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攻为攻 》常念君

第 19 章

也许是灯光太迷惑人,也许是这个气氛下需要一个唇贴唇的亲吻。

卫卞舔舔唇,他脖子上搭着戚庄的手,不重,但他抬不起头,也没打算抬起头。戚庄手心越来越滚烫,烫得他竟然有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他试探的又往下低了低头。

这个情况下,任何一个小动作都会被对方发现。戚庄的目光不自觉地移到他的唇上,看那道被他舔出来的湿润痕迹,声音轻飘飘的像风,“能伸舌头吗?”

“你手心里黏糊糊的,”卫卞越来越近,动作慢的可以去拍电影,这么一点距离被他演成了万里长征,“紧张?”

“紧张,”戚庄喉结滚动了一下,“我肺活量比你强,我应该是进攻方。”

“我吻技比你好。”

废话说完,他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不到一个手指的宽度。

卫卞停住了。

“你还化了妆,”戚庄,“唇上涂东西了没?”

“不知道,”卫卞还真的认真想了想,“没注意,应该没啥,刚刚没尝到什么奇怪的味道,哥哥这颜值这帅脸,没必要再涂个什么胡七八糟的唇膏吧。”

他和戚庄对视,本来想说些也改了话头,喃喃道:“先说好啊,老子亲你不代表想跟你谈恋爱。”

“你这句话说的有点像渣男,”戚庄的眼里荡开笑,“也有点像此地无银三百两。”

“日,”卫卞视线往下移,“……啧,该怎么伸舌头,舔你一下,还是直接伸进去,要不再来点前戏,亲亲嘴巴?”

“……都可以,别问我,这样感觉好尴尬。”

王者成了青铜,这对话实在是又蠢又丢脸,卫卞受不了了,咳了咳,一本正经道:“你卞哥哥要亲你了。”

戚庄直接压着卫卞的脖子往下。

在唇舌即将相贴的那一瞬间,舞台上传来巨大的响声,嘭的一下,“卫卞呢卫卞呢卫卞呢!”

卫卞腾的一下站起身,那身手之快让人惊叹。戚庄也迅速起来,两人中间隔着半米的距离,面上一派淡定的往外面看。

喝醉酒的一个男人跑上了舞台抢走了麦,脚下摔了一跤,被扶起后醉醺醺的指着底下的人群,“卫卞你出来啊!我兄弟喜欢你老长时间了,就他,他就是我兄弟,你看到了没?”

卫卞在角落里头握拳抵在唇边,“……艹。”

戚庄顺着男人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人群里头有一人满脸涨红垂着头,很不好意思。他眯着眼深深看了那男的几眼,把人记住了,“宝贝,有人跟你表白了,你不出去回应回应?”

“每个表白的我都回应不是要累死?”卫卞拿余光瞅他,“戚大少爷,难道你每个都会回应?”

这种时候谈论这种问题总有种遍地是陷阱的感觉。

戚庄想了又想,仔细斟酌后回答:“当然不。”

“我一般不会给他们向我表白的机会。”

听到这句话,卫卞特地扭头看他,“没明白,你演示一遍?”

戚庄眼神示意他,让他来配合演出。

卫卞咳咳嗓子,“戚庄,我……”

戚庄笑容温和,态度有礼,“滚。”

卫卞惊呆了,半晌才回道:“我日。”

还有点不可思议,“你就这样拒绝别人的?”

“这怎么是拒绝别人呢,”戚庄笑眯眯的,“都没说出来表白的话。”

“你也够骚的啊,戚庄,”卫卞上上下下打量戚庄,似乎重新认识了一遍,“人设崩了。”

戚庄被逗乐了,“我什么人设?”

“和谐友爱的人设,”卫卞摸摸身上,没有烟,他问戚庄,“有烟吗?”

戚庄递给他一根,把火一起扔给他,本来想自己凑过去给点燃的,但刚刚“接吻失败”,导致他靠近卫卞,就觉得浑身都不大自在。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就像有人挠着你的敏.感点,他挠的力气大了会疼,挠的轻了又不爽,就想保持这距离别动,目前先这样。

戚庄这一盒烟是新的,里面只少了两根,卫卞夹着一根在指间,“你烟瘾大不大?”

“不大,”戚庄摇摇头,突然说道:“我喜欢品酒。”

“哦,”卫卞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自己的喜好,礼尚往来,他也提了一嘴,“我喜欢吃辣。”

“我对香水很挑剔。”

“我很烦在我面前装逼的人。”

戚庄揉揉额头,觉得得为自己说句话,“我没在你面前装过逼,我本身就很牛逼。”

在台上喝醉酒的男人嚎了两句还没看见卫卞,当即作势要扯开自己的衣服,“卫卞!你再不出来我就脱了啊,真脱了啊?反正我和醉酒了,丢面就丢了,辣着你们客人的眼睛我可不问。”

刘诚,“……把他弄下去。”

几个人放下手里乐器,都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直接把人抬了下去,醉酒人的朋友慌忙过来接过,不停地鞠躬道歉。

吴阳看他朋友被羞的腰都弯在地上了,心里想着不是喜欢卫卞吗,把我卞哥牵出来溜溜给你看看,要不多尴尬啊,没准迈爱度又流失了两个客户。这么想着,他也举起来麦,“卫卞卫卞,呼叫卫卞,卞卞哥?”

