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漫 论半人类在英雄社会的可能性 》呀呀恭弥

第二十章

绿谷出久还真的没猜错,奖励什么的是不可能的。有马柊总觉得要不是相泽消太受伤太严重,他说不定会把她带到训练场磋一顿。

当然,就算相泽消太没受伤,他俩谁打谁还真不一定。

有马柊想想自己没有个性的实际情况和对方消除个性的能力,觉得自己在今后的情况中更要绷紧神经,尤其是在相泽消太现在已经给自己记上一笔的条件下!

相泽消太领着有马柊去了上次的谈话室,看着有马柊一脸面瘫脸下藏不住的紧张,本来是有点生气有马柊当时自作主张的相泽消太倒是有没有了气性。从结果而言,有马柊做的不错,虽然因为被敌人偷袭而导致重伤,这说明她还是存在能进步的地方,而且临场反应比在场的其他学生更快,可能和她经历过类似的场合有关系。

“把你叫来的原因之一,是昨天发生的袭击事件的处理结果已经下来了,我认为你有必要知道事情的全部。”

相泽消太说明的实情基本上和对外公布情报的差不多,除了有马柊已知的死柄木吊以及他身边的黑雾和脑无的信息外,她把侧重点放在神代利世身上。

就跟有马柊猜的那样,神代利世对于所为的敌联盟的目的和成员基本都不知道,她不像其他被逮捕的成员是因为追随死柄木吊而加入敌联盟。纯粹是吃货的本性被胁迫,付钱吃饭被抓去干活而已。

“我们判断,神代利世拥有的异形个性过于危险,暂时将她关押在一个特别的地方,想要见她的话,可能比较费劲。”相泽消太看有马柊想要张嘴问话,就接着说明,“必须要通过合理的手续,以及相关人员的陪同,例如我,或者其他职业英雄。”

“那老师!我现在申请……”

“现在不行。”相泽消太就知道有马柊的想法,“在调查还没有彻底结束之前,其他人谁也见不到。”

“……”那你说申请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申请啊!

大概是有马柊面瘫破功,想忍又实在忍不住的样子有点让人想笑,相泽消太最后答应她,体育祭结束后就申请陪她去探监。

“另一件事就是体育祭。”相泽消太说道这件事的时候态度严肃起来,“有马,你在神代利世试图袭击学生的时候主动迎战,成功破坏掉神代利世的行动能力,为同学们的避难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但是由于手段残忍,所以学校判定此次体育祭,禁止你携带任何装备。”

有马柊看着相泽消太,相泽消太观察着有马柊,然后有马柊当着他的面,舒了一口气。

相泽消太:???

没有的抗议质问,没有任何失落,还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这跟他想象中的反应不太一样。

有马柊不像爆豪胜己、轰焦冻那样拥有大范围攻击个性,就像自己拥有的消除个性并不适合和复数敌人进行持久战,借助极强的近战能力并配合拘捕武器进行突袭闪电战才是他的作战风格。

有马柊也需要借助一定的辅助工具才能将自己的个性发挥更加彻底。

体术强化的个性说到底也只是近战格斗术比较强,但是在大部分战斗中赤手空拳对上个性不明或者大范围攻击个性的敌人并不会占到什么优势。

假如这次USJ袭击事件前,他没有将幸村3分之1带来交给有马柊,那么面对拥有爆发力强的异形个性的神代利世,有马柊还能占上优势利索的解决当时发狂的神代利世吗?面对敌人口中和欧尔麦特不相上下的脑无,有马柊要是没有拖住它,救援队伍来得及在伤亡扩大之前营救学生吗?

当然相泽消太不会知道另一个世界的有马贵将有过因为IXA送去检修,于是就地取材拿把雨伞就干掉喰种的战绩,更不会明白拿伞怼喰种的行为对于一般白鸽而言意义是什么。

有马柊没有跟那个脑无拼体术真是太好了!跟脑无有着直接接触的相泽消太时事后十分庆幸。或许有马柊将神代利世的四肢砍掉的情景太过骇人,但是割掉脑无脑袋这件事情,他并不觉得有马柊做的有什么错。

那是基于当时的战斗条件下,有马柊做出的第一判断而已。

但是雄英体育祭参加的人员是自己学校的学生,来参观的现场观众多数是各地的职业英雄,电视网络对这场竞技比赛更是现场实时转播。刚刚经历了敌联盟袭击的学校现在不能承受任何其他□□,这次体育祭本身的举行也是压下来部分反对声音才达成的 ,现场的戒备更是提高了以往的五倍。

“有马,学校这个要求并不是打压你的意思。以往英雄科的学生参加体育祭的时候就是禁止穿戴装备的,除非有不得已的情况,则必须填写申请。”

但学校特意强调这一点就是告诉有马柊填写申请也不会给批准。

“单纯的体术可能并不会让你在体育祭里大放光彩,但是你应该也可以从中发现自己的一些短板。”相泽消太知道,失去武器就代表有马柊在这次体育祭里竞争力度更大,离冠军的位置更远了。

