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皓月当空[诸天] 》倾月琉璃

第十三章

唐慕歆对菩斯曲蛇的效果并不感兴趣,倒是楚仪月确定这就是独孤剑冢,她闻言眼皮子抬了下。

“那继续走吧。”

“但我不清楚具体方位,我只知道是座深谷。”

“如果在这里,总能找得到。”

唐慕歆将剑上的血擦干净,也没有再将剑绑住,右手持剑带着她往更深出走去。

路上又遇到了几条菩斯曲蛇,体型虽然不如前面那条但速度都极快,不过速度快并不代表什么,毕竟唐慕歆也不慢,这几条蛇都被唐慕歆尽数杀尽,蛇胆都被她给了楚仪月。

楚仪月发现唐慕歆对蛇胆不感兴趣,心想难道唐慕歆是那种只想依靠自己力量,二不想借用外物的人?

她不清楚唐慕歆为什么不服用,但她没有那么多讲究,她只想在这个世界变得更强。

探索了大半天,最后她们两个运气还是不错的找到了一处深谷,而且在里面发现了一处山洞。

山洞很浅,不过三丈就到底,洞内只有一张石桌,一张石凳,因为年久无人,这石桌石凳都布上了一层青苔。

入眼去,洞内一角有个土堆,土堆前还有一块石碑。

不是是个石堆吗?

杨过给独孤求败重新修了下坟墓?

楚仪月抛开疑惑,又换了一个火把,将黑暗的山洞给照亮,她四周看了下,在洞壁上发现了仍旧有字的地方,眼前一亮,走过去伸手将上面的青苔灰尘擦去。

青苔擦去,只见上面刻着这样一句话:「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下面落款是:「剑魔独孤求败。」

字好像是用剑刃刻画而成,唐慕歆站在她身边,见到这字皱起了眉头。

“这就是那位前辈留下的。”

“居然修成了剑心,了不得。”

唐慕歆称赞了一声,看着那行行的字,好似能看见独孤求败寻遍天下,未得一败,深居幽谷,最后寂寥的写下这句话的场景。

这字带着独孤求败的剑意,唐慕歆在修炼独孤九剑,看见这几句话,她看得入神,好像在感悟什么。楚仪月没有打扰她,将火把固定好,往独孤求败的墓碑走了过去。

墓碑上刻着[剑魔独孤求败],立碑人[风清扬]。

不是杨过,是风清扬?

楚仪月有些惊讶,但又觉得理所当然,本着对先辈的尊敬,她跪下给独孤求败磕了三个响头。

这位前辈她是真的佩服。

站起身,她看着还在看着石碑出神的唐慕歆,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山洞,去到了外面。

这里除了山洞,还有一个剑冢,也就是独孤求败埋剑之地。

她走出去,往深处寻了里许,最后看到了一处峭壁,那峭壁树木不生,非常陡峭,冲天而起,和描述的一模一样。

看见剑冢,她心中一喜,走了过去。

峭壁每隔些许距离都有一处生出青苔的地方,笔直向上,楚仪月使出轻功越过去抓住了一处生出青苔的地方,果不其然抓到了一手泥,她摆好重心,就这样笔直向上爬到了剑冢上面。

她喘了口气,往刻着石碑的大石走了过去,在剑冢二字旁边看见两行小刻:「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於天下,乃埋剑於斯。

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这就是埋剑处!

刻着剑冢的石头有一人多高,楚仪月试了下,并没有移动这块石头,遗憾之间又有些懊恼,心想自己的实力还是太低了。

她想了想,没有立刻下去,她吃下几颗蛇胆还没消化,她盘膝坐在石块旁边,闭目全力运行起了九阴真经。

九阴真经是上等武学,蛇胆散发出的能量被九阴转化成九阴真气,她向屏障发起进攻,十分容易的就突破到了后天二重。

楚仪月没有就此停下,她能感觉蛇胆还留下了大量能量。

杨过使用了数十枚蛇胆就功力大增成,成了先天高手,她不奢望一下成就先天,因为这个世界很难再突破到先天,她只想尽其所能变得更强。

她闭目一闭就是两个时辰,再睁眼时,夕阳已经西下,谷中看起来更加昏暗了。

楚仪月呼出口气,她现在内力已经巩固在了后天二重后期。不同于以前修炼后整个人累成狗,这次修炼完后她神清气爽,由此不免想到以前,暗道难道在华山修炼那么累是因为能量不足?

