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宿敌违令结婚了[星际] 》辣心

重启圣物之争

帝都星的夜晚灯红酒绿、星光漫天。

为了追求浪漫,加卢亚人甚至在整颗星球的能源保护层上绘制了姹紫嫣红、飞鸟走兽。一旦夜晚来临,那些有能源供应的鲜花鸟兽便纷纷倒映在天空中,花瓣纷飞、鸟兽长鸣,十分壮观。

再加上帝都星四周分布的十二颗守卫星,每颗都宛如银河瀑布一般流泻着金色或银色的尾巴,吊挂在深色的夜幕之上,那精妙绝伦的程度,几乎令人窒息。

帝都,娜尔达城。

唐限仰躺在冰凉坚硬的楼顶上,一边喝着辛辣的烈酒,一边抖着腿,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楼顶下就是娜尔达城最繁华的一条街道。

街上人头攒动,喧闹不绝,路边娱乐设施比比皆是,灯红酒绿、一派迷醉,与改造人所在的奴隶星球那死寂冰冷的夜晚形成惨烈且鲜明的对比。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唐限笑着向天敬了一杯酒。

“黄昏早就过了。”低沉到有些嘶哑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唐限挑眉看去,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楼顶边缘站立了一道人影,那人影全身笼罩在黑暗中,连一丝真容都不得见,若不是背后映着五彩斑斓的灯光,想来无人会注意到那里竟多了一道人影。

“别一来就扫兴啊,我好不容易想起这么一首诗,还没充分发挥它的意境呢,就被你一句话给破坏了。”

那人影没说话,只是在下一瞬出现在唐限身边,直直地站在那里。

“……吓唬谁呢?”唐限端着酒杯,佯装不满地瞥他一眼。

与此同时,唐限的通讯器发出滴滴的声响,一道讯息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时间到了。”人影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

关闭通讯器,唐限仰头喝下最后一杯酒,将酒杯朝后一扔,少顷听到酒杯碎裂的声音。

“那就上吧。”

过了片刻,人影道:“……嗯。”

唐限笑了一声,恰好四周空间异动,两人同时朝天上看去。

原本浓重的夜色里,无尽的繁花在天幕上盛开,蝴蝶展翅、飞鸟鸣啼,还有山泉瀑布由上而下。

楼下孩童的惊呼声、大人的叫好声此起彼伏,衬得唐限这一方楼顶更是阴暗死寂。

唐限感叹:“如此美景,只此一处啊。”

笼罩在黑暗中的人影微微侧身,似是看了他一眼。

“嗯。”

唐限哈哈一笑:“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个样子,多说一句都不肯。这么一比较,文家那个小怪物可比你有意思多了。”

“……”

“给你。”唐限从地上起身,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复古荷包扔给他,“省着点儿用,东西不多了。”

黑影苍白的五指在夜色里一闪而逝,宽松的黑色斗篷遮住了他的一切,只留下影子一般的虚影。

“……唐限。”低低的声音从斗篷下传出,而此时唐限已经乘着夜色而去。

黑影朝着那个方向凝视半晌,或许是他的视线穿透力太强,哪怕隔了千里,唐限还是感受到了。

有笑声从远方传来。

“怎么了,我的小先生?”

黑影没说话。

“小先生,我知道你想我,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等。”这句话说完,黑影再想说话时,唐限的气息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黑影更加沉默。

沉默之后,身影消失。

安静的楼顶上,除了透明的酒瓶碎片,再没有别的痕迹留下。

*

“笃笃——”

轻轻的敲门声在夜色里响起,坐在书桌后的风翦浑身一震。

“……进。”

唐限笑笑,伸手推开早就为他留好的门。

“风家主,好久不见。”

“久?是挺久了。”风翦牢牢坐在位置上,目光冰冷地看着悠然坐到待客椅上的唐限,“你来得倒是挺快,看来帝都星严密的防护对你来说真的形同虚设。”

“风家主这可真是误会我了。”唐限勾起唇角,笑得温柔可亲,“我可是跟着风麟一起来的,没有他的通行证,我怎么可能进得了帝都星。”

风翦面色微沉。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唐限身子往前倾了倾,一手撑着下巴搁在书桌上,一手随便翻了翻桌子上的文件,“说对你们风家没有企图吧,你肯定不信;说有企图呢,我又有点儿冤。”

“唐限!”风翦瞪着他,再也不掩饰自己的怒气,“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你以为我真是什么都猜不出来吗?!”

