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为游戏主神c位出道那些年[全息] 》汨罗江里一尾鱼

15. 帝江

两具分.身遭遇死亡,狐王早已大怒,攻击力度比之前不知道强了多少,势必要将他们这一小队留在此处。

挡在最前方的【汀州】是首先迎上攻击的。

攻击扑面而来,毫不留情。狐王直接舍弃人身,化出巨大的兽形,冲着【汀州】一爪子挠了上去。

【谭鹿】立即出手阻拦。他额头冷汗密布,加快手上技能读条时间。不同于之前的攻击,这次是一个类似于控制类的技能。

周围草木如同受到召唤,绿色光点冒出,纠缠凝聚,汇成巨大牢笼将狐王束缚其中。

“只有五秒,快逃!”他大喊一声,召唤着自己的队友。

一只手拽住他的衣领,跳跃离开。

季蘅稳住心神,发现抓住他的是【汀州】之后,立即松了口气。

他敏捷度其实不低,然而耐力却比不上太微,所以刚开始跑速度还行,后面续航不足。

重整心神,季蘅不让自己拖后腿。

手中琴弦一波,技能已经甩出。

五道增益状态落在队员身上,直接让他们的脚步更加轻盈几分。

“向着右边再逃三百米我们就可以离开狐王的攻击范围。”身体向后快速移动,季蘅顾不上感受狂风吹拂的感觉,抓紧时间嘱咐自己的队友。

狐王怒吼一声,挣脱束缚着它的牢笼,直接向着他们的方向冲了出来。

季蘅咬牙。玩家到了二十级便可以根据自身灵根开启一个天赋技能,他这个木牢虽然练度不低,可是对付这样的boss还是非常苦难。如果等级再高一点,这样的怪物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麻烦了。

“抓稳了。”后衣领上的手使劲一拽,抓着他的【汀州】转身直接迎上追来的狐王。【葛石头】一行完全没有被这个举动惊到,抓紧时间从他们身边逃离。现在情况,只剩下【汀州】和【谭鹿】一起直面狐王。

有刚才那句话,【谭鹿】安静不已,场子全交给【汀州】。

手持三尺青锋,【汀州】神情无畏。

剑尖一挑,清冷肃杀之气立刻围绕在【汀州】周围,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草木便已凋零。【汀州】划下一刀,利刃之上如同夹杂着霜雪,化为弧光飞向了冲击而来的狐王。

狐王怒吼一声,婴孩之声在此时的情况下显得越发诡异。天色变暗,风沙席卷,天空有雷霆即将落下,劈向【汀州】的攻击方向。

不在乎身后划出那剑结果如何,【汀州】拽着【谭鹿】直接离开此处。

漫天的灰尘之中,【谭鹿】躲开想要迷蒙了眼睛的沙尘,终于看清了迷雾之后的景象。

一双猩红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即便已经离开了青丘的地盘,狭长双眸之中的浓浓仇恨依旧印刻在【谭鹿】的脑海之中。

*

“好了,别生气了。”

一只手抚摸上白色巨兽的头顶,动作温柔耐心。

白狐低吼了一声,全身炸起的毛发却在安抚的动作之下乖乖地顺服下来。季蘅轻笑,手下金光弥漫,比他还大的白狐在金光之下,缓缓缩成了一只猫的大小。

手掌陷在柔软的皮毛之中,季蘅抚摸着白狐的背脊,夸奖它:“你做的很好,现在,先回去休息吧。”

踱步来到狐王的洞府之前,季蘅从容走了进去,无视一群偷偷摸摸涌过来的白毛团子,季蘅把白狐放到床铺之上,这才说道:“好好照顾你们的王。”

做完这一切,季蘅转身离开。

洞府之内,小白团子们彻底炸开了毛,欢快地窜天窜地闹了起来。

神尊居然和它们说话了,真的好开心呀。

季蘅安置好狐王便直接向着汤谷的方向走去。【汀州】一组的实力已经见识到了,绝对算得上是游戏顶级的配置。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去看看那位幸运儿——【睢阳】了。

季蘅的身影直接出现在了汤谷之中。

扶桑树上,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到来,大树欣喜地抖动起了树叶。

“最近有客人闯进来吗?”季蘅问着这棵树。

设定之中,它存在这里很久了,是汤谷与外界的结界。

一片树叶落到了季蘅的额头,金色的树叶贴在他的额头,将这来往汤谷的行人全都录制下来。

如同幻灯片一般,季蘅在画面之中看到【睢阳】他们背着箭走进了汤谷。

令他惊讶的是,这么多天了,【睢阳】一队居然会在这个地方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从领到任务到现在,他们居然还没有走出汤谷。

树叶沙沙动了起来,季蘅低头倾听的他的话,继而点头,说道:“没错,他们的祖师爷确实是羿。”

这话一出,扶桑树没有什么动静,这树上定居的小东西却是不安地叫了起来。

一只黑乎乎的小鸟落在了季蘅的手心,绿豆一样的眼睛黑黝黝的,碰瓷地格外熟练。

“放心,不是找你们的。”季蘅笑出声,在他漆黑的羽毛上摸了两把,继而让白色的神力拖着它们又回到了巢中。

季蘅跳下树,扶桑树叶在他周身悬浮,似乎是在挽留。

“我得进去看看了。”在树干上拍了一下,季蘅扭头离开,向着更伸出,属于帝江的领地而去。

天空越往里面,颜色变更加往红色发展。

厚重的,令人窒息的红色悬浮在人的上空,仿佛很快这天就要沉了下来。

季蘅极目望去,天空之上,一个又一个大气球正悬浮着,起起伏伏,在人眼前晃悠。

如果再认真点看的话,就会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气球,而是一个个黄色的口袋,口袋上面还会颇为诙谐得插了四肢翅膀,下面长了六只脚。

这便是帝江。然而,这还不是它们最为活跃的时期。

此时的帝江是在沉睡着的。

待到那片红色越来越深,几乎到了墨色的地步的时候,地面之上射出一束光柱,照亮了整片寰宇。

死寂消亡,安静了六个时辰的帝江领地,泛起了阵阵歌声。

如同九天之上飘来的乐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