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承包大明 》南希北庆

第三十章 隐于市

(求收藏,求推荐)

“哦,我是说这账目都挺难的。”

郭淡随口说道。

寇涴纱美目稍稍往桌上瞟了眼,似乎也没有在意,问道:“夫君,你怎么在这里?”

郭淡咦了一声:“岳父大人没有跟你说么?”

“说什么?”

“哦,岳父大人昨日已经安排我来牙行干一些杂活。”

“杂活?”

寇涴纱柳眉轻皱,“爹爹怎能让夫君你干杂活,夫君,你若不愿意的话,也无须勉强自己。”

她其实不太愿意郭淡来店面帮忙,因为之前郭淡总是做错事,她又从来不责怪郭淡,就只能去包庇郭淡,但这到底会影响到她的威信,要知道她本就是一个女人,她要立威,可比男人要难得多,这也就是寇守信没有事先与她商量的原因。

还能为什么,不就是嫌我拿钱不干活。郭淡故作唯唯若若道:“没...没有,我愿意干这活,不然的话,成天游手好闲,岳父大人会不开心的。”

寇涴纱听罢,也猜到寇守信为什么让郭淡来这里,点头道:“那好吧。”

郭淡又连忙道:“若是没有事,那我先出去干活了。”

“嗯。”

郭淡出去之后,寇涴纱无奈的摇摇头,忽然,她目光落在桌上的资料上,微微蹙眉,伸手拿了起来,仔细的看了起来,看着看着,她突然坐在椅子上,执笔在纸上算了起来,过得好半响,她突然美目一睁,执笔的素手微微颤抖着,“真...真的算错了。”

过得片刻,她猛地惊醒过来,又是螓首轻摇:“不可能,这...这应该是我听错了,他只不过是看了眼,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算出来,我拿着笔可都要算好一会儿,定是我听错了。”

话虽如此,但是她眼中却透着困惑。

......

随着时间的推移,上门的客户越来越多,这也是郭淡第一回观察这牙行是如何运作的,他发现这牙行与后世的金融、贸易公司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很多客户都是拿着字画、瓷器前来这里问价,就是让牙行来给这些物品标价,因为字画这些商品是艺术品来的,就没有一个明确标价的,需要懂行的人来判断,有些就直接委托牙行帮他出手。

这是门店最常见的买卖。

郭淡也明白为什么坐在店面的牙人,个个年纪都这么大,干这一行确实需要经验积累,古玩字画,丝绸瓷器,牛马猪羊,房产田产,什么都得懂,当然,这只属于精英级别,普通的牙人还是分工种的,有些牙人就是专门看字画,有些就是看瓷器。

古代没有这种专业学校,都是学徒,学徒就负责站在门口接待客户,根据客户的需求,去引荐牙人。

即便是这种活,曾今的郭淡都干不好,郭淡现在干的活,主要就是端茶递水,传递资料,起初还有人注意他,可他的完美表现,让大家渐渐忘记他的存在。

“客官,请喝茶。”

郭淡将一杯茶放在一个客户面前。

可是客户都没有搭理他,而是期待的看着对面坐着的牙人。

哇!这是什么宝贝?郭淡心中好奇,不禁放慢脚步。

又见那客户面对的牙人放下一张地契来,道:“你这房屋大概值五十两。”

那客户呵呵笑道:“不是一百两么?”

“一百两?”

那牙人愣了下,旋即摇头道:“以这京城的房价来算,你这房屋最多也就值五十两,不可能卖到一百两。”

那客户却道:“可我听说上回你们牙行以一倍的价格将陈楼卖给了金玉楼,这一百两也不过分啊。”

那牙人好气好笑道:“你若实在是要卖一百两,我们牙行倒是可以帮你卖到这个价,但是这佣金可能就得一百两。”

不愧是叫做牙人,果真个个都是口才了得。郭淡笑着摇摇头,回头继续忙了起来。

之前陈楼那一笔交易虽然给寇家带来了不少生意,但也带来了许多苦恼,很多人就直接漫天要价,好像寇家的牙人都是神一般的存在,一言不合就翻倍。

过得一会儿,随着一些客户的离去,店内也不再那么忙碌,店内的牙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他们都在谈论一个话题。

“你听说没有,那李家又以两千五百两的价格,将西郊那片坏土给买了回去。”

“当然听说了,据说这都是那瘦猴儿从中作梗。”

“倒还别说,那瘦猴儿还真是厉害,这一来一回,他得拿多少佣金。”

“若不论咱们牙行的规矩,瘦猴儿这一招的确是玩得漂亮。”

“哼,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我可是听说了,那瘦猴儿被李大公子叫人给打个半死,如今都还躺在家里的,只怕好些日子不能出门。”

......

