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医士无双 》水红西三

第381章我想办法……

一个上午时间,选人结束。

周一生领走十五个学弟学妹中,展依依那一伙自然在列,小团伙如愿以偿,临了了还不愿意放周一生走,软磨硬泡要请他吃饭。

“师兄,十五个啊,你也太厉害了。”

“这可一下子解决了我们的大难题……”

可以想象,班级群里别提多热闹了,少不得对这位风云学长一阵八卦。

毕业实习,当然都想往大医院里钻。

学弟学妹们因为能进中心院而心花怒放。

但作为过来人,周一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他们,他们想多了。

就以张主任为例,要走三个名额也没多少表示,就是一句话的功夫,毕业实习算是学校的‘义务’教育,总而言之一句话,能不能留院,各凭本事。

周一生也没想给大家泼冷水,反正进了中心院,各科带教会教他们做人……做狗的,实习狗。

吃饭地点就在校外的炒菜馆,价格亲民。

十几个人一个包厢拥挤的坐下,周一生又有一种回到上学时候的感觉。

“师兄在哪个科室呢?”

“急诊。”

“啊?”大家面面相觑,自然觉得急诊不好。

小崽子们还没经历过‘现实的残酷’,这会儿竟然还在挑三拣四,周一生无奈道:“实习跟工作没关系,我们这届毕业的人,留在中心院的就三个。”

“我,苏权,另一个还不是在中心院实习的人,只是因为在县区医院表现好,被一个调离的领导带进了中心院。”

那人叫刘德业,影像2班的。

之前在周边县医院影像科,科主任扩编来中心院,因为俩人是老乡,就带着他进来了。

当然,有些事情经不住往深处想。

刘德野有没有给科主任塞红包,找门路,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事情还是周一生刚回来时,苏权告诉他的,至今两人还没见面。

就这一句话。

场面冷了一下。

说好不泼冷水的周一生,还是让小崽子们难受住了。

饭后。

周一生开车走了,下午他们报名就跟周一生无关了,另外还有一句话他没说……各校实习生将会有六个进入急诊。

交大五人、秦北五人,加上秦中十五人,二十五选六,他们中大概率有人进来,进入他们不喜欢的急诊,并且经受折磨得四个月实习期。

等他走后。

众人商量着,想去哪个科室。

展依依当仁不让,直接道:“我肯定是要去急诊的,俩师兄在,能学到东西。”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急诊科那水深火热的地方,早就被医学僧们视为‘禁地’,而且仔细想想,师兄也还在实习期,真能照拂得了他们吗?

“我还是算了,急诊太累了,昼夜颠倒,而且又脏又累。”展依依团伙里,当场就有人叛变了。

最后一商量,十五个人,有五个愿意去急诊。

但是……

他们白商量了。

去哪一个科室,轮不到他们说得算。

……

秦北地区,偏南一百公里。

秦北石油老区旁,三幢裙楼组成一个山字,正是油厂医院。

原名是石油家属医院,现在归入地方管理,主要收治病人却是油厂周遭的村镇,偶然才有油厂职工过来看病,大多是感冒发烧,或是刷点药。

同样是刷医保。

在油厂医院的药价,要比秦中市区里便宜太多。

一群刚刚进厂上班,火气旺的小伙子们,领上了医保卡后,就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在药店、市区刷卡买‘避孕药’,价格32-45不等。

品牌、药物都是一模一样,而在油厂药方刷,23元。

药品都是进价,医院至多赚一两块钱。

其他药物也是一样。

只是他们大多不卖别的,就买……咳咳,火气旺嘛。

王建飞的两厢国产小车开进医院大院,车子急匆匆在医院正门刹停,也来不及去停车了,看起来慌忙之急,摔了车门,他就冲了进去。

大厅内的人看着他的模样都觉得奇怪。

而很快,左侧裙楼就响起他的怒喝:“人呢?人呢?!谁让他们走的?”

一个慈祥老大爷,蹲着茶杯,不卑不亢:“谁也没让啊,他们自己走的,建飞啊,你消消气。”

那人是副院长,也是王建飞的师傅,快退休了,整个人特佛系。

王建飞面红耳赤,面对师傅的淡然,除了着急就是着急:“老师,骨科本来就没人了,好不容易来三实习生,跑了俩,这算怎么回事?”

他师傅淡淡道:“你都说他们是实习生了,人家去或留都是自愿的,大不了你就给学校反应一下情况么……”

反应?

反应个屁!

有胆子走人的实习生,肯定早就跟学校打点好关系了,王建飞反应上去有什么用?

油厂医院难啊。

别说留人了,年年都有干了一半就走人的实习生,今年倒是好了,刚上班三天,跑了俩。

老师傅叹了一声,也是无奈啊。

城乡衰退,集中城市发展。

想当年,油厂医院多好的单位,市区里的人都巴不得调过来,可现在……偌大的医院,都快成了废墟,若非归给了地方管理,成为地方医院,收治周遭村镇病人,这医院早就黄了。

王建飞发了脾气,一屁股坐在板凳上,抱着头无奈啊。

他一个骨科,满打满算加上他才四个医生,好不容易今年三个实习生都给了骨科,跑了俩,算怎么回事啊?!

“师傅,我不想干了,骨科解散算了。”

办公室内沉默一阵。

副院长也说不出宽慰的话来了……

等了好久。

老头子点点头,道:“那,那我去想想办法吧。”

王建飞看师傅走了,微微摇头,能有办法早就想到了。

说实话……

要不是看在师傅的面子上,王建飞也早就走人了,根本不会在这里苦苦支撑。

情况一年不如一年,在王建飞想来,顶多再熬两年,副院长到了退休的年纪,骨科也就该散了,一个科室四个人,他当毛的主任,说出去都臊得慌。

而副院长,颤颤巍巍出了门,摸出老年机,又摸出一个电话本,寻寻觅觅翻到一个号码,在医院楼下打了出去——

“哎,王局,我啊,老刘,刚来我们院的实习生跑了俩,哎,工作干不下去了,不然……不然骨科就这么算了吧!”

“我那个徒弟你见过的,王建飞,人踏实,在医院干了这么多年,勤勤恳恳。”

“你帮帮忙,给他找个好单位。”

“油厂有病人咋办?”

“哎,油厂有事故,送来也就做紧急处理,谁放心我们做手术啊,没有好医生,病人留不住的……我还有两年退休,培养几个孩子,能做简单处理就行。”

“好,那我等你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