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职业审神者,个性锦鲤[综] 》汨罗江里一尾鱼

第 10 章

“什么,小黑子关系最好的朋友?”黄濑惊讶地坐了起来,大声说道,“那当然是我了!”

红瑾握着手中装着西瓜汁的杯子,觉得自己问错了对象。

人有滤镜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滤镜是安在自己身上的。黄濑同学,请问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觉得内心受到了谴责吗?

他敲敲桌面,唇角勾起:“可我听说,他和青峰的关系最好。”

“不过是篮球上罢了。”黄濑表情僵住,憋了半天,终究还是说道,“在生活上,我和小黑子可比小青峰合拍多了。”

红瑾站了起来,告辞道:“好了,我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感谢黄濑同学的帮助。”

黄濑完全不知道自己帮到了什么,一脸懵地看着他走开了。

“不过小黑子有哪里出问题了吗?”黄濑摇晃了一下面前的吸管,苦思不已。

有了之前的经验,红瑾终于在帝光一角找到了青峰。潺潺流水清澈不已,有水的地方,对他这种水生的妖怪来说更容易找人。

青峰就坐在河边,后边的墙壁遮挡了阳光,让他隐藏在阴影之中。红瑾走过去的时候,他似乎察觉到了,但是没有给出任何的反应。

“青峰大辉?”红瑾走到他的面前,插着兜问道。

躺在地上的黑皮少年睁开了一只眼睛,看到他之后懒洋洋地问道:“你是谁啊?”

红瑾也不气恼,直接做到了他的旁边,问道:“篮球部都去训练了,你不去吗?”

“训练?”青峰奇怪地重复了一下这句话,回身反问道,“你觉得,我就是不训练,又有谁能打过我吗?”

红瑾摸了一下唇角,对他的狂妄终于有了理解:“你这么说,是因为你很厉害了?”

青峰这下直接懒得回答了。

“那你觉得,你和赤司,谁更强呢?”

青峰嗤笑一声,回道:“当然是我了。”

“哦,你们有没有比试过。”红瑾露出不信的模样,怀疑道,“我倒是觉得赤司比你危险多了,是你不敢比吧。”

“你这家伙在说什么?”青峰忽然一跃而起,抓住他的衣领,居高临下地说道,“不知道哪来的家伙就要教训我了吗?”

“冷静一点,我可是你的老师。”红瑾的目光注视着他,明明是温和的面孔,那眼神却是极冷。他的手放到青峰的手腕之上,用力一捏,那只放在他领口上的手就不由自主松开。

青峰痛得龇牙咧嘴,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是哪来的。

“你刚才恼羞成怒了。”红瑾提着他的手又把他给压着坐下来。他半蹲下来,直视着青峰,“这是不是证明,其实你并不能认为自己能赢过赤司呢?”

青峰嗤笑一声,从他手中拽开自己的手腕,略带恶意地说道:“那你也得让赤司和我比较一下啊。”

红瑾挑眉。

青峰靠在墙壁上,百无聊赖地说道:“你以为整个初中篮球界有几个人是我的对手啊,奇迹的时代倒是有,可是赤司不允许我们互相比赛。”

红瑾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那家伙说我们现在身体发育还没到时期,贸然比赛,只会对身体造成损伤,影响之后的篮球生涯。”他摸了一把后颈,如同冷锋一般的靛蓝双眸之中,俱是战意,“如果不是他规定我们之间不能比赛,帝光的最强者,早就出现了。”

“那还是你在说大话。”红瑾嘲笑他,“也就是说,你还有好几个对手没有打败,可就已经说大话说‘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了’,年轻真好,说这种话也不嫌丢人。”

青峰大怒,觉得这家伙真的不识好歹:“你这是一个老师该说的话吗?”

红瑾这才想起自己的人设,他抿抿嘴角,努力给这位中二少年露出一个笑容:“是这样的,青峰同学,既然赤司觉得你们的战斗会伤害到身体可是又允许你们和外面的对手决断,那不是说明他和你一样看不起其他选手了。”

“我没有看不起。”青峰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他已经忍耐了许久,终于在红瑾这个陌生的家伙面前道出了自己的心意,“可是,你想自己面对的对手是没有一点能力,只会抱怨你太强,没有一点战意的家伙吗?”

在他面前,那些对手连手都不愿意抬起来,甚至不想再走一步,每次看到,青峰都觉得烦躁到不行。

那群家伙说他是怪物,可是他们连战斗的意志都没有。

他看起来委屈极了,借着这次的机会发泄出了隐藏在心中的不满。红瑾听得连连点头,然后反问:“那你为什么还要玩篮球吗?既然不快乐,那就退出篮球部吧。”

青峰话语戛然而止,他不敢置信地望着红瑾,也不知道这种惊诧是送给红瑾,还是送给自己。

“离开篮球……”他低下头,开始喃喃自语。

“对啊,既然不快乐,那就不要玩了,不然还给周围的人徒增麻烦。”

“开什么玩笑啊。”青峰忽然说道,“居然不让我再打篮球,你这家伙是在开玩笑吗?”