见唐限垂着眼、老神在在地不说话,风翦咬着牙道:“你当年,到底有没有重伤!”

“……不太好说。”唐限挑眉看他一眼,“起初确实重伤,不然也逃不过那些人的检查。”

“后来呢?”

唐限笑了:“当然是醒了。”

哪怕已经猜到当年的真相,风翦还是怒不可遏。

“所以,你是故意的。”风翦咬牙切齿,“我父亲,是你故意引去的。”

“冤枉,冤枉。”唐限淡淡道,“我虽然醒了,但却是什么都没做。各家的损失不能算到我头上。”

风翦闭了闭眼,努力压制住心底的怒火和恨意,缓缓道:“你竟然还敢找我风家合作?唐限,谁给你的胆子!”

唐限眼皮微抬,看了对面的人半晌,渐渐地露出一个笑来。

这个笑冰凉又刻薄。

“风家主,你父亲前往Z17星是他自己拿的主意,没有人用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去;「圣物」的去向也不是我说的,全是你们几大家族在一块自己推测的,我只是在医疗舱里睡了几年、养养身体而已,你怎么能把你父亲去世的责任全部推给我?”

风翦拍桌而起。

唐限不为所动地继续道:“我为什么不敢来找你合作?你不只是你父亲的儿子,更是风家家主。还是风麒、风麟的父亲。于公事上,我这里有利可图,你身为风家家主绝对舍不得拒绝;于私事上,我可以救风麒,你更是舍不得放弃。我今天出现在这里,你心中明明是求之不得。”

唐限看着他,一字一句,轻柔中透着阴冷:“咱们,谁在装?”

风翦心口一颤,喉间滚动几番愣是没有说出话来。

“坐下吧,慢慢聊。”唐限手指敲了敲桌面,“反正时间还长。”

室内寂静半晌,风翦终于慢慢坐回原位。

“你想要什么?”

唐限笑着摇头:“以风家如今的处境,这句话该我来问。”

“……”

“风家主,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和你们合作?论军事实力,文家比风家强上太多,哪怕是我手下的‘鬼兵’,也比你们风家弱不了多少。论科研实力,E博士怎么样?他可是一直站在我这边的,我不信你身为风家家主会不知道这一点。论财富,这一点我确实不如你们风家,但是你说如果我想要的话,帝国其他家族有几个会不把资产往我这儿送的?”唐限笑容温和,语气轻慢,“「圣物」,或者基因重组技术,只要我张张口,连皇室都要任我予取予求。”

风翦青白的脸上渐渐怒意横生,眼中似乎随时能够喷出两道火来。

“既然如此,唐先生何必来这一趟?”

“哎呀呀,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吗?”唐限笑道,“风家主急什么?”

风翦铁青着脸,对他怒目而视。

唐限笑容不减,缓缓道:“风家,有风麒啊。”

“……你想都不要想。”风翦脸色沉得几乎滴出水来。

唐限好笑道:“您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想和风麒交个朋友,做场交易而已,不会把他怎么样。”

风翦道:“既然你要把话说清楚,那我也说个明白。第一,你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让我的小儿子对你十分信任;第二,你让他回来时就猜到了我的反应和接下来会有的动作;第三,你这么快出现在我面前,一是因为第二点,二是因为你想向我证明你的实力和手段。”

唐限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这点好。”

风翦冷笑一声:“聪明?在你面前谁敢自认聪明?你百年前就已经把帝国各方势力玩弄在股掌之中,这么多年过去,你暗中谋划了些什么,我还真是不敢深想。”风翦呼出一口气,道,“你这样的心思城府,我风家要是和你合作,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唐限垂眼看着桌面,语气漠然:“我说我什么都没谋划,你肯定不信。既然如此,你不如当我无聊,想给各大势力找点乐子。”他抬抬眼皮,无所谓道,“或者,是被文锵鸣勾起了兴趣,陪他玩玩。”

“你觉得我会信吗?”

