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剑徒之路 》惰堕

第15章 一个机缘

火拼井妖三天后,李绩总算等到了他一直盼望的消息,重法道人明日离开慈溪,特意指定由他护送。‘终于要来了么’李绩心中明白,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凶宅舍命博妖,无视井妖遗宝,回镇守口如瓶,他做的这一切,其实只为道人的一次指点。修仙艰难,尤其象他这个年纪,没有地位人脉资源的普通人。错过这一次,他想不出来在哪里才能找到下一次机会。

尽人事,听天命,如此而已。。。他已经决定了,即使这次道人还是拒绝,他也会离开慈溪。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他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留在这样的地方积攒实力。。。懒惰是时间的葕生品,习惯于安定舒闲只能让他越来越失去走出去的勇气。。。哪怕最终与修真无缘,趁年轻多出去走走看看也是好的。。。拿定主意,终于放下了患得患失的心情,一夜无梦。。。

双城位于慈溪西北方向200余哩,沿途多山路,偶有盗匪出没,这些对无论是重法还是李绩来说都不是问题。大名鼎鼎的李游徼在慈溪周边还是很有威慑力的,这条路他一个人都走过很多次,贼寇也不来惹他,没多少油水还是块硬骨头,何苦?

慈溪为道人准备了一辆马车,当然是出自王大户,以李绩想来,道人在凶宅戮妖恐怕是伤的不轻,否则以他神出鬼没的道家手段,这慢腾腾的马车纯属浪费时间。

出自重法要求,此行没有安排马夫,一行就他两个,好在李绩对赶车也不陌生,比不了熟手,正常行驶还是没问题的。

两人清晨出发,一路无话,打尖休息,喂马上料,皆李绩一人包了。道人一直待在马车上,连李绩递上的干粮都不用,‘也许修道便是这样,餐风饮露就形容这样的人’李绩不无恶意的想到。

道人一言不发,李绩也有些厌倦这种沉默中的期待,他不喜欢这种被人掌控的感觉。干脆晚上也不休息,连夜赶路,第二日辰时,经过一日一夜的奔驰,终于看到双城并不高大的城墙。在进城前最后一处山坡上,久未出声的道人敲响了车壁。

李绩停下马车,看着道人下车,走到山坡前静静的凝视着远处的城墙,良久,才问道,”你可懂修真?“

”不懂。。。“李绩实话实说,这道人人老成精,他总有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

重法道人点点头道,”北域寒洲,王国上百,大城数千,人口兆亿,真正结成金丹,有望长生大道的,十数年不过几人而已,这种几率,你可知意味着什么?“

不等李绩回答,道人继续道,“远了不提,就说南离国,近亿人口,每年感气入体踏入修真门槛的不过百人而已,这还不过是修真的第一步,其后修行,愈往上愈艰难,真正有所成者,又有几人?老道我百年修行,仍结丹无门,老来只能在这双城享受些荣华富贵,若早知如此,数十年苦修又何苦来哉?”

看李绩默不作声,道人叹了口气,“在外人看来,修士可行云架雾,控水唤火,掌间雷霆,那是大大的风光,更兼寿数增长,莫不心向往之。却不知修道一途,艰比武道,险胜仕途,人前风光下,却不知背后有多少辛苦。你心性坚韧,多谋善断,不溢浮夸,从心性上来说实为修道良才,但是。。。你年纪已过双十,根骨不堪,不过中下之姿,却是修行大忌。所谓财侣法地,你更是一样不沾,硬生生强入此途,却未必如在凡世中生存更易得善终。”

道人转过身,直视李绩,“若你年幼几岁,凭你心性,吾或可收你为徒,但你现下状况,吾为师门规矩所限,却是不能收你,吾有几句话问你,你可持本心回吾?”

“道长请讲,小子必不违本心。。。”

“吾若与你一个机缘,无论成功与否,你我之间因果必然了结,汝知否?”

“小子明白,一个机缘足矣。。。”

“修真艰难,诸般关隘,更兼门派林立,道统纷争,与人,与妖,与鬼,与他界,常常生死相斗,道未修成身已陨,殊为常见,汝知否?”

“绩不惧生死,总比碌碌无为,混吃等死一辈子来的有意义。。。”

“一入修真深似海,却待回头无双亲,凡世中的亲朋好友,恐皆为烟云,汝知否?”

“绩虽非孑然一身,但在这世间却无甚牵挂。。。”

“如此,吾以下所言,你听仔细了。。。”道人郑重道,“吾虽不能收你入吾门墙,但吾有一友,道法精深,为新月宗内门长老,彼等新月宗,今年九月,有一次开门纳徒之会,此宗近些年常有不遂之难,宗内传承艰难,故收徒标准却是放宽了不少,这便是你的机会。。。汝持吾信物,可得一次机缘,但最终能否把握,端看你的运气,却与吾无关,你可明白?”

“多谢道长指引,路终是自己走出来的,如何怨得他人。。。”李绩心情澎湃。

重法道人点点头,从囊中取出一只玉简,想了想,又取出两锭五十两金子,”新月宗在周国境内,其国都申方城郊外有一座道观名晓月观,你持吾信物直接交与观主既可,自有人安排。。。这百两黄金,便算吾的临别赠礼吧。。。“

”这如何使的,既得机缘,怎能再收钱财。。。“李绩大礼拜下,再想推拒,抬头看时,眼前哪还有道人的踪影。。。

李绩心中感慨,和重法道人接触虽然不多,但此老颇有古君子之风,品行高洁,面冷心热,实可为良师益友,可惜自己福薄,终归于他失之交臂。看他这般不看好自己,莫非自家根骨真的很差?或者年龄的因素如此重要?思来想去,也不得结果,只能按下心中惆怅,把玉简珍而重之的贴身藏好,调转马头,回往慈溪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