他那模样看起来难过极了,红瑾也不再逗他,说道:“你看起来并不想放过篮球,那就这样吧,我和你比赛。”

青峰狐疑的目光在他身上打量了一圈。

“你和我打?”他劝说道,“不要开玩笑了好吗?”

“当然是我和你打。”红瑾敲着手臂,抬了抬下巴,“在这之前,我想知道,你对天赋不如你的人到底是什么态度。”

“什么什么态度,都是群没有志气的家伙。”想到赛场之上在他面前低下头颅,颓丧不已的对手们,青峰就觉得一股气不知道像哪里发泄,“他们但凡努力一点……不,没有天赋就是没有天赋,篮球是靠天资的,他们追不上我。”最后一句话,甚至带了一丝赌气的意味。

“包括黑子吗?”红瑾加了一句。

青峰猛地抬头,注视着他云淡风轻的面容,僵着脸反驳这句话:“哲,哲肯定不一定啊。”

“哦,你表现的可不是那样。”

“那是因为我不需要影,也可以赢过任何人了。”青峰看着自己的双手,它们曾经打败了无数的对手,也接下了无数个黑子的传球,现在,曾经篮球带来的快乐已经逐渐消失,留下的,也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痛苦的回忆。

“我们打个赌吧,青峰同学。”红瑾知道这种家伙的软肋以及痛点,故意说道,“赤司不让你们比是知道你们实力差不多,所以害怕伤害到身体,和我却不会有这种担忧,毕竟我们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青峰怪异地看了他一眼,再看看那细瘦地仿佛没有经过一点运动的身体,怎么都不敢相信这种大话是从面前这个四眼面前说出来的。

“你在开玩笑吗?”

“我从来不开玩笑,青峰同学。”

“既然你已经不需要影了,那我们打赌吧。”他的脸上绽开一个微笑,投给青峰一个算计打量的目光之后,这才说道,“要是你赢了,我可以帮你说服赤司和你比赛。要是你输了,那就放弃和黑子光影的位置,让黄濑成为新的光。”

听而这个赌约,青峰的面色古怪起了。他皮肤黝黑,这回转变了好几个神情之后,终于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你是黄濑那家伙找来的演员吗,演技还挺好的。”

“那家伙想踹掉我当光,又欠揍了吧?”不是他不相信,实在是黄濑平时就老是让黑子多给他传几个球,还当着的面前吹嘘自己的能力。为此,青峰还揍了那家伙好几次,一听到红瑾这个奇怪的赌约,他就觉得是黄濑那家伙在其中捣鬼。

“当然不是。”红瑾打断他的胡思乱想,“我不过是觉得黄濑同学心思纯澈,外加想要多管闲事罢了。”

“怎么,你不敢比吗?”

激将法虽然老土,但是对待青峰这家伙,还是很管用的。

“谁不敢了,来。”青峰站起身热身了一会,说道,“去篮球场。”

“好的。”红瑾跟在他后面,两人共同向篮球场走去。到了的时候,篮球部的人还在训练,看到许久不来的青峰居然回来了,一个个都露出震惊的神情。尤其是黑子,这种震惊在看到青峰身后的红瑾之时,显得更为诧异。

“回来了。”赤司看起来格外平静,拿起一个篮球递了过去,“既然如此,就先训练吧。”

他这模样,仿佛青峰只不过是出去打了一场比赛,而不是颓废着逃了许久的训练一般。

“谁说我是来训练的。”青峰抓了一把脑袋,从他手里接过篮球。

周围的其他队员看到他这个样子,除了一军的几人,都是咬了咬牙,对他有些不满。

无论是狂妄的态度还是不用训练这种特权,都让他们对于青峰很不服气。就算是有强大的实力打底,这群人都不如信服赤司一样,信服青峰。

红瑾将这些看在眼睛,挑眉走到了青峰面前。

“安原老师,你喜欢上我们篮球部,要来这里当经理吗?”赤司开了句玩笑,指着粉发女孩说道,“首先声明,就算是经理,也得拥有与桃井相敌的实力才行。”

“谁说我是来玩闹的。”红瑾指着青峰,自信说道,“我当然是来打败青峰的。”

球场上一片哗然,盯着红瑾的样子,仿佛他是什么稀有动物。

而这场看似闹剧一般的比赛,居然得到了赤司的同意。

双方比赛之前热身,红瑾却拿着手机来到了一旁坐着,就这么看了起来。

黑子有些担心,走到他的面前说道:“老师,你要是不去热身的话,可能等会会拉伤的。”

他的目光不经意落在红瑾的手机屏幕之上,只是扫了一眼就离开,却不难让他看到红瑾打开的页面是什么。那曾经也是他接触过的东西——篮球基本规则介绍。

黑子的心里,忽然有了个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