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守护历史失败后 》古月江南

短暂的休憩(1)

在蛤御门之变后,京都一下子就萧条了起来。

大量攘夷武士的离去,使得新选组的工作也清闲了许多。

近藤勇受到幕府的夸奖得以升官,他决定扩大新选组的规模。

恰巧,江户颇有盛名的尹东甲子太郎写了书信过来,表达了想要加入新选组的愿望。

近藤便派遣藤堂平助去江户处理相关的事宜,而近藤本人则有些发飘,整天坐着轿子在京都招摇过市。

“近藤先生身为人类,难免会追求享乐。”对此,长曾祢虎彻这样感慨。

人无完人,谁又没有一点缺点和欲望呢?

和泉守兼定听了,得意的抬起下巴:“土方先生就不是,无论什么时候,土方先生都可以做到严于律己。”

冲田穿着白色和服、抱着刀靠在门框上,津津有味的听着刀子精们的闲聊。

他突然插嘴:“这可不一定,最近我发现土方先生频繁的和一个年轻女子幽会,我靠近偷窥的时候还发现婴儿的啼哭声。”

什,什么?

历史上土方先生有成家吗?

和泉守有些僵硬了看了看堀川,堀川对着他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和泉守眼神飘忽。

“嘛,这我就不知道了。土方先生刚刚特地换了件新的和服出门了,看方向应该是和那名女子幽会去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跟踪看看?”冲田似乎露出了恶魔的尾巴,开始蛊惑和泉守。

和泉守兼定扭了扭身子,内心开始挣扎。

其中一个长着山羊角的小和泉守说:“去嘛去嘛,难道你就不想去看一看土方先生的私生子?”

另一个长着白色翅膀的小和泉守说:“身为土方先生的刀,怎么可以做跟踪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

“说的好像扬土迷眼很光明正大一样!”恶魔和泉守不屑道。

“这根本就是两回事,土方先生绝对会生气的!”天使和泉守努力反驳。

“这是为了保证历史不被改变的必要的监督!”

“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

“放心吧,如果土方先生问起来,我会说是我逼着你们去的。”冲田恰到好处的补充道。

白色翅膀的和泉守被黑色羊角的和泉守打了一拳,消失在空中,恶魔和泉守大获全胜。

“那就拜托你了,冲田先生!”和泉守兼定俯身行礼。

“兼先生,这不好吧?”

冲田笑嘻嘻的看着堀川:“你也是土方先生的刀,一起去如何?”

“我……”理智告诉堀川应该拒绝,但是好想去怎么办。

算了,一切听兼先生的好了。

堀川愉快的做出了决定。

“说起来,怎么没有看见加州和大和守?”长曾祢虎彻奇怪的问道。

一般来说,除了陆奥守吉行不喜欢呆在新选组外,其他五刃要么跟在原主身边,要么聚在一起讨论接下来的任务,简称闲聊。

“这个啊……”冲田脸上没有丝毫异样,“他们最近照顾我有些辛苦,我让他们休息去了。”

这似乎不是加州和大和守的风格啊。

平时他们不是像影子一样和冲田形影不离的吗?

虽然心有疑虑,长曾祢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那么,我们出发吧!”冲田露出了恶作剧时的笑容。

等到冲田带着和泉守和堀川离开后,独自一人的长曾祢虎彻决定去练习场练剑。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一番队的队员在那里议论纷纷。

“这一次冲田队长下手可真狠啊,直接一招毙命。”

“那也没办法,谁让那两个家伙面对冲田队长还不穿护具的?”

长曾祢虎彻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他凑了过去,果然看见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齐齐整整的躺在那里。

这种“休息”的方法,还真是……别致。

长曾祢为清光和安定默哀了三秒,当做没看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嗯……他也去休息好了。

.

另一边,冲田带着和泉守、堀川两个来到了一件颇为雅致的茶屋。

冲田掀开绣着水波纹的门帘,熟稔的走了进去。

冲田低声和老板娘亲切友好的交流了两句,就向着和泉守招了招手,示意他赶快跟上。

老板娘领着他们上了二楼,让他们进入到一个仅有四叠榻榻米大小的房间,上了一壶茶,直接离开了。

和泉守满腹疑问,刚想张口,便被冲田一把捂住了嘴巴。

冲田将手指放在嘴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示意他们仔细听着。

隔壁传来了土方先生和一个女人断断续续的声音。

“多亏了……我和孩子才能……”

“既然是……照顾……”

“……感谢……希望可以……唯一的愿望……”

“没有必要,兼定不介意……”

冲田和堀川一人一刀齐刷刷的看向了和泉守,似乎在问,你和土方先生的儿子是什么关系?

