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们都以为和我有一腿 》雪下金刀

光明圣子的修罗场十八

清晨,水面波光粼粼,浅金色的阳光照耀进水下王宫,糕点的清香味飘得老远。

陆离从卧室出去,他闻着糕点水果的香味,都有些不想动弹。

实在是因为,这几天和菲尔德吃饭太奇怪了。

可惜,菲尔德手中还握着兰因的命。

陆离慢腾腾地走到大厅,菲尔德已经在那儿正襟危坐,他似乎很爱喝酒,哪怕是早上,手畔也放了杯色泽艳丽的红酒。

菲尔德瞥了眼陆离,陆离眼中还带着未睡醒的雾气,瓷白的肌肤吹弹可破。他走路很慢,好像不愿意过来。

菲尔德勾唇,伸手:“老师,过来。”

陆离走过去,机智地将红酒递在菲尔德手上,然后迅速坐在另一个座位上。

菲尔德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也没发怒,陆离忽然感觉自己坐的凳子晃了晃,似乎是要散架。

陆离心知这是菲尔德的手笔,心中虽慌,表面却也不动声色。

菲尔德淡淡道:“老师,如果你不想这只桌子被劈成两半,还是乖乖过来。”

陆离真的头疼,自从他那日被菲尔德擒住后,菲尔德就开始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举动,其中一项就是爱抱着他吃饭。

菲尔德继续道:“我也可以不把桌子劈开,只要把那位神明劈……”

陆离眼皮跳了跳,走过去,菲尔德低笑一声,一只手把他拉到腿上坐着。

菲尔德现在倒也看开了,他的确嫉妒兰因在陆离心中的地位,但那又怎样?兰因左右是将死之神,能利用兰因让老师更听话不是很好吗?

菲尔德给陆离挟了块糕点,喂到他的嘴边,手指离陆离的唇挨得极近。

陆离有点不敢吃,昨天菲尔德非要喂他,等他咬住那块糕点,菲尔德也不拿开手指,直到他的舌头不小心碰到了菲尔德的手指,菲尔德才一脸高深莫测地拿开手指。

陆离开始反省自己,当初他教菲尔德时,是不是太冷淡,没怎么和菲尔德互动,导致菲尔德现在对这种亲子/师徒互动越来越热衷?

菲尔德眸子一深:“老师,怎么不吃?学生亲手为老师选的糕点和菜色,如果老师不喜欢,学生就再去换一盘。”

陆离不习惯被菲尔德抱着说话,菲尔德的呼吸喷在他脖子上,很奇怪。

他道:“可以让其他人送来新的菜色。”

菲尔德定定看了他半晌:“老师,你能使唤的,只有我。大西国的太子给老师当牛做马,老师还想着别人吗?”

陆离心道假如天底下的牛都是菲尔德这个样子,人类都宁愿自己亲自耕地,累*屏蔽的关键字*也不敢使唤牛。

或许是因为这几天菲尔德没嘲讽他,陆离敢于提出点反对意见:“菲尔德,这几天除了你之外,我一个人都没见到过,也没人和我说话。”

陆离垂眸,本清冷高傲的人现在只能靠哀求菲尔德才能保障自己最基本的生活权益。

“你平时要去练兵、处理政事,偌大的宫殿,我触目所及之处,只有冰冷的珊瑚。”

陆离本就是冷淡的性子,能够把他逼得哀求的寂寞,一定孤独入骨髓。

菲尔德的心疼了一瞬。

陆离毕竟是他的老师,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哪怕他明面上做出一副恨他的样子,那也是因为,陆离的爱太多,或许只有恨才最别致,最能令他铭记。

可是菲尔德不可能再让人来见陆离。

在他心中,陆离的属性是见一个爱一个,私生活格外混乱,他怎么可能再让人接触他。

菲尔德道:“老师如果嫌闷,学生可以将政事搬到老师旁边来处理。”

陆离:……

他道:“我是想见其他人,菲尔德,如果我只能见到你,那和你彻底囚禁我有什么区别?”

囚犯还能见到至少两个以上的看守呢。

菲尔德的脸彻底黑了,陆离的话在他听来就是:如果我只能和你一个人恋爱,那和囚禁我有什么区别。

他就花心到这种程度吗?

他把他关在水下王宫,让他触目所及只有自己,也挡不住那颗花哨的心?

