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斗破之我叫纳兰叶 》赣南小山

第五十三章 密室之议

议事大堂内,随着时间的流逝,烛火渐渐黯淡下来。我偏头看着快要烧尽的蜡烛,心想要不要去添一添?

这时,堂内的议论声却也停下了。纳兰桀满意的捋了捋胡须,说道:“两位若是没有异议,此战就如此定下了?”

海波东和云韵都参与了商议,自然没有什么意见,都颔首同意。

纳兰桀点点头,又偏头看向纳兰迦,沉声说道:“纳兰迦,此战我也要出手,军队便由你全权指挥了。”

“待会儿回去后,你就按照商定的计划开始准备,不得有误。”

“是,老族长。”

纳兰迦起身拱手,铿锵有力的应道,满脸肃穆。

至此,战事商讨总算落下帷幕,我也松了口气。如此严密的作战计划,应该能多加几分胜算吧?

毕竟,这里是加玛帝国的领地,而不是蛇人族的领地,美杜莎深入此地,根本没有援兵!

云韵和海波东起身离去,但我纳兰家几人却没动,因为老大爷也没有动,依旧稳稳坐着。

看着架势,是要商讨纳兰家的家事?

“纳兰叶,听说你和云宗主……在巫斯城外斩杀了一头六阶紫晶翼狮王?”

这时,我听得纳兰桀开口相问。我愣了愣,然后点点头,笑着回道:“是哩,老大爷!”

我略微解释了下其中经过,最后点点头,面带得意笑容的说道:“最后,我统帅巫斯城一千七百斗者,协助云前辈成功斩杀了那头作恶多端的六阶魔兽!”

“放屁!”

突然,纳兰桀两眼一瞪,指着我喝骂道:“老子还没老糊涂呢,你就敢糊弄老子?!”

“真当我不知道?那场战事是巫斯城主莫忘指挥的,有你屁事?少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揽!”

这老家伙消息还真灵通。

我暗骂一声,脸上因为被揭穿微微有些发红。但随即我干咳一声,脸色硬是恢复下来,哼声说道:

“老大爷,莫忘已经是我的追随者了,他指挥的……不就是我指挥的吗?”

纳兰桀冷哼一声,却也没再纠结这件事。他嘿嘿一笑,抚掌说道:“莫忘,这小子不错,我知道那一战的经过,很不错,是个好汉子!”

他脸色又陡然一肃,斗气运转、一阵斗王威压向我袭来,喝道:“你小子招揽人家的时候……没把人家怎么样吧?”

我脸色一白,胸口有些沉闷——这感觉这一年多来还真是熟悉。这些修为高的人,都喜欢这样欺负人吗?

我心中有些愤愤不平,暗道等我修为高了,也得这样去欺负欺负小萌新,过过大前辈的瘾。

还好,老大爷散发的威压不重,我只是有些难受。我脸上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挣扎着喊道:

“老大爷,您就放心吧!我又不是不知道轻重,怎么可能乱来?我都是好言好语跟莫忘说的明白,他一个小城主,哪里不想投靠我纳兰家?”

“我一提这事,他立刻就辞去巫斯城主的职务,跟孙儿走了。来石漠城的一路上,孙儿那也是好酒好肉的招待着,绝对没有亏待过他半分。”

“如此就好,这种好汉子,都该来咱纳兰家。咱纳兰家,也得好酒好肉可劲招呼着!”

纳兰桀满意的点点头,又说了几句,便散去了。

不过这散会,可不是跟下课一样一窝蜂乱冲,老师还在讲台上没走,学生已经冲出了教室。

这得由地位最高者先离开,我垂首立在一旁,等四个老家伙都出去了,我才姗姗走出议事大堂。

抬头望去,天色已经完全黑下。一轮半月挂在天边,姣姣月光撒下,将石漠城镀上了一层银晕。让这座粗犷豪迈的西北城市,总算有了点精致感觉。

一阵夜风吹来,有些凉。这地方临近沙漠,白天热的要死,等太阳一落山又冷的要命。

我紧了紧衣袍,没有选择留在商铺过夜,而是向漠铁佣兵团的驻地行去——青鳞还在那里。

但走到商铺大门口,我才发现这里有约莫十人在等着我。

“叶少爷。”

这些人齐齐向我行礼,领头的是莫忘,他是我的追随者,自然不可能和萧炎他们一样回去休息,而是要一直等着我。

而另外十人虽然看上去是佣兵,但我略微一思量,就猜到他们其实是我纳兰家的护卫。

大概是出了古河的事,以防意外,这些人被老大爷派来保护我?

我心头微微有些感动,一挥手,就在一行护卫的簇拥下向漠铁佣兵团驻地行去。

半路上,我偏头看向莫忘,笑了笑,说道:“莫忘,刚才议事时,我向老大爷提起了你。”

莫忘微微一愣,旋即有些激动起来。纳兰桀不仅是加玛帝国十大强者之一,也是帝国狮心元帅,莫忘这种人不可能不崇拜纳兰桀的。

他咽了口口水,有些发颤的问道:“主人,元帅怎么说?”

我哈哈一笑,笑声在空寂的街道上传出许久。我伸手一拍莫忘肩膀,又竖起大拇指,神色认真的说道:

“好汉子!”

“老大爷听了我说的巫斯城外一战,直夸你好汉子哩!”

“还说改天得找你喝酒,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不醉不归。”

莫忘面皮一阵潮红,浑身都激动起来。颤颤巍巍许久,他才平复下激动不已的内心,深吸口气,说道:

“元帅何等人物,我一个小小城……不,我一个大斗师,有什么资格与元帅共饮?”

“英雄不问出身,老大爷什么为人,岂会在意这些旁枝末节?”

我摇摇头,大有深意的看着莫忘,说道:“而且,一个小小城主有什么好留恋的?”

“只要你好好跟着本少爷,为我尽心做事,本少爷就能包你一个大好前程——比如,一个万人之将?”

莫忘顿了顿,却没有我想象中的欣喜若狂,脸上的表情有些淡。片刻后,他才作揖拜道:

“多谢主人。”

皎洁的月光下,我脸上的笑意有些僵住。看来这莫忘并不热心权势啊,而且对我依旧没有归心,对我不冷不淡的……

收服还未成功,以后还需努力。

我暗暗念叨了句,心中有些没趣,袖子一甩,一马当先走在最前,继续行去。

因此,我也没有发现,在十名纳兰家护卫中,一名毫不起眼的壮年男子看似在警戒、左右张望着,实则却在暗暗留心我说过的每一句话,并在心中牢牢记下。

我更不知道,在纳兰家商铺一处密室内,原本各自散去的四个老家伙,居然又聚在了一起!

密室内只有一盏小小的油灯,昏暗的火光映在四个老家伙身上,显得有些神秘和诡异。

沉默了许久,纳兰桀终于开口了。他捋了捋胡须,声音低沉的说道:“纳兰铁,你是他爷爷,你先说说吧,这小家伙最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