来,侧着身看着顾林染,手按在了他那只揉着肚子的手上:“怎么了,哪里疼?”

“胃……”顾林染闭着眼睛哼着,钱子衿正想要下床给他找胃药,又听到一句,“饿……”

钱子衿愣了一下,松了口气:“等着,马上就有的吃,你起来刷牙洗脸吧!”

“困……”顾林染实在是没力气,就只有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再困你也得先刷牙再吃饭!”钱子衿揉了揉眼睛,拍了拍自己的脸,清醒了一下,就下床做早饭去了。

顾林染连刷牙都是闭着眼睛完成的,坐在桌边也是闭着眼睛吃饭,几次差点把勺子捅进鼻孔里。

钱子衿实在看不下去了,端起顾林染的碗,把他的勺子抢了过去:“张嘴!”

顾林染靠在椅子上,张大了嘴,马上就有一勺粥喂了进来。他满意的吃了几口,突然睁开了眼睛,盯着钱子衿看了一会,把碗抢了回来,两三口就吃完了剩下的粥,把碗一扔,回自己房间去了。

躺在床上,顾林染脑子里的思绪混乱……钱子衿在喂他吃饭?!他想将心比心的体会一下,就问自己,如果换作是顾林尘,自己会不会也喂他吃饭?!

想了好久,答案是“会”……

好险,顾林染吓了一鼻子汗……吃饭而已,不一定就是喜欢他,钱子衿根正苗红,不会有这种前卫思想的。廖恒美那个神棍,整天除了八卦就是忽悠,就不能信她!

兄弟嘛,就是应该亲密一点,有什么了?!龙四海说的对,一群腐眼看人基的东西!亏自己昨晚还分析了那么久,都听到钱子衿的鼾声了还没睡着。

“你干什么,一惊一乍的?”钱子衿洗完碗,突然出现在顾林染的床边。

顾林染吓了一跳:“啊?啊!哦!那个……没什么,你去上班,我跟你一起。”

钱子衿见顾林染没有异常,转身离开:“你停职了,一个月停两次,你也算奇葩了,这个月你就上了七天班,你确定下个月你还抽的起烟吗?”

“不是有你吗?”顾林染跳下床,靠在厕所门边看着钱子衿刷牙。

“别,你还是把我赶走,接沈璇进门吧!”钱子衿刷着牙,含糊不清的说着。

“那怎么行,我都告诉美妞了,你是我最重要的人!”顾林染两条腿交叉着,嘴里叼着烟,“哎,我这头发好像长了,你抽空给我剪剪。”

“什么时候?”钱子衿心想昨晚的微信里也没有这句啊。

“你啥时候有空都行。”顾林染以为钱子衿问的是剪头发的事。

“我是说,你什么时候告诉美姐的。”

“啊?哦,你生日那天啊,你忘啦?她*屏蔽的关键字*我们俩的时候,不是——”顾林染话没说完,就看见钱子衿做了个手势,往外走去。

顾林染看着钱子衿的背影,突然跺了两下脚,大声喊道:“狗子,你变了!你不喜欢我了吗?人家生气气了!”

钱子衿突然没忍住,笑的蹲了下来,最后直接坐在了地上,转了个身看着顾林染:“*屏蔽的关键字*跟谁学的,恶不恶心?!”

顾林染笑着走了过去,轻轻踢了钱子衿的屁股:“快起来,地上凉,再把你屁股冻坏了!”

“我的屁股,跟你有什么关系?!”钱子衿伸出了手,黑色手套在顾林染面前晃了晃,顾林染不自觉的就皱了下眉,当初那个孩子从医院消失,自己还找了好久,没想到,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时间过得是真快。

顾林染则伸出手,握住了钱子衿的掌心,一用力就把他拉了起来,突然一本正经的看着他:“我本想陪着你长大的,却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早知道你是唐叔的儿子,成长的这么优秀,我也不用耿耿于怀这么多年了。”