和泉守连忙摇头,关于孩子的事情,他什么都不知道啊!

“拜托……和泉守先生……”

“不行!我和兼定都……”

“……孩子……”

“我不会允许你跟着兼定进入新选组的!那件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

土方的声音陡然拔高,以至于隔壁的冲田等人听的一清二楚。

“这是我和和泉守先生的事情,他的衣服都还在我这,请土方先生不要阻挠。”女子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我是新选组的副长,新选组没有这种规矩!”土方的声音里带着些怒意。

“哇啊啊啊啊啊!”孩子似乎受到了惊吓,突然大哭了起来。

“看在孩子的面上……”女子的声音又低了下去。

如果不是知道刀剑付丧神不能生孩子,任谁都会以为孩子是隔壁的女子与和泉守兼定生下来的。

等等,刀剑付丧神真的不能生孩子吗?

衣服还在她那……

堀川浮想联翩,拉了拉和泉守的衣服,极小声的问道:“兼先生,那个孩子是你的吗?”

是不是在守护历史的时候穿越到了一年之前,然后发生了些什么。

“国广,怎么连你也……”和泉守一激动,忘记了控制音量。

“谁!”土方似乎发现了有人在偷听,一脚踹翻了隔开两个房间的障子门。

冲田似乎早有预料,敏捷的躲开,任由自己身后的门被土方踩在脚下。

和泉守这才发现,自己原本以为是墙的地方,原来只是一扇简简单单的门——难怪冲田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怎么是你们?”土方看清了这个小房间的情况后,皱起了眉。

“土方先生,你的刀子精在听说你和女子幽会后,就兴冲冲的过来查房了。”冲田无比流利的说出了这番话。

和泉守瞪大眼睛看着笑眯眯的冲田,说好的你来担责任呢?

冲田对着和泉守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爱莫能助,无比自觉的站在一边看起了好戏。

“是和泉守先生吗?”一个抱着孩子、妆容精致的女子走了过来,“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

和泉守只觉得头皮发麻,特别是那个陌生女子还用一种泫然欲泣的样子看着自己。

在确定没有人会帮忙接话后,和泉守只能硬着头皮问道:“请问你是……”

女子也不恼,倒是笑出了声:“也是,当初和泉守先生见到了我最狼狈的一面,认不出也是理所当然的。先生还记得在七月十九那晚救下的那个抱着孩子的妇人吗?当时你还把自己的衣服留给了我。”

和泉守想起了那个灰头土脸、十分狼狈的女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她和眼前这个盘着发髻、插满发簪、白/粉敷脸、丹朱抹唇的美人联系在一块。

她将孩子放下,折回拿出一件清洗干净的羽织递到了和泉守的手上:“原本我是想加入新选组、侍奉在和泉守先生身边作为报答的,奈何土方先生无论如何也不同意。”

和泉守感激的看了土方一眼,他作为刀的时候待在全是男人的新选组;作为付丧神的时候又生活在除了审神者全是男刀的本丸,完全不知要如何和女人相处。

“看起来和泉守先生的确如土方先生所说,不需要我这样的人呢。”女子叹了口气,“土方先生,我同意你的要求,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人了。”

“土方先生!”和泉守受到了极大的惊吓,野史上关于土方岁三风流韵事的记载,原来是这么来的吗?

“嗯。”土方应下,帮女子做了自我介绍,“这位是松鹤,曾经是花屋的花魁、长州藩的线人,现在是新选组的外线。”

原来,松鹤在生死一线时被和泉守救下,又见到了新选组的人拼命救人的场景,深受震动。

在蛤御门之变平息后,她联系上了土方想要报恩,土方也十分重视这个掌握了长州藩大量信息的线人,于是频繁的与她见面。

误会解释清楚了,和泉守抱着散发着香气的衣服,脚步轻快的跟着土方返回新选组。

“兼定,国广,你们最近是不是太闲了?”走着走着,土方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啊?”和泉守想了想最近的生活,的确没什么事情,“土方先生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吗?”

“队士们需要更多的时间训练,以后屯所里所有的内番就交给你们了。”

和泉守想到了壬生寺的面积,咽了口唾沫,想要找理由拒绝。

“没问题,我最擅长内番了,以前在本丸也经常做。”堀川一口答应下来,还用天真的表情看着和泉守,“对吧,兼先生?”

他可以拒绝吗?

和泉守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