唐慕歆没有出来寻她,楚仪月看了眼刻着剑冢的石头,纵身往下飞去。

山洞里,唐慕歆还在盯着那几行字,就像可以从里面看出花一样。

毒蛇林很危险,到了晚上更危险,楚仪月不想冒险,和空间兑换了一些食物和水。

“唐慕歆。”

唐慕歆闻言没有立刻回她,她闭上了眼睛,在原地顿了好久才睁开转身看向她。

“吃东西了,休息下吧。”

唐慕歆点了下头,坐到了被楚仪月打扫过了的石凳上。

“有收获吗?”

“里面蕴含的剑意足够我提升独孤九剑五成实力。”

这么强?

楚仪月吃了一惊,看了眼自己没觉得哪有剑意的字,道:“我找到了前辈埋剑的剑冢所在,你要去看看吗?”

“无礼。”唐慕歆看了眼她,淡淡的道。

楚仪月:???

“已经埋葬的东西,没必要再挖出来。”

“行吧,你开心就好。”

楚仪月就对蛇胆感兴趣,其他的都不感兴趣,她带唐慕歆来,就是告诉她剑冢,既然她不感兴趣,那她也不会说什么。

手表上的金盆洗手任务还没显示完成,但也没有显示失败,那边肯定是出了问题,但刘正风和曲洋应该还没有死。

喝了一口水,楚仪月把目光从手表上挪开,吃饱后找了个地方坐下继续修炼。

她们在深谷留了一个多月,一个月与世隔绝,一个月后,唐慕歆才把独孤剑意给琢磨透,楚仪月见过她用独孤九剑对付菩斯曲蛇的场景。

唐慕歆的独孤九剑有点可怕,她没看见风清扬出手,她不知道风清扬的独孤九剑的境界,但她知道唐慕歆把这剑法练到了巅峰。

这人没有吃蛇胆,一个月都在琢磨独孤九剑的剑意和修炼独孤九剑,就是这样,这个变//态一个月居然和没有瓶颈一样突破到了后天九重,就差一步就到了后天巅峰。

从毒蛇林出去,再次看见村落,楚仪月才放松了下来。蛇果只能持续一天,唐慕歆身上的蛇果都用完了,她们是一路‘杀’出来的。

拜别村里人,付完租金,在那些人敬畏的目光中她和唐慕歆重新回到了城池,去了最近的襄阳。

去到城镇的第一件事,她就是去打探消息,因为一个月过去了,刘正风的任务还是没完成,这让她非常吃惊。

这一打听,她发现后面剧情全歪了。

刘正风金盆洗手那天嵩山的人没捣乱东方不败来了,东方不败大闹衡山,杀了许多人,最后将刘正风和曲洋带回了黑木崖。

东方不败出现在衡山还带走正道顶梁柱之一的刘正风,这掀起惊涛骇浪,嵩山*屏蔽的关键字*这么多弟子也全部被算到了东方不败打日月神教头上。

*屏蔽的关键字*三个太保和若干弟子,左冷禅气得半死,五岳其他人都在场,也都被东方不败羞辱,这些人一合计召开了触摸大会,联合少林武当和江湖同道重现了十几年前的光景。

现在那些人都已经*屏蔽的关键字*完毕,现在就在日月神教的黑木崖下,日月神教的弟子也从各地*屏蔽的关键字*回来,现在两方对峙,一言不合就可能血流成河。

楚仪月听完消息脑子有点懵的回了客栈。

昆仑离这里太远了,而且她不确定九阳还在不在,那蟠桃树又是不是真的,思来想去和唐慕歆讨论了下,她们该换方向往黑木崖赶了过去。

那几个人就算有底牌怕也不会和东方不败拼个你死我活,刘正风就八百积分,他们身上有底牌,底牌可是家里给的保命东西,价值可不止八百积分,而且做完任务,能不能拿到满额的八百积分还是个问题。

楚仪月猜测那些人都应该蛰伏在正道组织的除魔大会中。

唐慕歆本来就不若,现在实力上去到了后天九重,和巅峰只有一步之遥,她觉得唐慕歆和东方不败可以交手,不一定会败。

她和唐慕歆虽然极力赶路,但是还是没有赶上,在她们赶路期间,正道就发动了进攻,黑木崖下血流成河,正魔两道厮杀得极其惨烈。

在厮杀的第二天,东方不败出手,祭拜所有正道,还一针杀了左冷禅,正道组织的江湖同道损失惨重,连忙撤出了黑木崖所在。

正道攻□□木崖元气大伤,黑木崖也损失惨重,但是比正道好得多,至少东方不败完好无损。

正道不仅没有打上黑木崖,而且连刘正风都没有救出来,一时江湖被黑木崖镇住,虽然有不少人骂黑木崖,但总归不敢再放肆。

魔教当头,不少嚣张的帮派狐假虎威的扯起了日月神教的名头作威作福,江湖一下又乱了起来。

这日,楚仪月和唐慕歆赶到了黑木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