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在大明当老师 》拥有福气

第90章 会杀猪的教书先生和人体描边大师

当段坤说出,自己的某项羞于启齿的特殊才能之后,杜慎和刘全两人完全懵逼了,脑壳里嗡嗡直响。

你他娘的不是读书人吗?

结果你实际上是个杀猪的?

君子远庖厨呢?

耻辱啊!

既然都说出来了,段坤索性也不再搪塞。

他拱了拱手,语气复杂的说道:“段某出身贫寒,家父早年又是杀猪起家,到了我这虽说略有发迹,但手艺也一直没落下。”

说完。

他脸色涨红,难为情之下,只能以袖掩面。

杜慎和刘全对视,两人不约而同的嘴角一抽。

合着还是有传承的。

“校长,这应该不算数吧?”

刘全面露难色,虽说要招的是有一技之长的老师,可也不能转行教学生杀猪吧!

这玩意实在是有辱斯文!

况且。

传出去也不好听。

人家书院都是教学生勤恳读书,以报效社稷,到咱们这就教学生杀猪,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然而……

杜慎却意动了。

杀猪,肯定是不行的。

毕竟学院是教书育人的,而不是屠宰场。

可这不代表,他就要拒绝段坤。

听听人家段坤咋说的、祖传的杀猪手艺,到现在都没落下,当然肯定不可能每天杀猪,但这个技能着实非一般人能有。

正所谓,学生学习老不好,多半作业布置少。

但总有些刺头,对老师是压根不尊敬的。

这时候,就需要一些能镇得住场子的人了。

段坤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常年杀猪,骨子里带着的煞气,估计多少刺头学生来了,都会胆寒秒怂。

也就是说!

这是个人才啊!

想到这,他拍手叫好:“啥也别说,段坤,你就是我们大明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了,以后咱们学校的数学就你教了。”

边说,杜慎边认真打量着一脸懵逼的段坤。

别说。

这段坤还真有股子别样的气质,腰板挺的笔直,身材也比一般的读书人要魁梧许多,一看就是个有“真才实干”的人才。

到底是杀猪出身,何止一个吊字了得。

杜慎越看越满意,忍不住赞道:“不错不错,是个教书育人的好苗子,”

至于段坤……

他完全蒙圈。

本以为自己会被刷下去,结果道出了杀猪的才能以后,竟然在杜校长这里直接过了。

来不及多想,段坤赶紧道谢:“多谢院长给的机会,段某必为学院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懈怠。”

杜慎含笑点头:“学院中也有一些学生,若无他事,明日便可来此教学。”

段坤再次拱手,喜不自胜:“既然如此,那段某明日便来。”

说完,他告辞便走了出去。

门外。

一众读书人或是教书先生见段坤走了出来,而且面带喜悦的样子,纷纷围了上来。

“段兄,如何了?有没有应聘成功?”

段坤恢复平静,看向众人,淡淡点头。

“自然是成了。”

此话一出,众人更加惊讶了。

“快说说究竟怎么通过的,也好让我等有所准备。”

有人神色迫切的追问,显然做大名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让他向往已久。

只是。

段坤注定是让他们失望了,不可能说出如何通过的面试,不然的话……

他擅长杀猪的事,岂不是会闹的整个京城,人尽皆知?

这绝对不行。

当下,段坤吐出一句话道:“全靠同行衬托。”

边说,他边冲众人拱手,然后拔腿就走,只留下一众书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不知如何是好了起来。

“段兄是何意?怎么总觉得有些阴阳怪气?”

有人皱着眉猜测。

“不,段兄绝非这种人,想来应该是若有所指吧。”

也有人为段坤说话。

“要我说,估计是之前一直没人通过,说不准杜慎先生把标准放低了,不然段兄如何会说出这种话?”

“嗯……有道理。”

众人议论纷纷,便有人眼珠子一转,直奔门后而去。

登时。

有人便懊悔不已,捶胸抱怨道:“这厮肯定是打着浑水摸鱼的主意,怎么没人拦住他。”

各番姿态无不有之。

然而。

让人傻眼的是。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人便两眼无神的走了出来,口中直呼:“算不出,算不出,这辈子都算不出,才能,见鬼的才能……想我饱读诗书,居然是个废物,哈哈哈。”

看这样子,肯定是没通过。

见此,一众书生更加摸不着头脑。

难不成,真的有那么难?

算不出?才能?

这都哪跟哪儿啊!

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再想要上前,挂着招聘处招牌的门,也就那么半开着,显得非常冷清。

前后近二十个人面试,通过的却只有段坤一人,由不得他们打退堂鼓啊……

“让我来试试。”

突然,有一名年轻人舔了舔嘴唇,站了出来。

他随身背着个书娄,身材高瘦,不是别人正是最早购买粉笔的书生:孟文。

说话间,孟文便走到门前,深吸了一口气,将其推开。

入眼,便是杜慎和刘全的身影。

顺手把门带上,孟文便冲杜慎道:“学生孟文见过先生,许久不见,先生风采依旧,着实让人敬佩。”

这话倒不全是恭维,却是带着真诚在内。

“是你啊……”

听到孟文的话,再看了看他熟悉的面孔,杜慎眼睛一眯,顿时想了起来。

这不是那个穷逼吗?

他也想应聘老师?

杜慎挑眉,直接把试卷拿了出来:“做题!”

孟文接过试卷,开始仔细审题。

只是他不比之前的人要强多少,甚至还有些不足,论作画他颇有名气,但算数一道,却只能说差强人意。

不一会的功夫,他额头上满是汗水密布,将笔一放,确实直接放弃了。

“这题,学生做不出。”

旁边,刘全都养成习惯了,直接开口道:“既然做不出,那就说下你有什么除了琴棋书画以外的才能吧!”

理性发问,但很显然刘全压根不看好孟文,这厮看起来就瘦弱,绝非是如同段坤那般有着祖传手艺的人才,肯定不可能通过应聘。

孟文苦笑:“学生只会作画。”

刘全道:“别说了,你走吧,带上门。”

杜慎也跟着点头,刚刚有个傻求没关门,差点没冻死他。

再说了,就算是熟人,又能如何?熟人就能区别对待?

肯定不能啊!

想他杜慎英明一世,铁面无私,怎么能容忍这种事发生。

孟文脸色微变,咬牙道:“等等,我的画和别人的不一般。”

哦?

杜慎摸了摸下巴:“有什么不一样的?”

孟文咬着牙道:“学生的话,很真实。”

杜慎起了兴致:“有多真实?”

孟文答道:“事无巨细,从头到尾,从内到外,无不和实物相同,分毫不差。”

说着,他又追着道:“学生专画女人!”

杜慎眼前一亮:“让本校长见识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