他没有跟有马柊提到,学校有部分人是建议直接取消她参赛资格的。

“相泽老师,我明白。”所以您不需要对我解释这么多。

有马柊之所以舒一口气,是因为她以为学校会直接取消她的参赛资格,所以在相泽消太说学校只是禁止她携带任何武器,并没有剥夺她的参赛资格后才松口气。

雄英体育祭,她还是想参加的。

嘛,反正从入学开始要求就没低过,现在只是要求不带武器而已,比有马柊想象的结果要好多了。

类似的事情在以后经历的次数不会少,有马柊心里清楚,但是她不会就这样理所当然的接受。在离开谈话室后,有马柊朝着班级的方向走去,慢慢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相泽消太看着有马柊有一个人离去,根津校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

“有马柊的情况很让我担心。对于一个学生而言,她不应该承受这么多事情。”

“我理解作为一个老师的想法,相泽老师。”根津校长背着手站在那里,虽然身材娇小,但是没有谁敢轻易忽视他的存在,“只要有马同学还愿意做一名雄英的学生,我们就还是她的老师。”

相泽消太配合校长弯下腰,根津拍拍他的肩膀,又背着小手走了,“适当的让她发泄发泄,一直忍耐着也不是什么好事。”

有马柊开始思考着自己近来一段时间经历的事情。

委屈吗?

是有点,毕竟还没经历过这样明面上告诉你为难的就是你的事情,重点是你必须要受着,不接受就走人。

忍着吗?

忍着,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更何况,她没有能撒娇拒绝的选项。

甘心吗?

不甘心!怎么可能甘心!她有马柊绝不甘心接受!

任务她要完成!试炼她要通过!体育祭她要参加!谁都别想挡着她的路!

接下来的两周,1-A班的学生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体育祭一个个都在加紧特训,尤其他们当中还站这个气势更胜的有马柊,但是看到有马柊的训练方式他们就有点摸不着头脑。

柊君你不是更擅长扔小刀和挥舞幸村3分之1砍砍砍吗?为什么不去挥刀练习反而天天在操场上跑步在健身房健身?虽然体育祭要求我们不穿作战服但是能自己申请携带工具啊?你看青山君都为自己的镭射装备写申请了。

青山优雅以为有马柊不知道有这个规定,还特意跑到她面前特意跟她说明一下。这让有马柊稍稍惊讶一下,因为平日跟青山同学的交流并不是很多。

不不不,除了几个女生外,柊你实际上跟班上大部分的同学都没有交流好不好!!

“幸村3分之1出了点小问题,这次就不用了,我也想试试不借助看看装备,单凭自己的个性能够走站多高。”真是情况是不可能跟学生们说的。

这算是有马柊和学校的默契,无论是横在他们中间到底是什么性质的问题,都不能牵扯到其他学生。

听到这话的部分同学心里还感慨主动拿掉武器装备的有马柊针只使用体术强化个性的勇气,同时又默默暗叹就算有马柊什么都武器都不带,自己在她手下也撑不过几个回合。不过有同学就不这么认为了。

得知有马柊将不带幸村3分之1上场的爆豪胜己冲到有马柊桌子面前咆哮:“假女人你不带武器不全力参赛还想跟老子抢第一你是看不起老子吗!!西内西内西内!!”

还没等旁边的同学上去劝人,有马柊就率先一拳打上去,但是经过多次课程训练又有了挨打经验的爆豪胜己及时躲过这一击并立刻进行了反击,全然不顾这是在教室里,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甚至爆豪胜己手心里的火花都开始噼里啪啦的着起来,观战兴致正高的轰焦冻也被其他人催促着将打得不可开交两个人一起冻起来的时候,相泽消太被喊来了。

鉴于在负伤状态下还被迫使用个性,恼火的相泽消太在班长饭田天哉的解释下和周围遭殃同学的证词中快速分清楚了□□以及主犯从犯。

#爆豪胜己你的神经敏感脑袋聪慧全部用来精准踩人家的雷了吗!!#

#有马你也是!明明几下就能把人摁倒在地非要绕着圈子拉长战线耍着圈子溜爆豪?#

#一个一个张能耐了!!#

虽然知道这是爆豪胜己挑衅在先,但是他也没想到有马柊不仅没忍住跟对方动了手,还将计就计给同学们上了一堂生动的格斗技术课。鉴于后果并没有严重到要取消两人的参赛资格的程度,相泽消太采取了合理的惩罚措施。

先写检讨两人再相互认错道歉最后通知监护人。

写检讨和认错道歉有马柊认了,但是通知监护人这件事才是让有马柊真正意义上开始后悔自己没忍住跟爆豪胜己动手。

#明明自己内里都是个二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还跟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打起来!噫!!好丢人!!#

有马柊甚至主动承认错误并向爆豪胜己道歉,只求相泽消太不要通知监护人。

“切!谁还没打过架请过家长?假女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爆豪胜己天资聪慧但是架不住脾气暴躁,从小到大也有过几次请家长的经历,过程褒贬不一。

有马柊背着相泽消太瞪了他一眼。

爆豪胜己后知后觉想起来当初在USJ时候有几个学生和十三号老师有了点语言冲突,那时候臭久好像说了一句有马柊是孤儿来着,而且那时候臭久的话的意思……

“抱歉,这次的事情是我冲动了。”在有马柊诧异的目光中,爆豪胜己狰狞着一张脸,恶狠狠的道歉并进行自我检讨,“所以,通知家长的事情就算了吧,相泽老师。”

虽然不知道有马柊和学校又或者是其他什么人牵扯到什么导致她不能全力出战,但是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有马柊毫无顾虑跟他好好打一场,不请家长就不请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