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英美]狐狸的报恩 》Yuki_

8. Chapter08

白越安没有告诉史蒂夫和巴基那位记者先生不是人——不是地球人。

克拉克也没有贸贸然地说出自己看到的画面。

两个非人类甫一对上眼神,就迅速达成共识。这次眼神交汇之后,白越安低头用小勺子专注地破坏猫猫拉花,克拉克绞尽脑汁解释自己刚刚的怪异行为。

深夜,莱克斯大厦顶层。

狐狸先生趴在停机坪上,两只爪爪死死按住自己的大耳朵,浑身透露出一股生无可恋的感觉,仿佛被扼住了命运的后颈皮——至少超人先生是这么觉得的。

身穿蓝色紧身衣、披着大红披风的大超里在半空中,不知该怎么开口。

白越安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甩着脑袋站了起来。

“你来的有点晚。”他说着,抬起后爪挠了挠脖子。似乎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超人更局促了。他摸着后脑勺,也不给自己找理由:“很抱歉,我应该再快些的……这里的风有些大,我们换个地方?”

[再快能快到哪儿去?要知道他今天晚上可是解决了#¥%&@%¥@&……]

大都会将超人今晚的所作所为细数了一遍,语速之快仿佛英语烫嘴。

被迫承受这些的白越安第一次——他发誓,这是他漫长生命中有史以来、绝无仅有的第一次——觉得能沟通天地不是天赋,而是诅咒。

他愤愤地刨了下地,尖锐刺耳的声响刺痛了在场三个非人生物的耳朵。

[保持安静,或者我告诉超人你天天偷窥他。]法术传来的心音更加直观,将白越安的咬牙切齿体现得淋漓尽致。

确保大都会不会再吵得他炸毛,白越安脚下轻踏,将遭受了无妄之灾的莱克斯大厦停机坪恢复原样。

飘在半空的蓝大个儿揉着耳朵,在感受到周围微妙的环境变化后,他很快警惕起来。然而什么都没发生——除了被剌穿铁皮的停机坪恢复原状以外。

“Wow——太神奇了……”本质是堪萨斯州农场男孩的超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这是他么?大都会?”

狐狸先生毫不在意形象地翻了个白眼:“不,这是我。不过他确实在这儿。”

[嘿!说好了不告诉他的呢?!]

[我说了么?没有。Mute。]

一边和大都会传音打嘴仗,一边跟在超人身边拔足狂奔的白越安再次翻了个白眼。但就是这么一点都不优雅的动作,也没能抵消大狐狸自带的仙气。

另一边的超人一开始还有意控制速度。但在发现他闲庭信步般的悠闲姿态后,他慢慢开始提速了。想要和这个大家伙比比速度的念头一发不可收拾。

白越安对此不发表意见。超人加速,他也加速。

一蓝一白两道影子始终保持着齐头并进的架势。

在绕大都会边界转了一圈后,他们最终在“大都会之战”的中心战场——至今仍旧光秃秃的星球日报旧址附近降落。

作为当时外星飞船降落的地点和两艘飞船相撞产生黑洞的地点,这片几乎被夷为平地的区域因为“大气构成被改变”等原因迟迟没有等来重建。

空旷、无人、具有一定意义。

十分适合作为超级英雄找人谈话的地点。

超人和大都会到了这儿后都有些低迷。

[是、是不是很丑呀?]就像是被人看到了身上丑陋的伤疤,大都会的声音甚至带上了些哭腔,[你别笑话我……]

是挺丑的。

白越安想着。他动动尾巴,送走了那些徘徊在此、还想往超人身上扒的亡灵。

花该换了,凝固的蜡油也该铲一铲。玩偶上都是灰,地上的悼词也蹭花了……不过一周年还没到,可以理解。

感觉到心头一清,超人看向比他还高的大狐狸——他正无所事事地甩着尾巴。尘土飞扬之下,九尾狐依旧洁白如初,甚至白得发光。

“我是……超人。”他伸出手,似乎想和白越安来个友好的握手。

白越安顿了顿,抬起爪爪放在大超手上。

因为体型原因,他的爪子比超人的手掌要大很多。已经算是成年男性里偏大的手掌,现在却只能堪堪握住一个肉球。

——别说,还挺软。

下意识捏了两下的超人沉迷了两秒后很快回神。他有些尴尬的收回手,说道:“所以,你是……谁?”

他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有些失礼的“你是什么”。

“白越安。”他报上了自己的本名,“如你所见,是一只狐狸。”

————————

白越安和超人的那次交流只持续了不到三十分钟。

几个小时后,太阳照常升起。

带着孩子来看望遇难丈夫的年轻母亲放下花束,摸了摸婴儿依旧稀疏的头发:“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宝贝?”

