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楼野心家 》遍地沧桑

第165章 现在缉捕你

锦衣军大致上由两大部分组成。

一是北镇抚司,主要职责是巡查缉捕。

二是南镇抚司,主要是案件的审理和判决。

整个锦衣军的首领,就是统领谢鲲,直接对皇上负责。

每个镇抚司的头目,是指挥使。

指挥使以下,分别是千户百户总旗小旗。

锦衣军原本不管京城治安的事情,后来是他们自己把权力和势力扩张到了这个范围。

现在插手京城治安的,就是北镇抚司。

负责内城这一片业务的,就是朱千户。

他的手下有五个百户,负责京城五个城区的事务。

其中的刘百户,就负责东城这一区域的事务。

此时刘百户正在大金门风月区的一家青楼里面吃花酒。

他身穿飞鱼服,腰挂绣春刀。

这两件东西,就是锦衣军的招牌。

人们只要见到这两样东西,就立刻会联想到无孔不入无处不在嗜血残暴冷酷无情大狱家破人亡这些字眼儿。

别说一般百姓,就是一些官员见到他们,都感到身上发凉。

咚咚咚,几声敲门声响起。

“进来。”

刘百户冷冰冰的声音,似乎让人感到冬天的严寒。

门开了,王总旗弯着腰进来。

“拜见百户大人。”

只是一个八品的百户而已,其实根本没有资格称大人。

但是知道底细的属下,没人敢不称呼大人。

曾经有个属下,忘记了称呼大人,结果就是被砍掉了一只手。

从那以后,刘百户的手下就个个都长了记性。

刘百户一摆手,花娘退了出去。

“东城的银子呢?你还要我等多久?那两个什么国舅,还真拿自个儿当回事儿啦?”

已经到了上交冰敬的时候,别的城区已经都交了,就剩下刘百户的东城这里没交上来。

不仅冰敬没交上来,这两天自己的人到了东城兵马司那里,竟然连夜宵也不给了。

叫王总旗去找贾瑞和郑天伦,两人竟然连面儿都不露,每次都由吏目陈也俊出面应付。

“百户大人,有消息了,他们答应上交冰敬。”

“哦?这回怎么想明白了?那两个国舅露面了?”

“没露面,据陈也俊说,他们两个最近一直在筹钱,如今刚刚把钱筹齐。”

“不会吧,两个国舅筹集五百两银子,还用这么费劲儿?”

“他们两家都在修建省亲别墅,耗费巨大,据说手头也很紧。”

“据卑职所知,他们东城兵马司呆傻,不像另外几家那样,能够捞钱,手里也确实没有什么钱。”

“哼吗,算他们识趣儿。不过,这回拖拖拉拉这么久,又断了咱们人的夜宵,绝不能放过他们。”

“收了银子之后,就想法找他们的茬儿,他们的甲总,见一回打一回,看看谁还敢给他们当甲总?”

这个就有点儿过分了吧?没有甲总,组织不起来火甲,东城兵马司谁来上街当差?

毕竟是两个国舅,贾贵妃和郑贵妃目前都得宠,真的在皇上那里告上一状,怕也是麻烦。

“这个……。”

“哼,你是不是害怕贾贵妃和郑贵妃啊?实话告诉你吧,告咱们状的人多了,皇上从来不不信。还有,今年冬天东城的炭敬翻倍,一千两。”

“大人高明。”

“他们的银子在何处?千户大人那里已经等急了。”

“在西市牌楼那里,陈也俊说叫咱们到那里去取。”

歘,刘百户抽出了绣春刀。

“胆子不小啊,竟然叫咱们自己去取。你去告诉他,银子不要了。”

“大人息怒,陈也俊没有别的意思。叫咱们去,是想顺便请咱们吃酒赔罪。”

“哈哈哈,这还差不多。叫上几个兄弟,走。”

刘百户和王总旗出去,花娘从里屋出来,到门口看了一下,见两人确实走了,才松了口气。

还是什么百户呢,每次来都不给钱,还得我搭钱。早晚不得好死。

东四牌楼市场,醉花楼饭馆。

这是市场上最大的饭馆,虽然已经过了中午的饭口时间,里面还有几桌顾客在吃饭。

其中一张桌子边,陈也俊,郑天伦正坐在这里。他们的三个随从,站在身后,警惕地盯着门外。

已经进入夏天,天气热了,饭馆大门敞开。

大门正对着市场入口,只要有人进入市场,就能从这里看见。

入口处一阵扬尘飞起,四匹马闯了进来。

马上的人身穿飞鱼服,腰挎秀春刀,手持马鞭,四面挥舞。

尽管人们一见到他们就急忙躲避,还是有不少人被马鞭子抽中,。哇哇乱叫,四处逃散。

几匹马到了醉花楼前,也不停住,连人带马就直接进了屋里。

里面吃饭的食客一见锦衣军来了,急忙站起来,躲到一边儿。只剩下陈也俊和郑天伦还坐在原处。

“哈哈哈……,这不是陈吏目么,找我何事啊?”

刘百户一阵狂笑,提腿下马。

王总旗和另外两人,也跟着下马,两个属下这才把马牵出屋外。

陈也俊慢慢站了起来,满脸笑容。

“百户大人快快就坐,今日小弟请大人好好喝几杯赔罪,对了,还有王总旗,快请。”

“嗯,陈也俊,这还差不多。对了,你们那两个国舅爷呢?怎么大的架子啊?”

“实在抱歉,贾指挥使临时有要事处理,耽搁一会儿,马上就到。这不,郑指挥使已经来了。”

“对了,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郑指挥使,这位就是刘百户。”

郑天伦没有动,只是看了刘百户一眼。

“你就是刘百户?怎么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刘百户嚣张惯了,见郑天伦对他带搭不理,心里早就发怒。

见到我竟然不站起来,还真拿你当什么国舅爷了。

“哼,国舅爷,恕本官眼生,本官从未见过你。”

“不对,一定在哪里见过,让我想想,好像是……。”

郑天伦就假装冥思苦想,突然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们在鞑靼黑水城见过,你是特穆尔。”

什么鞑靼黑水城。,特什么特的,你在说什么啊?

这个什么狗屁国舅,是不是有病啊?

刘百户还没琢磨明白,就听得郑天伦大喊一声。

“他是鞑靼人的细作,把他拿下!”

谁是鞑靼人的细作啊?

刘百户和王总旗正在四下张望,就见门口突然冲进来五六个人。

就在此时,陈也俊郑天伦和他们的三个长随突然出手,把刘百户和王总旗扑倒在地,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双手就被扭到了背后,腰上的绣春刀也被下掉。

外面进来的人也一拥而上,几下就把两个人捆个结结实实。

随即外面的两个锦衣军也被推了进来,已经被梱了起来。

刘百户被拖了起来。

贾瑞走到他跟前。

“特穆尔,我是东城兵马司署理指挥使贾瑞。你涉嫌刺探大德机密,此刻拘捕你。”

“你可以保持沉默,也可以请状师,从此刻起,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刘百户震惊之余,一脸蒙圈。

什么特穆尔?谁是特穆尔啊?

  https://../book/79313/384604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