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当他没来过 》舒远

第 11 章

医院下午的走廊本来静悄悄,过了一会儿渐渐地听到骚动。徐鲁被那些细细碎碎的声音吵醒了,她从病床上爬了起来,想去卫生间,左脚使不上劲,只能扶着床沿慢慢跳着走。

烧已经退了,可是还有些晕。每跳一下就觉得头疼,她扶着床边的输液杆,一脚一脚跳到卫生间,艰难的推开门,坐在马桶上感觉已经脱水。

她抬头看天花板,忽然觉得**孤独。

事实上左腿压得并不是很严重,养上几天就能出院。可是出院她也没地方住,到时候拄个拐走路多难看,还不如在医院耗着。

从卫生间艰难的出来后,她按了呼叫铃,托一个小护士帮忙租了一个轮椅,为了走路好看一点,坚决不拄拐。

方瑜为这总是笑她:“没见过你这么娇气的。”

山城的下午有些凉,她在病号服外头裹了件医院的薄毯,就摇着轮椅出去透气了。走廊骚动的那个病房外挤了一堆人,还有医生和护士。

有人问:“119打了么?消防员怎么还没来?”

徐鲁远远的看了一会儿,正要往电梯方向拐,就看见楼梯口有一个人影走了上来。他穿着消防服,走路很快,手里拎着工具,直接走向那个病房,没有看见她。

很快病房门口让出一条道,他走了进去。

徐鲁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曾经那个特别温柔的对她说着妍妍你看,我也没那么混的人真的已经离她而去了。这七八年等待的时光,好像梦一场。

他从来就挺狠,要不是对她没了心思不会不来看她。

徐鲁慢慢低下头去,想远离这个地方。她摇着轮椅的动作还不太熟练,没看见后面的人,一下子撞到了。

回过头一看,对方也惊呼:“徐记者?”

徐鲁先是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张晓丹许是跟着那个人一起来的,那之前他们一定在一起。

张晓丹则笑了笑说:“还正要去看你,没成想就碰到了,你这还没见好怎么就乱跑了?可别到时候严重了。”

徐鲁摇摇头,浅笑道:“没事。”

张晓丹问:“你这是要过去么?我推你一起吧。”

“不用了。”徐鲁说完看了一眼前方,“我是想下楼来着,你快忙你的吧,我一个人可以。”

张晓丹确实想先过去,便不太好意思的又看着徐鲁说:“一个小孩脑袋卡床头栏杆了,不知道什么情况,那我过去一下,回头找你。你这个也算是工伤,周一去了我向台长帮你请个假,你就在这好好养着。”

徐鲁说了声谢谢,让了个道。

她看着张晓丹挤进了那堆人里,一脸担忧的样子,可是那目光里明明又有些女人的骄傲在,和她以前很像,像是恨不得和全世界宣布,这个能独当一面的男人是我的。

徐鲁自嘲的笑笑,摇着轮椅上了电梯。

有一瞬间她回了一次头,那边还是人头攒动。而他就在那扇门里,不会出来,不会看见她。

徐鲁下到一楼,径自摇到医院的一条小路上。那条小路直直的,可以看见夕阳,红满了半边天,有着江城看不到的宁静。

她抬头望了望,又慢慢低下头去。

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看什么呢?”

徐鲁楞了一下,不可置信的偏过头。

陆宁远还穿着一身西装,扣子开着,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衫,袖子卷到了胳膊肘,没有系领带,像他平日里下班时的样子,只是发丝有些许缭乱。

见她还愣着,陆宁远叹了口气,将她从上到下看了一眼,目光最后落在她打着绷带的左腿上,微微侧头,轻声道:“疼吗?”

徐鲁募得鼻子发酸,小嘴轻轻抿起来。

陆宁远看她还是发着呆,只好无奈的慢慢蹲下身去,将滑下来的薄毯给她掖了掖,微微笑了笑道:“不想说话?”

徐鲁摇了摇头。

陆宁远故意皱了下眉头,道:“你这还没正式报道就把自己弄成这样,我有充分理由考虑要不要换人了。”

徐鲁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眼眶有些许湿润,她抬手抹了抹,急急出声:“那不行,我好不容易来这。”

陆宁远笑:“怎么还哭上了?别太感动,我不过是出差路过,半个钟头就得走。”

徐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陆宁远笑了一声,无可奈何道:“这么快就不待见我了?”

“您可是我上司,哪敢。”徐鲁嘴上这么说,可那表情让陆宁远看在眼里不由得笑了笑,徐鲁觉得那笑有点怪,讷讷道,“您来这出什么差?”