婴儿车里,孩子冲着母亲身后伸出手。笑着笑着,吐了个泡泡。

女子身后,半透明的男性身影渐渐变淡。他最后朝着孩子做了个鬼脸,虚化的手擦过妻子鬓边碎发,最终化作星星点点的光。

女士若有所感地回过头,疑惑地看向身后空地。

“哇——!!!”孩子再次嚎啕大哭。

她来不及细想,抹去眼角的泪水便投入哄娃大业。

类似的事情在今天的大都会频频发生。

远在另一片大陆的种花家地府,摆渡人们看着出现在岸边的一大群洋面孔忍不住怒骂出声——“妈了个巴子!似啷个瓜皮把洋人都超度回来了咯?!还嫌地府工作压力不够大咋滴撒?!”

不过这些都和白越安没有关系。

不堪重负的狐狸先生用了个小小的法术,让史蒂夫和巴基也能听到大都会的声音——这孩子实在是太吵了,他一个人承担不来。

法术生效一天后——史蒂夫的笑容有点僵硬。原本还能和大都会交谈甚欢的巴基嘴巴撅得能挂油壶,活像只不爽猫。

[今天超人又救了一只猫!又一次!这剧情每天都要上演个五六遍,我都懒得说了……]

“那就别说了!”狐狸先生的九条尾巴蓦地炸开,“实体会凝了么?感应会连了么?天天就知道偷窥超人。这么喜欢他,我帮你和他绑一起怎么样?”

[不、不了吧?那多麻烦啊,会打扰到他的。]语气扭捏中还带了些小娇羞。

白越安:……鸿钧啊。

巴基:……上帝啊。

史蒂夫:额……神啊?

“我不、我不能……这场对话不能继续下去了。”白越安捂住额头,握着手机就像握住了救命稻草,“我得接这个电话。”

他接通电话走上阳台,身后是史蒂夫对大都会“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的谆谆教导。

“Hi,怀特先生。很抱歉打扰到您,我是罗莎莉·卡尔夫特。”电话那头是一个陌生的女声,“弗德里克·卡尔夫特是我的哥哥,他有一家茶叶香料店。”

白越安看了看手机屏幕,上面只写着“香料店”。

……他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备注得清楚些了。

“有什么事么?”既然有备注,应该是以前的眷属什么的吧?狐狸先生不确定地想着,希望电话那头的女士能有点灵性,帮忙把背景资料也介绍一下。

“Yeah,是这样的……我哥哥去世了……”

凭借着四倍听力听到了电话内容的史蒂夫提醒了一句——“Sorry for your lost.”

白越安复读机似的重复了一遍,就不再做声。

另一边的大都会还在不停地问“Why”。

宛如辅导孩子做数学作业的无力感再次袭来,史蒂夫觉得自己头都大了。

大都会刚刚被凶了一下,现在没了声音。也不知道是弗兹切断了联系,还是在发愤图强努力学习。

看看巴基——这家伙闲着没事,正在给弗兹的尾巴绑蝴蝶结。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摸出来的粉色缎带。

再看看弗兹——狐狸先生一尾巴把巴基拍翻在地。剩下的缎带就像是动画片里演的那样,一蹦一跳地给巴恩斯先生绑了个极好看的粉嫩双马尾。

所谓互相伤害大抵就是如此。

巴基青筋一跳,薅下头上的缎带就往狐狸尾巴上糊。

没被抓住的缎带联合起来,开始给巴基编小辫子。

十指与彩带翻飞,人工与法术对抗。这是一场科学侧与魔法侧的较量!究竟谁才是编辫子界的魁首?单身七十年的超级士兵还是年岁已经不可靠的神奇动物……啊!

打飞唯恐天下不乱的旁白,史蒂夫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手机开始录像——带孩子太累了,他选择一起放飞自我。

镜头里,白越安打完电话后转过身,松松垮垮的蝴蝶结随着尾巴的消失落了一地。

“这不公平!”小辫子支棱了满头的巴基抓着手里的小皮筋冲上前,试图给白越安做个同款发型。

视频内容一度抖动到模糊,并以史蒂夫笑到抖动的胸肌为结尾,画下了休止符。

“嘿!史蒂夫!快来帮忙!”巴基牢牢拘着白越安,“Wow,用你的魔法是犯规的!”

“噗”的一声变成小狐狸的白越安逃脱了巴基的钳制。

他跳着跑开,还不忘给自己找个合理的理由:“我用的不是魔法,是法术。”

“Fuzzy·Wh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