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告白后的狭缝求生[综] 》尔十圭

Chapter9

『夕焼けの恋』

“中也先生……喜欢我吗?”

少女的眼睛在帽檐遮挡下的阴影中熠熠生辉,与她身后黄昏的霞光奇异般达成了一致。她的瞳色特殊而绮丽,饶是中原中也见多识广,少女的眼睛也是他这一辈子见过的最为美丽的一双。

层层渐进,自上而下,由紫变金,交叠出绚烂如茜空的色泽,他不知道造物主是如何精雕细琢才能赋予她这样一双宝石都无法与之媲美的眼瞳。

他的手指从少女腰间移至令他沉醉的茜色旁,用指尖细细描画她的眼睛。她的眼睫纤长卷翘,扑闪着将那茜色遮掩起来。

男人的指尖划过她上扬的眼尾,少女笑时神采飞扬的朝气仿佛还在此处残留,也是这样的眼尾在传情达意上显得那般动人,叫人看着她的眼睛都以为她是如此情意绵绵。

他竟然一时间都分不清楚是他过于天真喜欢上了她,还是她无意间引诱了他。

“你想知道吗?”

开口时,中原中也捏住了少女的下颌,不知为何眼神变得有几分冷酷。

“想知道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一次可就不是几个吻就能解决的……你想好了吗,中岛敦?想好了,就不能反悔了。”

并不是第一次直面上位者的冷酷,少女却在过往无数次咬牙坚持后的现在瑟瑟发抖起来。中原中也带给她的压迫中有一种陌生的、非常原始的侵略感,这种侵略感来自性别上的差异,来自她作为一名少女天生的弱势和中原中也作为男人天生的强势。

她本能地畏惧了。

中原中也从她的眼中看出了退缩的意味,心中的澎湃和期待顿时熄了火。

“不要随便挑逗男人,小鬼。”

他一按她头上的帽子,随意揉了两下便戴回了自己头上,掩饰自己的神情。

“下去吧,别坐我身上了。”

中岛敦被提醒之后匆匆忙忙从他身上下来,心中的愧疚与羞臊之感迅速膨胀蔓延。

其实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中原中也却没有朝她发脾气……

中原中也瞥了她一眼,又把手伸过去摸了两下她的头,把她的头发摸得乱了不少,淡淡地说了一句:“别把什么事都怪在自己头上,这事儿主要是我的责任。”

中岛敦面色黯淡,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答话。她现在觉得跟中原中也说话都是一种罪过。

“唉……请你吃茶泡饭怎么样?想吃多少吃多少,别不开心了。”

他这么一说,少女猛然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都是发光的。

还挺好说话的,这样就高兴了。中原中也失笑。

“想吃茶泡饭的话我随时都可以买给你,带你去吃也好给你打钱也好……但是可别被别人用一碗茶泡饭就骗走了。”

中岛敦懵懂地望着他。见状,中原中也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嘴角却抑制不住地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无奈又妥协了一般再次揉了揉少女的头顶,为她顺好刘海。

“下次别再那么傻了。”

.

泉镜花不知道中岛敦是怎么跟中原中也搭上边的,她对港黑的人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敌意,中原中也在中岛敦面前时身上的气息比太宰治和芥川龙之介还要令人舒服许多。

而且,他还相当阔绰地请她一起吃饭。

中岛敦倒是吃的没心没肺的,中原中也跟泉镜花不是很熟,但也礼貌地照顾到了她的口味,还一直叫她多吃一点。

“敦,解释一下。”

等到中原中也把她们两个送回家,离开以后,泉镜花关好大门就开始审讯了。泉镜花的眼睛比中岛敦毒得多,中岛敦想要在她面前隐瞒什么事情还真有些难。

中岛敦苦哈哈地笑着,一五一十全招了。最后她还很认真地请教镜花,问她以后该怎么面对中也先生。

“敦……比我想象中还要受欢迎啊,是我疏忽了。”泉镜花也这样很自责地回答了她,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然后猛然抬头,盯着中岛敦目光炯炯,“敦!现在就回答我吧,你喜欢谁?”

“啊?什么?小镜花你突然这样问……”

“快一点!我问你的时候你脑子里想的第一个人是谁!”

“欸……这个……”

“是太宰先生吗?”

“怎么可能啦!太宰先生是我尊敬的前辈啊!”

“是中原中也吗?”