陆宁远扬眉,语气轻飘飘了点:“我的日程除了小陈和女朋友可以知道外,其他人无权过问。”

是有点僭越了,徐鲁住嘴。

她的表情忽然有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陆宁远脸色慢慢淡下来,别开眼看向一侧,摸了摸鼻子又回过头看她。

“哪个病房?送你上去。”陆宁远说。

徐鲁想到上楼可能会遇到那个人,不禁道:“不了吧,就想在这坐会儿,楼上太吵了。”

陆宁远问:“你现在住哪儿?”

“医院。”这是实话。

陆宁远笑了:“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地方?”

徐鲁摇头:“这挺好的。”

“哪儿好?”

“吃的住的还省房租。”

徐鲁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陆宁远,看的他实在气不来,便道:“作为上司想给你升级一下待遇,不愿意?”

陆宁远此时站着,俯视她,目光在夕阳的余照里看起来温柔极了,没有一点以前严肃的样子。

徐鲁忍不住仰脸道:“要不您重新给我配一台摄像机吧?我那台来的路上丢了,怎么着也算是工伤的一种对吧?”

陆宁远抽了抽嘴角。

看着他的脸一点一点黑下来,嘴角还有点嘲笑的意味,徐鲁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一口气又道:“您也知道,这边电视台环境不是那么好,好歹也算是个县级市电视台,就配一个摄影师,出门都不方便,跟谁都是问题,对吧?”

陆宁远都快被她气笑了,敢情这趟来错了。他让小陈给这边台长打电话问她入职情况,没想到还没打响第一炮就受伤了。当时让她过来说的话是挺冷淡的,可到底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没成想过来,这小丫头嘴皮子还是那么溜,一心就惦记着一台破相机。

徐鲁等他说话,等的心都凉了。

她正要再卖点惨,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一时间嗓子干干的,鼻子难受的不行,揉了好几下才好一点。

陆宁远冷笑一声,不给面子道:“少说两句吧。”

徐鲁:“……”

说完,不给她任何反驳的机会,推着她朝住院部走去,看着她蔫蔫的样子,走了几步还是心软道:“等你好了再说,不然免谈。”

徐鲁松了一口气,舒舒服服的坐好了。

陆宁远推着她上了楼,从电梯间出来的时候,门口那一堆人基本已经散了。徐鲁只看了一眼便回过头,将薄毯裹紧了一些。

“是前面这个吗?”陆宁远问。

徐鲁“嗯”了一声。

陆宁远将她推到床边,问道:“上去躺着?”

“睡了一天了,就这么坐着好了。”徐鲁说,“您不是只能待半个钟头吗?都这会儿了。”

陆宁远默了一会儿,说:“你好像巴不得我走?”

徐鲁反应快,忙道:“工作为重。”

陆宁远笑哼了一声,低头看了眼时间。他是该走了,本来直接坐高铁去无锡,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愣是中途转车,倒腾出两个小时赶过来。

陆宁远笑了一声:“以前在江城也没觉得你工作有多积极,这热忱吧是有,就想得太多了。”

“有吗?”她装愣。

陆宁远毫不留情的拆穿道:“太会装。”

徐鲁:“……”

陆宁远看了眼她撇着的嘴角,笑道:“不爱听也得听着,这地方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艰苦,遇到事太能装了不好,明白吗?”

徐鲁捣鼓蒜泥似的点头,嘴巴张了张又闭上。

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陆宁远问:“想说什么?”

徐鲁支支吾吾道:“我……”

她默默的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陆宁远瞬间明白过来道:“我去叫护士。”说完就往门口走,手还没碰上门把,门就被人从外头推开了。

张晓丹一进来看见个男人楞了一下,陆宁远反应快,朝后退开半步。

徐鲁道:“张记者,你怎么过来了?”

张晓丹回过神哦了一声,笑道:“我现在没什么事了,走之前看看你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徐鲁正要说话,陆宁远先她道:“你好,麻烦你扶她去一下洗手间可以吗?”

张晓丹自然而然以为陆宁远是徐鲁男朋友,这一回又笑了一下,看了徐鲁一眼,说当然可以。

陆宁远:“谢谢。”

说完拉开门出去了。

陆宁远并没有走开,就是想抽根烟。他四周看了一眼,径直走向楼梯间安全门,一抬眼,楼梯口还站着一个男人,看那一身穿着是个消防军官。

江措抬眼间,也怔了一下。

两个男人平静的对视了一眼,轻轻颔首算打过招呼。江措随即又低下头去吸烟,听到耳边男人道:“你好,能借个火吗?”

江措抬眸,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扔过去。

陆宁远接过点了火,又给扔回去道:“谢了。”

江措淡淡笑笑,咬着烟侧过身下了楼梯。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默默的吸着烟,烟头那火簇一亮一灭的。