钱子衿愣住了,顾林染这么深情的样子还真的是很少见,尤其是对自己。

“对了,你有没有以前的照片,发几张给我看看吧,就算以后你离开我了,我也能做个纪念。”顾林染笑着,笑的特别温柔,欣慰。

“我不离开你!”钱子衿一冲动,脱口而出。

“地主家的傻儿子,你要结婚生儿子的,怎么会不离开我,你还准备一直带着我过,给我养老送终吗?”顾林染捏了捏钱子衿的脸。

“为什么不——”钱子衿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多了,转身就回到桌边开始吃早饭,“我吃饭了,手机里有,你自己挑吧。”

顾林染回到卧室,拿了钱子衿的手机回到客厅,伸手递了过去。

“9124。”钱子衿头都没抬,埋头吃着。

顾林染解锁了手机,突然愣了一下,皱着眉盯着钱子衿:“这什么号码?”

“啊!哦,我以前在部队的编号。”钱子衿说。

顾林染傻了眼,直直的盯着钱子衿,想要通过他的脸直接看进他的骨头。愣了好一会,钱子衿才发现顾林染在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钱子衿冲着顾林染摇了摇手:“喂,傻啦?!困了就回去再睡会,现在不饿了吧?!”

顾林染像是被钱子衿叫醒了,突然转身就跑进了钱子衿的房间,抓起床头的那张照片仔细的看着。

那张军装照威武又帅气,钱子衿的笑也难得这么阳光,可是大概是拍照设备的原因,胸前的编号始终看不清楚。

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来,顾林染索性把那张照片取了出来,平展着塞进口袋里。

自从拿了那张照片,顾林染睡意全无,跟着钱子衿的路虎就到了市局。

趁着钱子衿去厕所的空档,顾林染把那张照片扔给许如生:“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给我放大这张照片,我要能看见那个四位数的编号!”

许如生看着照片里的钱子衿,疑惑的挠了挠头:“这不是小钱么?你要看什么编号?直接问他不就得了?”

“让你干就干,哪那么多屁话?!”顾林染一拍桌子,屁股一歪,就坐在了桌上,点起了烟。

“顾队,考虑的怎么样了,怎么选啊?”廖恒美拿着指甲刀,从顾林染身边经过。

“啊?什么?”顾林染一头雾水,“什么怎么选?”

廖恒美停在顾林染的面前,无奈的看着他:“顾队,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这样霸占是不对的!”

顾林染伸手就弹在廖恒美的脑门上:“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霸占什么了,霸占你啦?!”

“敢情我那几十秒的语音,白说了呗!”廖恒美两手一摊,回自己的位子上去了。

“什么语音?”顾林染点开自己的微信,递到廖恒美眼前,“你最长的一条就八秒,梦游啦你?”

“哎?”廖恒美也疑惑了,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顾林染,“你自己看!”

顾林染点开那条语音,听了起来。

语音播放完了,顾林染还是那个姿势愣在那里……什么意思?他要怎么选?放了钱子衿?怎么放?赶他走吗?绝对不可能!

“哎,那我这里怎么没有啊?”顾林染把手机递给许如生,“贱,你看看,没收到啊!”

“怎么可能,我这是发送成功了的,你昨晚没听到吗?”廖恒美也觉得蹊跷。

“昨晚我看你半天不回,就吃饭去了,然后就洗——”顾林染突然停了下来,洗澡的时候……钱子衿?

他听了?他看了自己跟廖恒美的聊天记录?他知道了自己在跟沈璇的时候叫的是……

他还装作不知道,还问了……

我去,尴尬了!怎么有种蒙冤受屈投诉无门的感觉?!

“你这条是被人删了,头儿,谁敢——”

许如生说完,大家看着顾林染的反应,全都恍然大悟。

樊希凑过来看着聊天记录:“头儿,你真的那……那个的时候,叫……叫……”

“叫你妹,闭嘴!”顾林染心里开始毛燥起来,这下怎么解释呢,钱子衿会不会以为自己对他企图不轨?!

可真要解释的话,怎么还觉得有点心虚了?!