醉酒人的朋友动作猛地一顿,抬起头看着吴阳,眼睛亮晶晶的,里面的期待比头顶的束光还要刺眼。

吴阳挠挠头,认真了点,“卞哥,过来啦。”

卫卞当然听到了。

他抽完手里这根烟,把烟盒扔给戚庄,“我过去了。”

戚庄应了一声,忽然道:“卫卞,你还欠我一个亲亲。”

亲亲?多大年纪了能不能不卖萌好好说话。

卫卞被呛着了,连咳嗽好几声,脚步都加快了一瞬,“是你欠老子一个亲亲。”

他又加了一句,“我亲你只是想体会体会那种感觉,你别多想懂吗?”

戚庄同时开口道:“我只是提醒你,没有一定要和你亲吻的意思,也并不代表什么。”

靠。

今天犯了什么邪。

什么话都能说一块儿去了。

卫卞僵着脸走了,绕着原路到台下,他还没过去,已经有人看到他了,“我们卞哥过来啦。”

娱乐报纸、时尚周刊上经常有对全球男明星的帅脸排行榜,有时候是国内,有时候是国际性质,但每次排行都会引起许多争议,上了的嫌位置低,没上的嫌不公平,很多人或多或少的见过那些经常在杂志上出现的面孔,有的时候,见过卫卞的人也会畅想,如果全国人民知道这儿有一个长成这样的帅哥,他们还会满足那些排名上的男明星吗?

那种心情就像发现了一块无主的宝玉,既兴奋的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宝玉是多么漂亮多么珍贵,又警惕着生怕多一个人知道就会多一份被抢走的危险。

卫卞没对象没情人,人总是会习惯性的将无主的东西幻想成自己的。

一想到东西可能会变成自己的,没人觊觎也变成优势了。

前面闹的厉害,在吴阳没喊这一嗓子之前,谭巧儿和徐梁是打算离开的,他一喊完这句话,谭巧儿当即坐下了。

徐梁抿抿唇看她,半晌没说话,也跟着坐在旁边,看着谭巧儿专注的在人群里一个个逮着卫卞的身影。

好不容易走了一个花花公子,谭巧儿的心思又放在了另一个花花公子身上。

还是个调戏了他,是个GAY的花花公子。

徐梁认识了谭巧儿有四五年,光喜欢她就喜欢了有至少三年,大学就认识,最美好最自由的时光里都有这姑娘陪着。

家世也对得上,他就不明白了,如果一定要订婚,为什么非得去找戚庄,为什么非得去找这么个浪子来糟蹋自己?

徐梁也问过谭巧儿,可谭巧儿不告诉他。

想到这就烦躁,他也跟着抬眼去看,刚刚没仔细,他现在倒想看看这个叫卫卞的到底有多大的魅力,能让谭巧儿露出这种从来没露出过的神色。

卫卞走到了吴阳面前,屈指在他头上一敲,“喊哥哥干嘛?”

“营业了哥哥!”吴阳捂着脑袋,装的委委屈屈的,“我求你认真点,之前老板还特地交代过,可以上厕所,上厕所超过十分钟就得呼叫你。”

“糟老头,”卫卞暗骂了一句,眼神往周围随意一瞥,就看到他侧边有一个孩子在看着他,很激动,激动的都流了泪。

正是醉酒人的那个喜欢卫卞的朋友,他语无伦次,“卫、卫先生,我……”

卫卞下意识地想到了戚庄,直接说了一个字,“滚。”

然后那孩子直被他弄哭了。

“……”卫卞摸摸鼻子,“滚回家吧小宝贝,早点睡觉才是乖孩子,嗯?”

一句话又让人家止了泪,脸上泛起了红晕,扭捏地说了自己的名字,接着把喝醉的人拖回家,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

吴阳叹了一口气,“卞哥,你真是个祸害。”

卫卞撇了他一眼,冷笑两声,后退一步,猛地跃上了台。

酷!

这动作帅极了!

刘诚郭浩和吴擎老老实实的走楼梯上去,吴阳本来就在卫卞的旁边,一群人盯完卫卞,就将视线放在了他的身上。

吴阳,“……”

尴尬。

这台子高,他个子快一米七八,挺高了的,这台子到他肩膀,估计是一米四五左右,作为#卞哥的掌上明珠#,他不好意思从两边走楼梯上去,一只脚踩着舞台边,小声喊着卫卞,“卞哥,拉一把。”

卫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只把吴阳瞅的尴尬的陪笑才伸出手把人拉上来。

舞台上看的高,也看得远。卫卞回过头往侧面看,刚刚带的那处斜角陷在黑暗里,什么都看不清,更别提里面的人。

他不知道戚庄是不是还待在那块,刚要转头,斜角口伸出一只手,束光刚好转到那附近,隐隐约约照出了那只手比出来的手势。

大拇指和食指尖交叉,比了一个心。

艹,幼稚。

幼稚到爆,土到爆了。

卫卞摸摸头发,扭过了头,又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是不是太过冷漠,毕竟对方还欠了他一个吻,如果他这么没有反应,戚庄不和他接吻了怎么办?

他还想亲身体验体验热吻的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

这么想着,他随意伸出左手,朝着那个角落,敷衍的比了一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