“不信又怎么样?”唐限反问,“你能怎么样?”

风翦:“……”

唐限:“我能给你的承诺,是绝不动风家。”

风翦噎住。

又是一阵相对无言。最后风翦问他:“百年前你拿回「圣物」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开始算计我们了?”

“风家主真是看得起我。”唐限抬眼看他,“一百年前,我一个人,什么都没有。除了利用重伤一事让你们吃了些苦头外,能做什么?”

顿了一顿,唐限补充道:“当时就是为了泄愤而已。没有针对谁,也没有什么计划。”

风翦:“……”

唐限见他不说话,于是道:“我要求其实挺少的。就两件事。一,风家势力范围内,边缘星系的十颗荒芜星球;二,支持文锵鸣的「改造人人权法案」。”

“支持「改造人人权法案」,风家和文家就是一家了。”风翦深深看着对面的唐限,面色阴沉,“这叫要求少?”

“战神风麒的回归,总得付出一些代价。”

“我不止是麒儿的父亲。”风翦说,“我还是文家家主,我要为族里数万条人命考虑!”

“没有风麒,风家撑不过百年。”

风翦在桌案上重重一拍:“你什么意思?”当麟儿不存在吗?还是故意威胁他?

“瞧,你又误会我了。”唐限放下手,身子倚进椅子里,“皇室和雷家,不会给风麟成长下去的机会,就像当年对待风麒那样。风家主,别告诉我你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

“我……”

“你以为你瞒得了皇室?”唐限嗤笑,“风麟的第二异能,在皇室不是秘密。”

“怎么可能?!”这件事只有他和当时负责测试异能的专家知道,那名异能专家是他风家家奴,早已与他们融为一体。

“我以为我已经足够小看皇室,没想到你比我还小看他们。”唐限笑眯眯道,“你们不是利益共同体吗?怎么连皇室的底细都不清楚?”

风翦这次彻底安静下来。

所有的伪装在唐限一次次的尖刻话语里化为灰烬。

风家……当真别无选择。

“我真是不敢想……”风翦闭上眼睛,沉重道,“你会利用风家做些什么?”如此城府、如此手段,竟还需要借用风家之力,可见绝不是什么常人能为之事。

“我不是说了吗?我不动风家。”唐限歪歪头,“我如果真想动你们,最好的做法就是不闻不问,任你们被皇室慢慢磋磨吞噬。”

闻言,风翦深深吐出一口气。

“既然这样,那你听好了。”他收起最后一丝犹疑,目光犹如两道利剑,紧紧盯着唐限,“一,风家可以支持「改造人人权法案」,但你唐限和文家,必须保证帝国其他势力不会给我们施压、甚至造成任何损失;二,除了麒儿,你必须还要再作出一个承诺,那就是以后无论我风家什么人需要你的药,你都必须提供;三,从合作开始的那一刻开始,你、文家、改造人,要无限期地保证,绝不对我风家动手。”

三项条件说出,唐限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来。

“空手套白狼?”他环手抱胸,挑起下巴看着对方,“所以风家除了十颗没什么价值的荒芜星球和一个立场外,还付出了什么?”

“整个家族覆灭的风险。”风翦毫不退让地道,“还有你自己说的,我的儿子,风麒。”

“哦?是吗。”唐限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按在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那要是风麒没有那么重要了呢?”

风翦沉声说:“麒儿的情况,再坏也不会比现在更坏了。”

这次换唐限半晌无言。

“第一个条件,我答应。第二个,我同意提供给你们风家三剂药。三剂药足够你们风家制造出三个强者,这还不包括我给风麒使用的那一支。第三,风麒不死,风家我就不会动一分。”

风翦想要说话,唐限立刻道:“风家主,我虽然和你没怎么接触过,但我的事你应该听过不少。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别人跟我讨价还价。百年前那道《协议》,你没忘记吧?”

“……”果然软的来了一遍,现在开始来硬的了。风翦暗忖着。

“考虑清楚了吗?”

“……我代表风家,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