“顾队,我还是那句话,拖的越久,害人害己啊!”廖恒美说完,拍了拍顾林染的肩,回到位子上继续修指甲去了。

“滚,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好的兄弟情,被你们讲的,我自己都哆嗦了!”顾林染低着头,“就你们在那危言耸听,这要在过去,通通拉出去砍了头了都。”

“头儿,谁家兄……兄弟情,在干……干那事的时候,喊啊?”樊希不信任的看着顾林染。

“头儿,你这是自欺欺人!”许如生继续处理着照片。

“滚滚滚!”顾林染从桌上跳了下来,“不把老子变成基佬,你们一个个都不甘心是吧?!以后谁再多说一个字,当月奖金扣光!以背后议论领导是非论处!”

“顾队,我支持你跟女博士,他们都是变态,不要理他们!”梅英男好不容易插上一句话。

“梅老板,关键时候看出了你的忠心啊,以后王者荣耀尽管打,不行的话,我给你批个条,随时打,随地打,大小便不能随地,你能!”顾林染对梅英男竖起了大拇指。

“梅老板,你这是不对的,”许如生抬头瞥了一眼梅英男的方向,“你真的喜欢小钱,就应该希望他得到幸福!”

“算了吧,跟顾队,他能得到个鬼的幸福!”廖恒美扭了扭脖子,“我也支持你跟女博士,祸害也不能祸害自己人,放小钱一条生路,他真能变直的话,跟小梅在一起也不错,你们知道小梅家住哪吗?真在一起了,小钱起码少奋斗二十年!”

“切~”顾林染心想,什么在一起不在一起的,钱子衿这辈子都不用奋斗,也能衣食无忧。

“解析出来了,”许如生突然吼了一声,把顾林染吓了一跳,“号码是……9124,你看!”

顾林染立刻转过身去,盯着电脑屏幕,果然,四个数字清晰的出现在了顾林染的眼前,连位置都分毫不差。他让许如生把钱子衿照片里的脸加了些涂鸦,还原了五年前的那个模样。

真的是他……

顾林染坐在桌上愣了好久,直到烟烫了手指,才回过神来。这下连顾林染也不得不相信巧合与命运了。

“这也是我们俩的缘份嘛,上辈子没有结束,这辈子来继续了……”

顾林染自己对钱子衿说的话还没褪去,果真又应验了。

他开始怀疑,钱子衿是不是上天专门送给他的,不然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在生命中交错。

如果不是钱子衿在远处的一枪直接爆了那个毒贩的头,自己早就先齐队一步踏入轮回了。自己从悬崖边把他救回来藏好,跟他说谢谢的时候,他还一脸懵逼加感激。

突然,顾林染想到在追王力全的那晚,在林子里,自己把定位给钱子衿让他等支援的时候,钱子衿的反应不太对……所以,他那时候就认出自己了?

为什么不说呢?

就像他早就认出十三年前救他的人是自己,也一直埋在心里,如果不是那时候自己坚持要赶他走,他可能永远不会说。

钱子衿……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

他真的……喜欢自己?所以把一切都藏在心里,怕自己会排斥,会躲避?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应该怎么选?还用问吗……

“你又怎么了?”钱子衿突然出现在顾林染的眼前,“怎么这两天神神叨叨的,子孙死多了?营养跟不上了?回家给你熬大骨头汤喝,补补。”

顾林染回过神,拉着钱子衿就进了办公室:“你跟我过来!”

“哎,你干什么啊?放开我!”钱子衿挣扎着,被拖进了顾林染的办公室。

顾林染锁了门,把钱子衿往前一甩,上前几步瞪着他的眼睛:“你真的想我放了你?”

钱子衿的心里咯噔一下,他昨晚听了廖恒美的语音,现在顾林染又说这么晦涩不明的话,他一时间还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什么意思?”钱子衿往后退了一步,顾林染又向前逼近。

“昨晚美妞给我发的语音……”顾林染盛气凌人的看着他,“是不是你给我删了?为什么?”

钱子衿心里一惊,他怎么会知道?!

“我……那个……她说的不是……其实没有……”钱子衿不知道要说什么,支支吾吾又怕顾林染看出些什么,最后干脆破罐子破摔,深吸了一口气,把心一横,“就是我删的,胡说八道的东西,留着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