关于徐家和李家的事,早已经传开,好不容易翻身的徐继荣,还不大吹特吹,很快就成为今日的最热话题,尤其是在牙行,传得是沸沸扬扬,因为这一笔交易在牙人看来,那简直就是一个经典案例,一片可以说一文不值的臭水塘,结果一下就炒到两千五百两,这太不可思议,值得大家研究。

而他们却不知,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拿着扫帚清扫着地面,如今垃圾倒是很少,但是泥土非常多,毕竟如今不是水泥地,到处都是泥地,客人来一波,地面上全都是泥脚印。

没有看过《天龙八部》的他们,如何猜得到。

这时,寇涴纱突然从里屋走了出来,顿时店内是鸦雀无声。

寇涴纱将账目放到账房的长桌前,淡淡道:“下回算对了再交给我。”

那账房先是一愣,旋即站起身来,诚惶诚恐道:“对不起,大小姐,是我疏忽了,不会再有下次。”

寇涴纱都在没有在听,只是瞟了眼在门口扫地的郭淡,然后回到里屋去。

不知不觉已到正午。

“无惊无险又到午时。”

郭淡将扫帚放回角落,伸得一个懒腰,看着那干净的地板,被擦得发亮的瓷器,心中只觉非常满足,完美的完成工作,不管工作内容是什么,对于他而言,都是一种享受。

这时,寇涴纱的贴身丫鬟,惜奴走了过来,微微弯腰道:“姑爷,大小姐叫你进去一块吃午饭。”

寇涴纱中午一般就在这里吃。

就是这一刻,岳父大人果真有先见之明。郭淡眼中一亮,那寇守信让他来这里打杂,其主要目的是让他多跟寇涴纱接触接触。

入得里屋,只见寇涴纱站在桌前,她微微颔首道:“夫君。”

如此有礼,倒是让郭淡有些不自在,也喊道:“夫人。”

“请。”

“请。”

这对夫妻,真的是相敬如宾。

而在郭淡的记忆中,他们夫妻很少在一块用餐,哪怕他们坐在一起吃饭时,那寇守信多半都在旁闪闪发亮。

二人对席而坐,桌上放着非常简单的三道菜,一荤二素,跟郭淡平时吃的也差不多,这寇家在吃穿方面,真的没有太多讲究,而且非常勤俭,最忌讳浪费。

又见寇涴纱正看着他,郭淡愣了下,心想,难道是我最近变帅呢?但很快他便反应过来,赶紧拿起筷子道:“吃吧,吃吧。”

寇涴纱这才拿起筷子。

跟她吃顿饭还真是够累的。郭淡抹了抹汗,心里开始犯嘀咕,这寇涴纱给他的感觉一直以来都非常怪异,要说看不起他,可是不管人前人后,寇涴纱都非常尊重他,可要说尊重,寇涴纱不跟他同房。

“夫君。”

寇涴纱突然开口喊道。

“嗯。”

郭淡抬起头来,嘴里还咬着一根青菜。

寇涴纱不禁莞尔。

郭淡赶紧吞了进去,问道:“什么事?”

寇涴纱问道:“不知夫君来店里做这琐碎之事,可还习惯?”

郭淡点点头道:“还...还好。”

寇涴纱道:“可是我总是觉得让夫君做这些事不太好。”

郭淡叹道:“可是别的事,我又干不好,这些琐事干不好,至少不会坏牙行的买卖。”

寇涴纱突然问道:“记得上午夫君曾说那账目挺难的,难道夫君你以前学过算账?”

要是完全不懂,哪里知道难易。

她真是心思缜密,我随口一句,她便能够从中得到这么多信息。郭淡反应也是极快,道:“我以前有学过一些算术。”

寇涴纱道:“既然夫君你学过算术,那不如就去账房做事吧。”

去账房做事?天天跟着一群老头在那里算账?晕,那就还不如当这小弟。郭淡摇摇头道:“我...我想继续做这事。”

寇涴纱诧异道:“为什么?”

郭淡可是读书人出身,在笔和扫帚之间选择,他当然选择笔啊!

郭淡叹了口气道:“因为之前岳父大人给我...给我太多次机会,可我一件也没有办成,总是让岳父大人失望了,这一回我不想再让他老人家失望,我想先将这事做好。”

寇涴纱震惊的看着郭淡。

郭淡唯唯若若道:“我说错了么?”

寇涴纱一怔,摇摇头道:“没有,我只是想如果爹爹听到这话,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这就是我要的效果,一个上进青年。郭淡暗自窃喜。

“淡淡!淡淡!”

忽听得外面传来一个嚣张外加蠢气的叫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