“也不是啦……但中也先生人很好,我没有讨厌他噢……”

“……敦,其实你有渣女的潜质呢。”泉镜花拍了拍她的肩膀,在中岛敦大惊失色的神情中继续说道:“不过没关系,他们都会觉得你是天使的……所以你想的第一个人是芥川吗?”

“……小镜花再胡说的话我真的要生气了哦!”

镜花却自顾自地点着头:“恼羞成怒,看样子猜对了。虽然芥川看上去的确不太适合当恋人,但是这家伙比起太宰先生来说优点不少,比如说他那样凶悍的男人肯定情史单薄或者干脆一片空白,脑子一根筋的话对撒谎不太擅长之类的,偷吃什么的也不大可能,总之如果是敦的话,应该对他还能应付得来……嘛,不过敦,芥川毕竟是港口mafia的人,还是高层,中原中也也是一样,考虑到这一点我还是比较支持太宰先生。”

泉镜花的自言自语听得中岛敦面红耳赤。尽管内心敬重太宰先生,但对于女孩这样把她和太宰先生凑成一对的说法,她感到更多的不是气恼,而是一种惑人的羞意。

“你觉得怎么样,敦?那个港黑干部看你的眼神很不对劲,他肯定还没有死心,短时间内估计会回来找你,要是你觉得我说得对的话就明确拒绝他吧,被mafia纠缠上会很麻烦的。”

“……”

拒绝中原中也。

这话听着中岛敦就觉得头皮发麻。她已经尝试去拒绝山田浩则,这过程对她来说太痛苦了,而且结果也不是很好。中也先生跟她不是很熟,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但她觉得中也先生跟平常的mafia不一样……

“中原中也不是胸怀宽广心地善良,他只是被你的少女爱的颊吻给征服了而已,”泉镜花一阵见血,“不要搞错了,敦。”

“……中也先生不是那种好色的男人吧。”

闻言,泉镜花给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要太信任男人的品质,更何况是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

小镜花好懂哦。中岛敦真诚地在心中感慨,但还是傻傻地望着泉镜花:“可是我觉得如果像小镜花这样考虑这么多的话,真的可以找到真爱吗?”

泉镜花:!

中岛敦:“恋人的话难道不是看自己内心是否真的喜欢对方,对方又是否真的喜欢自己吗?如果一个品质恶劣、从事灰色地带的人真心爱上了一个人,肯定也会对对方很好吧。但照小镜花的说法,被爱着的人是绝对不会接受他的,就算他们真心相爱。”

泉镜花:……

中岛敦:“爱情的话,考虑太多东西反而不纯粹了,那样的话就不能叫爱情了吧?那样难道不应该只能说两个人相互条件符合然后形式恋爱吗?”

泉镜花因为她的话呆滞了许久,迎着少女纯澈的双眸,她所感到的并不是受到洗礼的救赎,而是对少女无可救药的天真的无语。

泉镜花用一种“你没救了”的眼神注视着中岛敦,偏偏少女的神情天真美好得让她觉得后怕:“敦,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唉,不过那帮男人可能就喜欢你这一点吧。所以敦的意思是,中原中也是首选?”

“没有!小镜花你为什么老是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不是她在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泉镜花满脸忧愁。

是这个问题现在不解决,它以后就会抓着你不放。

被人爱着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极少感受爱的你以为这就是全部了,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一份爱。

但你若因此忽略了其他的爱,爱也会因为不被重视而变质的。

它依旧是爱情,可是它会变得比你想象中的美好爱情要狰狞可怖一万倍。

不要让它变成那样,敦。

否则,你会被你所渴求的爱所伤害的。

快点看清楚你自己的心意吧。

女孩的思绪千回百转,最后选择从另外的角度切入:“好吧,我们不说那几个男人了……敦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呢?”

少女汗颜:“小镜花,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你最近有喜欢的男孩子了,怎么会对恋爱的事情这么上心?”

“不是,还不是因为敦被表白点醒了我,现在才发觉敦已经十八岁了,已经是可以嫁人的年纪了,不慎重一点选择的话随时都有可能被无良的臭男人攻陷啊!敦难道不是被一碗茶泡饭就可以勾引走的笨蛋吗?”

“什么鬼啊!我才不是笨蛋!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攻陷啊!”

中岛敦大吼出声。

“一碗茶泡饭什么的,也太扯了……至少……至少也要吃到饱的茶泡饭吧!一碗根本就吃不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