没关系,现在的时间还太短了,只要日子久些,陆离就会习惯这些日子。

他会慢慢的、渐渐的驯服他。

可怜陆离从始至终清清白白洁身自好,没和任何一位辅佐对象发生关系,莫名其妙就成了猎男无数的渣男。

最关键的是,陆离身体还有疾,根本没作案资本。

接下来的几天,菲尔德都默默践行了他自己的想法。

他全方位、无时无刻不在驯养陆离。

陆离的活动范围只有这个水下王宫,水下的日子冷清孤寂,陆离偶尔在王宫里转转,去看看珊瑚、鱼类也得菲尔德抱着他去。

陆离吃什么东西,穿什么衣服,都得菲尔德决定。

陆离的衣柜里永远只有一套衣服,他早上起来,就能拿来穿上。

似乎,一切的事情都不需要陆离操心了。

他的生命中只剩下菲尔德,菲尔德会将他养得很好。

陆离心知菲尔德是在驯化他,他目前也一直保持头脑清醒,但是仍然无可避免地涌上了烦躁。

这样独处、孤寂的环境,能逼疯任何一个人或神。

陆离甚至希望那天那只魔来找他,践行三日之约,从而打破菲尔德固若金汤的看守,打乱大西国王宫,他好趁机带走兰因大人。

可是那只魔一直没有出现。

陆离没想到的是,魔王墨菲斯早就来大西国闹了一次,他几乎掘地三尺,也没有找到陆离,而菲尔德只说陆离已经离开了王宫,或许是回了神界,又或许是去大陆周游。

陆离没办法,如果在水下王宫的日子再久一点,他倒是能承受几个月几年保持心智不变,但沉睡的兰因大人可能等不了。

菲尔德说是绝对不杀兰因,但谁知道他会不会用某些慢性毒.药,日积月累地摧毁兰因大人的身体。

陆离必须去看兰因,用光明法术给他检查身体,维持生机。

可是,想也知道,看护他那么紧的菲尔德不会放他去见兰因。

菲尔德这些日子实在太奇怪,要不是菲尔德一直都没强行和他发生关系,陆离差点都要以为菲尔德这个狼崽子大逆不道,不只是个同性恋,喜欢的还是自己的老师。

陆离思来想去,决定第一次,也是目前为止的唯一一次,使用系统。

陆离之前做了许多支线和主线任务,攒了些系统积分,那些积分可以在商城兑换物品,但是一个世界仅能使用一次。

并且,那些物品也基本都是鸡肋,属于正常人都不会傻到去兑换的类型,比如让人鱼每周都进入发热期的药,让男子润滑的露。

陆离觉得谁脑子有病才会去兑换这些东西。

现在他冷着脸,兑换了其中一种药,自闭水。

谁喝了这种水,就会由内而外散发出自闭的感觉,轻则像抑郁患者,重则像先天失智。

陆离打算做的,就是顺着菲尔德的意思,菲尔德想驯化他,他就给他表现出一种被驯化了的模样,以此降低菲尔德的警惕。

之所以陆离要用自闭水的原因是,他不认为仅凭自己的演技就能骗过菲尔德,菲尔德一步百计,步步为营,他很有可能斗不过他。

陆离心一狠,在菲尔德不在时,喝下了自闭水。

喝完,他仍然头脑清醒,但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的陆离清冷自信,是傲气的大魔导师和光明圣子,而现在,他的气质仍然清冷,却格外孤寂、沉默。

菲尔德再来找陆离吃饭时,看见的就是这样的陆离。

他似乎精神很不好,安安静静地穿着自己给他准备的雪白衣服,纤腰更显细瘦,轻轻一垂眸,似乎敛了无数哀愁。

菲尔德长眉一蹙,大步流星地走过去,搭住陆离的脉搏:“老师生病了?看起来精神很差。”

陆离的脉搏没什么大碍,从脉象上看,只是有些精神不振。

菲尔德道:“老师精神不好,是什么原因?”

他心知肚明陆离究竟为什么精神不好,现在道:“我陪老师去看看珊瑚,昨天我们去看了白珊瑚,今天可以去看*屏蔽的关键字*。”

如果是往日,陆离肯定会说一句:“都是珊瑚,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看一个颜色就够了。”

但今天的陆离只是矜持地点点头,在菲尔德牵他的时候,也没像之前一样紧张,反而很平静地任菲尔德握住了自己的手。

菲尔德深深地看他一眼。

观赏珊瑚时,陆离的表现就更好,他始终和菲尔德挨得近近的,再美的珊瑚也不能吸引走他的心神。

菲尔德问他为什么不看珊瑚。

陆离说,过会儿你就要走了,珊瑚一直在,而你不会一直在。

菲尔德的心被拨得狠狠跳动,纵然他知道陆离只是因为没见到其他人,现在舍不得他这个唯一的人走,但他也喜欢陆离对他的依赖。

曾经让他依赖的老师,现在终于开始依赖他了。

仔细想想,菲尔德其实也就依赖了陆离半年,半年后,他在青春期的幻象中,第一次做梦,便亵渎了这个教他魔法,教他一切的老师。

菲尔德今天便推了一切事务,专心陪着陆离。

他甚至发现,他再把陆离拉到腿上来坐着,陆离也不会再拒绝,反而会默默环住他的脖子。

而平常时候,陆离都会面无表情地看着其他地方,十分孤寂。

菲尔德之前知道魔法师的身体脆弱,比娇养的花还经不起折磨,他猜测,陆离或许已经被这样的日子给同化了。

他的眼里只有他,没有别人。

与此同时,魔王墨菲斯率领深渊魔族,直闯神界。

墨菲斯并非没有怀疑陆离在大西国王宫,但他几乎将大西国王宫翻个底朝天,也没有陆离的踪迹。

拦在墨菲斯前面的神都已经或死去或重伤。

魔族们在后面磨牙,究竟是哪个人敢那么对他们魔王?魔王陛下痴情他那么久,他居然在外面乱搞,有没有将他们魔族放在眼里?

他们魔像是那种受气的黄脸夫吗?

水下王宫。

陆离的黑发披散下来,菲尔德有一搭没一搭的给他梳着头发,陆离的头发太顺,没有一点打结的地方,握在菲尔德手中,像光滑的绸缎。

陆离吃了自闭水,满脸自闭地任菲尔德摆弄。

菲尔德毕竟多疑,有点不信身为大魔导师的陆离会那么快就被他驯化,因此,他凑到陆离跟前,慵懒华丽的嗓音试探道:“老师,这些日子和你相处,学生想起了之前我们一起在王宫中的时光,那时老师待我如兄如师如父,学生感触良多,今日,学生可以叫老师一句父亲吗?”

同时,他把陆离打横抱起,轻轻放在床上。

陆离:……

他记得菲尔德说过,他只想在床上叫他父亲……

菲尔德这个禽兽今天不会来真的吧?

陆离有点慌,但他转念一想,这很有可能是菲尔德的试探。

如果他回答,可以叫我父亲,那么菲尔德有可能将计就计。

如果他回答不行,那么菲尔德一定会认为他的一切表现都是假装的,他根本没有被驯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